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十二巫后
    原始域,西疆荒野上,者、魔者对峙,数招生死交锋后,暂收杀机。

    夜下,对视而立的两人,眸中深处皆有着杀机,然而,在没有绝对的把握时,谁都不会再轻易出手。

    “知命侯,谈一谈吧。”

    玄罗看着前方年轻人,平静道,“吾可以继续为你隐瞒身份,甚至帮你对付玄真,如何?以你在天魔皇族的处境,除掉玄真,应是势在必行之事。”

    宁辰眸子眯起,神色冷漠道,“你不是已经投靠玄真了吗,以你的实力,玄真定会加以重用,你为何还要反主?”

    “反主?呵”

    玄罗冷声一笑,道,“一个玄真,还没有资格成为吾玄罗的主人,知命侯,吾的提议,你认真考虑下,与其你吾斗得两败俱伤,还不如选择联手,实现各自的目的。”

    “你想要什么,或者说和我联手,你能得到什么?”宁辰淡淡道。

    “吾想要天魔一族的气运。”玄罗沉声道。

    “哦?”

    宁辰闻言,眸中闪过异色,道,“天魔一族的气运唯有两位太子才有资格继承,你认为,你有这个机会吗?”

    “现在看起来没有,不过,并不代表今后也没有。”

    玄罗面露微笑道,“如今五大皇族联手诛魔,坤一魔皇又被困极东之地,天魔一族看似春秋鼎盛,实际上危机重重,只要时机一到,五大皇族的皇定会出手,届时,吾等待的机会就来了。”

    宁辰皱眉,天魔一族的气运,岂是这么容易就能得到,若真是如此,玄真和玄清两位太子也不会为此斗得你死我活。

    玄罗定然有着他不知道的阴谋或者凭仗,否则不会如此急切的要和他合作。

    思绪之间,前方,两架马车折回,速度越来越快,显然是察觉到后方大战波动,赶了回来。

    “考虑的怎样了,知命侯,这对你来说应该是百利而无一害之事,与吾合作,你不但免除了暴露身份的后顾之忧,而且还能多一个对付大太子的盟友,何乐而不为?”玄罗感受到前方越来越近的气息,再次问道。

    宁辰静静地看着眼前魔者,片刻后,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或许,你说的是对的,如今的势,我们是该放下恩怨,联手对抗更大的危险。”

    玄罗微笑,道,“正是如此。”

    “那便提前祝我们合作愉快。”宁辰抬手,笑道。

    “合作愉快!”

    玄罗上前一步,同样抬起了手,击掌上去。

    砰!

    重逾泰山的一掌,山摇地动,两人击掌,宣告着仇怨暂休,合作初成。

    对视的目光,微笑下,杀机依旧难掩,两人谁都没再多说什么,迈步离去。

    背向而驰的两人,各自消失夜色中,冥冥天定,剑者、魔者,永远不会同路。

    前方,隆隆声中,两架马车一前一后快速赶来,马车上,两位魔将看到夜色中独行的年轻人,立刻下车,恭敬行礼。

    “十三殿下,末将来迟,还望恕罪。”

    “起来吧。”

    宁辰平静说了一句,道,“刺客已退,我们回城。”

    “是!”

    两位魔将恭敬领命道。

    下一刻,两架马车再度启程,隆隆声响彻黑夜,疾速朝着三皇城方向赶去。

    西方疆域,天魔大营中,玄罗归来,帅帐中,玄真等待,看到来人,平静问道,“如何?”

    “失败了。”

    玄罗神色阴沉道,“十三太子根本就没有昏迷,而且实力更胜从前,或许,玄灭亲王之死,就与他有关,当初,他能吞噬吾半身,现在也能对玄灭亲王下手。”

    “应该不会。”

    玄真起身,轻轻摇头道,“吾与玄月都检查过,老十三身上已无任何真元波动,若是他吞噬了玄灭皇叔的功体,不可能隐藏得如此完美。”

    玄罗闻言,沉默下来,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先退下吧,老十三心智超凡,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日后再寻机会吧。”玄真淡淡道。

    “属下告退。”

    玄罗恭敬一礼,旋即转身退去。

    看着前者离开,玄真神色也渐渐沉了下来,没想到这次又失败了,他这位十三弟还真是难以对付。

    远方,夜色下,两架马车疾驰而过,荒兽奔腾,速度快的让人肉眼难视。

    一夜渐过,东方天际,第一缕晨曦洒落大地,驱散天地间的寒气。

    前方马车中,素衣身影静坐,一身剑意尽数收敛,宛如凡人一般,不见丝毫锋芒。

    后方马车内,两位魔将看着前方马车,心中皆是惊叹,昨夜太子殿下遇刺,巨大的动静相隔数千里都能清晰感受到,十三殿下的剑,太过惊人。

    赶路一日一夜,就在骄阳再度西落之时,前方,三皇城出现眼前,古老雄伟的原始魔域第一大城,壮观而又震撼。

    三皇城前,荒兽停下,宁辰走下马车,迈步朝着皇城走去。

    天际,一直暗中跟随的白虎从天而降,落在前者身旁,一同走上前去。

    “见过十三殿下。”

    城门前,一位位禁军将士看到来人,神色一惊,立刻恭敬行礼道。

    “起来吧。”

    宁辰说了一句,带着白虎入城。

    九幽王府,宁辰走来,没有经过通报,直接进入府中。

    “师尊。”

    王殿内,宁辰恭敬行礼道。

    “回来了。”

    虚空上,熟悉的声音响起,同一时间,魔气涌动,一抹虚幻的身影走出,看着眼前弟子,询问道,“受伤了?”

    “不碍事。”

    宁辰应道,“小伤而已。”

    玄九幽点头,道,“岐黄岛一行,可有收获?”

    “嗯。”

    宁辰轻应道,“得偿所愿,只是还没来得及修习。”

    玄九幽没有多问,继续道,“你的修为,非是那么容易就能恢复,莫要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岐黄一族的传承上。”

    “弟子明白。”

    宁辰颔首道,“不过,若不尝试就放弃,就真的一点希望就没有了,此法若不行,弟子会另寻他法,不会就这么放弃。”

    “你有心理准备便好。”

    玄九幽正色道,“还有一事,你是否与巫族的勾皇有交情?”

    “见过几面,交情谈不上。”

    宁辰皱眉道,“师尊为何会有此问。”

    “如今原始魔域五面环敌,战事吃紧,皇族之中,已有了和谈的声音,当初在血月古战外,勾皇曾相护于你,此事,天下皆知,若是皇族与五大皇族和谈,分而化之,你将会是出使巫族的最好人选。”玄九幽平静道。

    宁辰听过,神色凝重下来,道,“多谢师尊告知。”

    和谈?天魔皇族真的想得太多了。

    五大皇族已经出兵,这个时候若接受和谈,无疑自掘坟墓,待天魔皇族缓过神,坤一魔皇归来,便是五大皇族的末日。

    “你身上有伤,先回去休息吧。”

    玄九幽开口道。

    “弟子告退。”

    宁辰恭敬一礼,转身退去。

    九幽王府外,白虎看到主人出来,立刻上前,低声嘶吼。

    “走吧,回府。”

    宁辰说了一句,旋即迈步朝着太子府方向走去。

    十三太子府,诗雨诗晴焦急地等在府中,不时到府前观望,等待殿下归来。

    殿下入城的消息,她们已经得知,殿下去见过九幽魔皇后应该就会回来了。

    就在两女内心焦急之时,府前,素衣的身影出现,一步一步迈步走来。

    “殿下回来了。”

    诗晴眼尖,一眼看到了远方走来的熟悉身影,立刻呼喊道。

    诗雨闻言,快步走上前,美丽的眸子中也露出激动之色。

    太子府前,宁辰走来,看到前方等待的两人,面露微笑道,“我回来了。”

    “见过殿下!”

    诗雨、诗晴激动地行礼道。

    “不必多礼。”

    宁辰笑道,“不要在这站着了,回府吧。”

    “嗯。”

    诗雨、诗晴起身,强压心中激动,目视殿下入府。

    “吼”

    白虎走过两人身边,低声嘶吼了一声,旋即大摇大摆地走入府中。

    诗雨、诗晴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这才注意到殿下身后的白虎。

    宁辰没有理会白虎的示威行为,迈步入殿,在主座上坐了下来。

    他回来的消息,想必很多人已经知晓,今日,府中不会太安静了。

    九皇子府,玄阙听着前方黑衣暗桩的回报,轻轻点头,道,“知道了,退下吧。”

    “是。”

    暗桩领命,身影消失不见。

    玄阙起身,目光看着外面,一抹凝色闪过,老十三终于回来了。

    如今玄真去了前线,玄清被禁足,正是他们发展势力的好机会,身为皇子,没有人会对大统之位无动于衷,他相信,只要他们扳倒两位太子,三位魔皇不得不重新考虑继承大统的人选。

    他们这些皇子,只是因为母系血脉的不纯正,便无法获封太子,这对他们太过不公平。

    与此同时,北方战场,巫族大军倾一族之力南下,全力给天魔皇族施压。

    十数万巫族大军前,十二位风采各异的女子凌空而立,强悍的气息弥漫,让人侧目。

    “十二巫后”

    天魔大军前,天魔第五亲王玄空看着前方十二位女子,神色凝下。

    十二巫后尽出,麻烦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