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土炮仗(上)
     “嘿嘿,还是逸哥儿讲究,我有些年没喝这猴儿酒了,就是酒底子也行……”

    闻到了久违了的猴儿酒味道,三炮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把将酒葫芦给抢了过去,打开自己买的劣酒就倒了进去,完事了还晃悠了几下,这才对着嘴喝了一口,不过三炮知道这酒后劲太大,倒是没敢多喝。

    “妈的,死三炮,你恶不恶心了,是不是想让我们两个喝你的口水啊?”

    看见三炮直接对着葫芦嘴就喝上了,胖子不由大怒,劈手就抢过三炮手中的葫芦,也是对着嘴就灌了一口,话说他们几个小时候一根棒棒糖都能三个人分着吃,胖子哪里在乎三炮只是对着葫嘴喝口酒。

    “你们两个,让我说什么好啊……”一旁的方逸看着很是无语,不过猴儿酒就是他酿制出来的,这些年要比三炮和胖子喝的多,酒底子就更看不上了,也没有去和两个人争抢。

    “嗯?三炮,你炸的鱼呢?”方逸摇了摇头,拿起筷子正准备夹菜的时候,忽然愣住了,因为这一桌子菜鸡鸭肉都有,惟独没有鱼这一道菜。

    要知道,方逸是在山中长大的,没事就会下个套捉些小动物,所以对于野味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偏偏就是爱吃鱼,只是山中无鱼,所以他每次吃的鱼都是胖子和三炮带上山去的。

    “嗯?彭三军,我说你小子不讲究啊……”

    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也现桌子上没有鱼,顿时怒了起来,指着三炮说道:“你小子明明知道逸哥儿喜欢吃鱼,就不上这道菜是不是?买不起你可以去炸啊……”

    “我还真是买不起了,倒是想去炸鱼来着……”

    三炮闻言苦笑了起来,他这段时间谈恋爱花钱是有些厉害,在城里给方逸买了套衣服就花了两三百,连退伍津贴都花光了,桌子上的这些菜还是从父母家里带来的。

    本来三炮是打算去山脚的水库炸些鱼的,可是他没想到镇子上的派出所居然在水库边上设了一个警点,一整天都有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带着两个联防队员呆在那里,三炮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将做好的**给扔下去的。

    “你别说我还真忘了这事儿了……”

    听三炮说起水库边上多了个警点,胖子先是愣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说道:“最近新城改造,所用的水都是咱们这水库引过去的,为了防止有人搞破坏,所以才建了个警点的……”

    魏家村的这个水库三面环山,占地面积很大,一直都是被当做金陵城的储备水库来用的,所以新城改造之后,这座建成已经有三十多年的水库也就自然而然的被启用了。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魏家村的人以前除了上山采摘些山货之外,还经常到水库打渔,可是现在水库已经不让下网了,当然,这些本地坐地户有时候去钓鱼,看守水库的人倒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不会去多管的。

    “既然是这样,就算了,少吃一顿也没什么的……”方逸听到有人看守水库,当下说道:“咱们不是马上就下山了吗,等打工赚了钱,我请你们吃……”

    “那怎么行,当然是我请……”三炮感觉在两个小面前丢了面子,一张脸涨的通红,恨恨的说:“早不搞晚不搞的,非要等老子来了才设警点……”

    “其实也不是不能炸了……”

    胖子摸着下巴,那看似憨厚的胖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开口说道:“今天是星期六,那些镇子上的警察和联防队肯定都回家了,咱们摸过去扔两炮,然后捞了鱼就跑,应该没什么问题……”

    “胖子,你确定他们回去了?”

    听到胖子的话后,三炮的眼睛亮了起来,他们都是农村长大的孩子,虽然在外面当了几年兵,但那法律意识也没多强,从小炸鱼炸的多了,只要没抓到现行,也没见警察抓走哪家人?

    “肯定回去了,你以为那些家伙到了周末还守在山上?”

    胖子用力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驻守的警察虽然是镇子上的,但那两个联防队却是村子里的人,刚才带方逸回来的时候,胖子还见到其中一个人拎着酒瓶子回家呢。

    “那好,咱们就干一炮……”三炮兴奋的说道。

    “你小子的能力也就只能干一炮,我看你是白叫三炮了,哈哈哈……”胖子笑的不怀好意。

    “他叫三炮和干一炮有什么关系?”方逸不解其意的问道。

    “别理胖子,他耍流氓呢……”

    三炮倒是听懂了胖子的话,没好气的说道:“三炮就三炮,反正以后哥几个去了城里面,也没机会再回来炸鱼了,不过我那东西只做了两个,还要再做一个……”

    “那还不容易,你家里炸药多的是,再做一个好了……”胖子嘿嘿笑着,也不去和方逸解释干一炮和干三炮的区别。

    “莫名其妙……”看着面前两人笑的那么**,方逸知道不是什么好话,当下没好气的说道:“是要做**吧?那就抓紧做,只听你们说,我还没见过呢……”

    方逸从小在山上长大,虽然说也看过几本和法律相关的书,但相比胖子和三炮,他更是个法盲,压根就没意识私自做**是违法的事情。

    “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对了,咱们这不叫炸弹,都叫土炮仗……”三炮开口说道:“你们俩先吃,我去准备东西……”

    “你小子快点啊,我们留着点肚子吃鱼……”听三炮这么一说,方逸和胖子也感觉饿了,当下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还少个瓶子,家里多余的啤酒瓶都让我换给小卖部了……”几分钟之后,三炮拎着个塑料袋从内屋走了出来,左右看了一眼,拿起桌子上的那瓶劣酒走到了院子里,将里面的酒都给倒了出来。

    “其实做这玩意很简单的……”

    见到方逸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回到屋里的三炮得意的笑了起来,说道:“要是有个闹钟,我连定时的炮仗都能做出来,哥们在部队这几年也不是白混的……”

    三炮倒真不是在吹牛,他干的是工程兵,加上从小就和火药打交道,对炸弹有种异常的痴迷,在部队有任务需要开山打洞的时候,三炮手上的炸药,就从来没有生过哑炮的事情。

    所以要不是三炮自己执意要退伍,他部队的长都已经准备将他转为技术士官了,而三炮凭的就是这一手玩炸药的本事。

    “别吹了,麻利的把东西配制出来,现在天还不晚,要是等半夜去炸,说不定会被人现……”

    胖子没好气的抓了粒花生米砸了过去,他就看不惯三炮这得瑟劲,合着他是被政委踢出的部队,三炮那小子是自己主动要求退伍的,这也忒打击了人了。

    “做这玩意不快吗?”三炮撇了撇嘴,把自己面前的碗端到了一边,将手中的塑料袋和酒瓶子放在了桌子上。

    三炮左右看了一眼,从屋里的橱柜上找了个倒油的漏勺插在了酒瓶口上,然后用手从塑料袋里抓了一把带有一股子硫磺味的黑色粉末,将其通过漏勺灌入到了酒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