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集团化 下
    “满哥,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还集团化?”

    听到满军对那些盗墓组织的形容,方逸还真有些不相信,因为除了当年曹操为了筹集军费,建立了摸金校尉这么个官职之外,其他朝代的盗墓者几乎都像是过街老鼠一般,只要被抓到那就是人人喊打。

    因为分赃不均的缘故,盗墓者的团伙很容易内讧造成火拼,所以一般的盗墓团伙都只是三五个人,而且这三五个人还都必须是至亲的关系,哪里有像满军形容的这般庞大的盗墓集团?

    “方逸,时代不同了,盗墓组织也在进步……”

    满军看了下手表,开口说道:“北派在十年前出了个很厉害的人,号称是当年摸金校尉的嫡系传人,绰号叫八爷,这个八爷心狠手辣,整合了豫省十多个盗墓组织,用了十年的时间,将其发展成了一个集盗墓销赃的集团……”

    其实在前几年的时候,出土文物还没那么难收,各省的盗墓者都是四处流窜,从他们手上很容易就能收到一些不错的物件,满军当时也有一个固定的供货渠道。

    但是就在五年前的时候,那位自称八爷家伙,在豫省实行了准进制,也就是准进不准出,全国各地的盗墓者可以去豫省,但必须加入到他的组织之中,所盗取的墓葬品也必须交给他的出手销售。

    敢盗墓的一般只有三种人,第一种就是家传的手艺,从祖辈上就开始吃这碗饭的,第二种人是好吃懒做又一穷二白的,为了来钱快不惜铤而走险。

    而第三种人则是看到别人赚到了钱犯了红眼病的,在九十年代的豫省邙山地区,就存在一个很有名的盗墓村,一开始这个村子只有一户人家靠着邙山上的那些墓葬吃饭。

    但随着他们家买房买车富裕起来之后,整个村子都发动了起来,最后形成了老年人放风,男人下墓取陪葬品,女人孩子则是在家里清洗那些东西,并且还由村长带头往外销赃。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当盗墓村扬名四方连满军这样的人都知道之后,他们离覆灭也不远了,最后被当地政府给一窝端掉,几乎所有的成年男人都被判了好几年刑。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加入到了盗墓这行当,但只要敢干这一行的,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这些人无一不都是胆大包天之辈。

    由于豫省是古代帝王将相墓葬最为集中的省份,称得上是盗墓者的乐土,那豫省的地头蛇放出的空口白话,自然镇不住他们,一些三五人的小团伙还是潜入到了豫省下地干活。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接连进入到豫省的那行南北派的盗墓者,竟然全都栽在了豫省,这其中还有两个鼎鼎大名的盗墓世家出身的人,一时间整个豫省变得风声鹤唳,再也没有人敢冒然前去了。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豫省形成了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但凡去到豫省的盗墓者们都不怕被警察抓,而是害怕遇到那个人称八爷的家伙,根据江湖传言,落在他手上那绝对是生不如死。

    八爷出道十年,用了五年的时间巩固自己的地盘,后面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在豫省建立了一个地下王国,几乎垄断了整个北方的盗墓市场,可谓是风头一时无两。

    “满哥,这枪打出头鸟啊,政府就不管?”

    坐在五星级酒店的沙发上,方逸听的是目瞪口呆,他在山上每天都听新闻联播,所听到的国内新闻尽是歌舞升平,已经算是被成功的洗脑了,还以为师父曾经说过的那个江湖早已绝迹了呢。

    “管,谁说不管了?”

    满军点上一根烟,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到旁边没人之后,才开口说道:“三年前豫省有过一次严打,听说从旁边省份调去了不少的武警,针对的就是八爷这个团伙,不过当时并没能抓到八爷……”

    按照满军的说法,那一次的严打,虽然让八爷的团伙伤筋动骨了,但并没有伤到他们的根基,从那次之后,八爷和一帮骨干们全部销声匿迹掉了。

    但是三千前,也就是八爷团伙被打掉的一年之后,一家工艺品贸易公司却是出现在了豫省,他们以进出口工艺品的模式,干起了往境外销售文物的勾当,不仅如此,他们还在国内招揽经销商,往外流出了不少的出土文物。

    这家公司做事情非常的隐蔽和老练,不是信任的客户绝对不与其交易,而且他们的交易也从来都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就算警方知道某些藏家手中的文物是他们卖的,但是也没有丝毫的证据。

    曾经有一次一位做生意的老板从他们手上买了一个出土的青铜鼎,被警方给查到了,根据那个老板的口供,将贸易公司的总经理给抓了,但是那总经理根本就不承认这件事,而且他是一位海归博士,身上毫无污点,最后没有证据的警方也只能放人。

    不过就在这件事过去之后的第二个月,那个协助了警方办案的老板,却是在某一天开着车子带着一家老小外出旅游的时候,车子刹车失灵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一家四口无一幸免。

    虽然警方随后公布的调查结论是刹车的问题,将这个车祸归于意外,但行里人却是没有几个信的,他们宁愿相信这是八爷对其的报复,因为这件事的行事风格和当年的八爷实在是太像了。

    从这件事过后,警方想从买家方面找突破口可能性也没有了,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都变得异常的谨慎,只有在一些行里人很小的圈子里,才会流传出他们做了些什么样的生意。

    “满哥,那按你这样说,咱们今儿不是白来了吗?”

    听到满军的讲诉后,方逸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以那个外贸集团公司的行事来看,他们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所谓的地下拍卖场中放置出土文物的,否则那岂不是上赶着让警察抓人吗?

    “不白来,今儿还必须来……”

    满军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公司在外国能量很大,他们通过各种渠道从外国收了不少的流失文物,都是通过正当手续报关进入国内的,是可以进行买卖的,我们今儿要买的,就是这一类的东西……”

    流失文物相对而言,都是一些传承有序的东西,市场价格比出土文物要高出很多,而且还不用担心被警方找后账,所以一直都是古玩商们的抢手货,对于这种拍卖是趋之若鹜。

    “满哥,按你说的这样,他们是完全合法的啊,这也算不上是地下拍卖吧?”

    方逸是越听越糊涂了,如果这家公司仅仅只做回流文物生意的话,那对于国家还是一件好事,最起码这百十年来被外国人抢走的东西,还能回归到国内,这也算是利国利民了。

    “这种拍卖是合法,不过暗地里他们还是会卖出土文物的……”

    满军闻言冷笑了一声,这个公司之所以举办这样的拍卖,实际上就是在为他们的非法交易做掩护的,每次他们都会从拍卖会上甄选出几个对象,和他们沟通后出手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满军有一位在京城做古玩生意的老友,一次喝茶聊天的时候就给满军说过,他花了一百二十万的价格,从那个公司买到过一卷西汉时期的《论语》简书,保存之完好在国内都是非常罕见的。

    虽然满军那位老友拿不出任何的证据能证明这东西就是那家公司卖给他的,但这在圈子里已经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了,满军之所以能接到拍卖会的邀请函,也是那位老友出面担保做了介绍人才能参与进来的。

    --

    ps:哥们姐们,投张推荐票吧!

    。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