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正本真迹
    

    “沈度是永乐年间的人,而且他之所以能被明成祖朱棣召入翰林院,任侍讲学士,就是因为其写的一手好字,所以在这里我能断定,沈度肯定是参与了对《永乐大典》的编撰和抄写工作的……”

    余宣的思路很清晰,清晰到只要能认定这本《永乐大典》上的书法真是沈度书写的,那么这一本《永乐大典》就将成为这数百年来第一本出现在世间的永乐年版本。

    “余老,会不会是后人模仿沈度笔迹写出来的呢?话说后世可是有不少善于模仿的书法家啊……”这次说话的是谢清阳,为了证明这本是后世抄本,谢清阳甚至开始质疑起了余宣。

    听到谢清阳的话后,余宣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是后世抄写的,我刚才说的是书法本身,现在我给大家说一下这本《永乐大典》的特点……

    余宣将鼻端凑到了书页上,深深的吸了口气,颇有些陶醉的说道:《永乐大典》书叶大多都是采用雪白、厚实的树皮纸,翻开书发出淡淡书香,十分讲究和美观,离得近的朋友可以过来闻一下,历经数百年还是可以闻到一种淡淡香味的……”

    听到余宣的话,周围的几个人顿时抢上前一步,不过他们都知道规矩,没有一个人伸出手,而是将鼻子凑到距离书页很近的地方,学着余老刚才那样深深的吸了口气。

    “没错,是有股子树皮纸的香味……”

    “嗯,历经数百年还能残留下这种味道,可见当时对材质要求之高了……”

    在闻过那,凡事闻过的人都开始倾向于余老的论证了,现在在他们眼里,这一册《永乐大典》极有可能就是现世仅存的一本了。

    “余老,据我所知,《永乐大典》的书衣和封皮可不是这样子的吧?”

    听到已经有人转了口风,谢清阳却是不肯罢休。由于以前也进过一些《永乐大典》的印刷版来卖,所以谢清阳对其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古籍的书衣就是现代书籍的封面,因为像人穿的衣服一样包裹在书的外面,就有了“书衣”这个形象的称呼。

    《永乐大典》的书衣用多层宣纸硬裱。最外面有一层黄绢连脑包过,显得格外庄重,这种很像现代书籍的装帧形式叫做“包背装”,是元朝和明朝前期书籍装帧普遍采用的方式。

    从这一点上提出质疑,说明谢清阳对《永乐大典》还是非常了解的。后世抄写的《永乐大典》虽然也很难精致,但余老手中的这一本,显然达不到记载中所提到的要求。

    “我还要再看看……”余宣并没有反驳谢清阳的话,因为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点。

    余宣知道,《永乐大典》的书衣都是用多层宣纸硬裱出来的,最外面有一层黄绢连脑包过,格外庄重,这种很像现代书籍的装帧形式叫做“包背装”,是元朝和明朝前期书籍装帧普遍采用的方式。

    但是这一册《永乐大典》的书衣要显得更加的厚,而且书衣的色泽也和记载中的《永乐大典》略有不同。这也是之前很多人扫了一眼就没有再继续关注的原因。

    “明白了,我明白了……”拿着那本《永乐大典》看了好一会,余宣忽然眼睛一亮,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

    “余老,您明白什么了?”

    “莫非是找到破绽了?”

    “我看这本就是后世的手抄本,余老怕是看走眼了……”

    听到余宣的喊声,场内各人的反应都是不一样的,不过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会是永乐版的《永乐大典》,或许在他们内心深处,是不愿意被满军捡到如此之大的一个漏吧。

    “这本绝对是真迹。而且极有可能是永乐版的珍本……”

    余宣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可以断定,这个封页书衣之所以不对,那是因为它是后世之人在原来书衣的基础上。又给裱糊了一层,也就是咱们经常说到的画中画……”

    余宣所说的画中画,在古玩收藏中多有提及,以前的一些大收藏家在战乱的年代为了保存自己收藏的画作,往往会将一些名画重新裱糊,然后在表面再绘制出一幅画来。由此来掩饰真迹。

    而余宣手中的这本《永乐大典》也是如此,改头换面的书页,让很多人一看之下,就没有了继续鉴定下去的心思,由此也将其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余老,能将裱糊的那一层去掉吗?”人群里有人喊道:“也让我们见识一下《永乐大典》的正本真迹吧!”

    在场的这些人,大多都是金陵本土的古玩商和收藏家,由于《永乐大典》最早的编撰就是在金陵,所以他们对于这部历史上的巨著有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感情,那就是身为金陵人的骄傲。

    “能肯定是能,不过现在手头没有工具,再说这也不是我的东西,你们要去问问小满……”

    余宣的眼睛看向满军,开口说道:“如果小满同意的话,那么我会想办法去掉这最外面的一层裱糊,让这本《永乐大典》重见天日的……”

    余宣说话的时候,也是有几分激动,毕竟《永乐大典》的永乐年版本,可是从来都没有在世间出现过,如果能考证出这本《永乐大典》的确是那一版的话,在国内文物考古界,绝对是一个极其重大的发现。

    “小满,你意思怎么样?”余宣见到满军站在那里不说话,还以为他不乐意呢,要是满军不同意,那余宣肯定是不能对这本《永乐大典》做些什么。

    “满哥,余老和你说话呢……”方逸用胳膊肘碰了下满军。

    “啊?余老,您说什么?”神游天外的满军打了个激灵,眼睛看向了余宣。

    “我说你需不需要我把这本《永乐大典》的封面表层去掉?”余宣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

    “这个……”满军闻言有些犹豫,想了十几秒钟后才开口说道:“余老,那……那不会对原本有损伤吧?”

    如果是之前认为的后世手抄本,那别说给它动手术了,就算是送给余宣,满军也不会眨巴一下眼睛的,但现在余宣已经鉴定出它是明朝版本的《永乐大典》,而且极有可能是第一部的版本,满军不能不多琢磨一下了——

    ps:求月票,求订阅啊,不在起点看书的朋友,最起码订阅下第一章嘛。(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