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传承宝玉(上)
    来到满军家里的时候,才是下午四点多,满军出去菜市场买菜了,方逸则是陪着老师和余老等人坐在一楼聊天,听着两位老人讲着古玩行的一些故事,方逸和柏初夏均是听得津津有味。

    “方逸,老实说,你昨天拍下来的那个玉佩,是不是从墓葬里面起出来的呀?”

    柏初夏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于是碰了一下方逸,说道:“以后你少买墓葬出土的东西,那是犯法的,同时也会助长盗墓者的气焰,这是在变相的鼓励他们去盗墓……”

    最近柏初夏加入到了一个大案组,就是追查金陵郊外被盗的一座大墓,她昨日跟着余老到拍卖现场,也是想发现一点线索,只不过是无功而返罢了。

    “柏警官,我可是守法良民啊……”

    听到柏初夏的话,方逸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说道:“那块玉佩可是有出处的,也有回流古董的单据,你们警察可不能平白无故的给我收走的……”

    虽然这块古玉在别人眼里或许是一文不值,但方逸总是感觉这块玉里面透着一股子自己勘不透的玄机,如果拿那本《永乐大典》和这龙形玉佩相比较的话,方逸宁可舍弃那价值百万的《永乐大典》而选择这块玉佩。

    “谁说要收走你的玉了?我只不过提醒你小心一点而已……”

    见到方逸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柏初夏的一张俏脸顿时冷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醒方逸,但却落得个被人埋怨的下场。

    “哦,不收我的玉就好……”

    方逸在对外交际上的情商很高,但是对于女人却实在是不怎么了解,他也不知道柏初夏为什么一下子就冷了脸,还画蛇添足的又加上了一句。

    “小方,你们在说昨儿那块玉吗?”

    余宣虽然在和孙连达聊着天,但目光却是盯在了方逸的身上。见他和柏初夏似乎冷了场,心中不由暗笑了起来,这小子什么都挺好的,就是不太懂女人。

    余宣很久以前就认识柏家人了。知道柏初夏算是柏家的天之骄女,有几个大家族的人前去联姻都被柏家给推掉了,而柏初夏更是对那些追求她的人从来都是不加以颜色的。

    可是这次的金陵之行,余宣却是很敏感的感觉到柏初夏对待方逸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同,她像是将方逸当做了一个可以平等交往的对象。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对年轻男子拒于千里之外。

    余宣是过来人,他知道柏初夏未必就是对方逸有了什么所谓的感情,但柏初夏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说明她并不讨厌方逸,仅是这一点恐怕就会让很多认识柏初夏的人跌破眼镜了。

    所以看到方逸吃了瘪,余宣就将话题引到了那块古玉上,也算是帮方逸解了个围吧。

    “余老,正想着让您帮我看看呢……”

    听到余宣的话,方逸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和柏初夏短短交谈了几句话。就让方逸心中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和女人聊天、尤其是和漂亮女人聊天,真的很累啊。

    说着话,方逸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块玉佩,开口说道:“余老,您得给我作证,这块玉我可是正规拍卖得来的,可不能让柏警官给我没收了啊……”

    “你小子,还没玩了是吧?”

    余宣有些无语的瞪了一眼方逸,刚才柏初夏的话明明是在表示对方逸的一种关系。谁知道这小子关心的意思没听出来,整个人就纠结在这块玉上面了。

    对于方逸的反应,柏初夏也是有些无语了,她今儿鬼使神差的和方逸多说了那么一句话。没成想反而自己招惹了一肚子的气。

    不过生气归生气,柏初夏对于方逸的好奇却是不减反增,她原本以为举止从容的方逸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呢,因为柏初夏从方逸身上看不到丝毫从大山中走出来的人所带的那种野性。

    “小柏,我这学生自幼是在山里长大的,不怎么通晓人情世故。你别见怪……”孙连达开口帮方逸解释了一句,他刚才也在心里暗骂了几句方逸是木讷脑袋之类的话。

    “孙老师,没什么的,我只是怕他误入歧途,提醒他一句而已……”

    看着孙连达还有满军几人脸上那颇有几分暧昧的笑容,柏初夏心里简直要被方逸给气炸了,明明只是自己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却是被面前的这些人赋予了那么多的内容。

    “好了,还是先看看小方的这块玉吧……”余宣知道女孩子脸皮薄,当下岔开了话题,将方逸递过去的那块玉接在了手上。

    “嗯?这块玉的玉质还不错啊……”

    接过那块玉佩之后,余宣只感觉手上一凉,眼睛不由亮了起来,因为能在这炎炎夏日中保持着玉石本质的玉,从玉质上来说一定是不会很差的。

    “小方,这块玉你放在水里吐纳过了?”

    稍微打量了一下手中的玉佩,余宣就看出了几分端倪,这块玉石表面的泥土污垢已然尽数被清理掉了,按照古人的说法,玉石有灵,懂得吐故纳新,是以放在清水中养玉,也是自古传下来的方法之一。

    “余老,我不是很懂,以前听赵哥提过一句,就试着放在水里了……”方逸挠了挠头,说道:“余老,我总感觉这块玉佩的年代很久远,要不您帮我断下代吧?”

    “这块玉其实还是很不错的,之前我们也都看走眼了啊……”

    摩挲着手心里的玉佩,余宣开口说道:“沁色虽然有些杂乱,但却没有伤及到玉质本身,如果重新将其把玩出来,这上面的六种沁色将会变得浑然一体,六沁古玉,到时怕是要价值连城啊!”

    余宣越看越是心惊,最初的时候他以为这块玉已然被色沁搞废掉了,但此刻被方逸清洗干净后才发现,这竟然是一块难得的多色沁古玉,如果方法得当的将其把玩十年之后,绝对会是一块价值不菲的传世宝玉。

    “你小子还真是好运气啊……”

    听到余宣的话,孙超和赵洪涛异口同声的喊出了声,永乐版的《永乐大典》被方逸怂恿着满军买了下来,他自个儿居然还淘弄到了这么一个好物件,照此看来,昨儿的那个拍卖会,看样子就要属方逸收货最为丰厚了。

    “嘿嘿,主要是我没钱啊,只能专挑别人不要的下手,运气,纯粹是运气好……”方逸嘿嘿一笑,顺着孙超他们的话将自己的行为全都归功到了运气上面。

    不过余宣这么一琢磨,方逸说的还真是没错,昨儿拍出去的东西动辄都是十万以上的,也惟独方逸和满军拍下来的物件比较便宜,算是被他们两个捡了个大漏。

    “余老,那这块玉的年代呢,是不是块汉玉……”方逸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于是又开口追问了一句这块玉佩的断代,他对玉器的了解不多,只是知道汉代玉器最为出名。

    “不是汉玉,这块玉的造型和刀工,比汉玉还要古朴简单,甚至超出了龙山文化中的玉器……”

    拿着放大镜仔细察看着这块造型古朴的玉佩,余宣的脸色愈来愈发的凝重了起来,过了半晌之后,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开口说道:“没错,这块玉应该早于龙山文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被当时的人类所供奉的一种图腾,方逸,要是从历史研究价值来看,这块玉丝毫都不亚于那本《永乐大典》啊……”

    余宣在说话的时候,心里已经是在后悔不迭了,他没想到以自己的眼力,竟然连续错失了那场拍卖会中价值最高的两件物品,这真是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

    --

    ps:今儿是初一,打眼再给朋友们拜个年,祝大家新春快乐,吃好玩好!

    。(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