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蓝莲(上)
    陈烈进家族在金陵经营了数代,不管是民国战乱时期还是解放后,他们家族都在金陵商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关系网自然是错综复杂,陈烈进还真不相信自己收拾不了这个乡下小子。

    “陈总,我看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看到陈烈进发了狠,旁边的林经理却是一阵心虚,毕竟是她偷偷将录像带放在了苗倩倩的更衣柜里的,万一报了警之后陈烈进一推二五六,那最后倒霉的还是林静自己。

    “哼,我要算了,别人也得同意啊?”陈烈进斜着眼睛看了一眼三炮,说实话,他还真不怕闹到派出所去,这辖区分局的局长都整天和他称兄道弟的,难道面前的几个年轻人还能翻了天?

    “小彭,陈总没有难为你们的意思,这件事是个误会,我看你给陈总道个歉,这事儿过去就算了……”

    林静站起身走到了三炮和苗倩倩的身边,低声说道:“陈总在金陵关系很硬的,你知不知道,前任的金陵市委书记,就是陈总的二叔,这事儿算了,回头林姐我请你们吃饭还不成吗?”

    “三军,你看?”

    听到林静的话后,苗倩倩脸上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说实话,虽然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但平时林静对她还算是不错的,见到林静一脸恳求的样子,苗倩倩不由有些心软。

    “金陵的市委书记?那有怎么样?”

    三炮还没说话,方逸脸上就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来,他跟着老道士学了不少东西,连带着将老道士的风骨也学了**成。对这世间的权贵阶层,方逸一向都是不怎么能瞧得上眼。

    “哎呦,小伙子,年龄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啊?”

    陈烈进被方逸的话给气乐了,他二叔虽然现在退下来了,但也曾经做到过省委常委,算得上是封疆大吏了,岂是面前的这个毛头小伙子能够评论的?

    “我是山里人。哪里有什么口气?”

    方逸淡淡的看了一眼陈烈进,开口说道:“不过我知道,依靠父母长辈给的东西成长起来的人,只能叫做有背景,但是自己亲手打拼下来的,那就能叫做是江山,只是不知道陈总靠的是背景?还是自己打下来的这片江山呢?”

    用老道士的话说,投胎是个技术活,但古人有句话,就是帝王将相宁有种乎?投胎投的好。不见得日后成就就会高,最终还要取决于自身的素质和能力,就像是古代的那些开国帝王们,十有七八都是泥腿子,但却是能开创一代王朝。

    “你……”

    听到方逸的话后,陈烈进的脸色变得愈发阴沉起来,他虽然不忌讳自己的家世,但平日里最不爱听的就是别人说他是纨绔子弟,眼前的方逸算是捅到了他的痛处。

    “你们既然想报警,那我就成全你们好了……”

    陈烈进伸手掏出了手机。他知道女更衣室那里有监控,但这并不能说明苗倩倩更衣柜里的**就是林静放进去的,他相信,只要自己提前打个招呼。进到派出所之后吃亏的人一定不会是自己。

    “谁说要报警的?”就在陈烈进准备拨打电话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经理室的大门被推开,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的漂亮女人走进来。

    “恩?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眼熟啊?”看到走进屋的那个女人,方逸的眉头不由一挑。他敢肯定,自己一定认识这个女人,只不过一时间方逸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蓝董?您怎么来了?”

    见到进来的那个女人,原本拿着手机的陈烈进也是不由愣了一下,连忙将手机放了回去,迎上去说道:“蓝总,一点儿小事,怎么就惊动您了?”

    面对眼前的女人,陈烈进的高傲也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因为陈烈进知道,不管是拼家世还是拼产业,他都和面前的这个叫蓝莲女人相差甚远,更重要的是,这个占据了新百绝对控股股份的女人很强势,去年的时候就有个来混日子的小股东被她给赶出了新百。

    “我不来的话,恐怕明天新百就要上报纸了吧?”女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不高,但却是透着一股子威严,听得陈烈进站在那里的身子都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他听出了蓝莲话中的不快。

    说实话,陈烈进家中男丁比较少,从小就是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向来都是蛮横惯了的,也没什么怕的人,但惟独对面前的蓝莲畏惧三分,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这个女人的手段。

    “蓝董,一点小事而已,您放心,我一定处理好……”陈烈进陪着笑脸说道,他可不想让蓝莲知道这件事的缘由,眼下只想快点将彭三军和他女朋友给打发走。

    “你要是能处理好,我就不来了……”蓝莲三十**岁的年龄,但保养的非常好,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或许是久居上位的原因,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当然,蓝莲长得也是很漂亮的,只不过她脸上一副黑框眼镜,将其容貌给遮掩住了,而镜片后那双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睛,也让人不敢和其对视。

    “蓝董,真没什么大事,我来处理就好了……”

    陈烈进有些着急,回头看了苗倩倩一眼,开口说道:“你不是要辞职吗?林经理已经批了,另外再补偿你两个月的工资,你们都可以走了……”

    “谁要你的臭钱?我们要讨个说法……”

    陈烈进话声未落就被三炮给打断了,“我未婚妻在新百上班被人骚扰,今儿辞职的时候又被人栽赃陷害,我想问问蓝董,这就是你们新百的素质吗?这件事,新百一定要给我个说法……”

    虽然三炮也有点不敢正视后面进来的这位蓝董事长,但今儿他实在是气炸了肺,还是将事情的经过给说了出来,如果新百不给个说法的话,三炮绝对是不肯善摆甘休的。

    “臭小子,信不信我叫人把你给抓起来?”看到三炮在蓝董面前揭自己的短,陈烈进顿时有些急了,他知道蓝莲一向都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看来今儿这一关不怎么好过了。

    “陈总,你是开商城的还是开派出所的?派出所是你们家开的吗?”

    听到陈烈进嚣张的话语,蓝莲的眉头皱的厉害了,摆了摆手制止了陈烈进的话,蓝莲开口说道:“几位,事情的大致经过我已经知道了,还需要更加详尽的了解一下,如果你们信得过我的话,就先办了辞职手续,这件事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其实事情的起因,蓝莲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她也知道陈烈进这个人的喜好,只不过陈烈进的父辈和自己的长辈交往很深,因为这么一点事情,蓝莲倒是不好将他给赶出新百。

    “我们办完了辞职手续,你们要是不承认了怎么办?”

    虽然感觉面前的这个女人不像是信口开河的人,但三炮还是不怎么相信她,毕竟现在自个儿拿着录像带占着理,要是辞职手续办完了把东西交出去了,那就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呵呵,我蓝莲说出去的话,还从来没有不兑现的……”

    听到三炮的话后,蓝莲不由笑了起来,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今儿一大早就去开会,紧接着又赶过来处理这件事,她的精神并不是很好。(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