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方逸的手艺(中)
    

    “我还真不信,你小子别想糊弄我……”

    余宣看了方逸一眼,虽然说玩古玩的人,很多都懂的金石镌刻,就是余宣自己刻出来的印章也是不错的,但能玩出名堂的人却是不多,就余宣所知,除了王世襄老人之外,他真没有见过能在雕刻行当里面成为大家的人物。请大家搜索看最全!的小说

    “你等着,我去给你找把刻刀去……”在专业领域上,余宣是个很较真的人,他不容许有人弄虚作假,当下转身就去找顾军山了,在这种地方,找把刻刀估计不是什么难事儿。

    “方逸,怎么回事?”看到余宣和方逸似乎在争论着什么,孙连达也走了过来。

    “老师,我给余老说自己会雕刻,他不信……”方逸笑着把刚才自己和余宣的对话说了一遍。

    “你真会雕刻?”孙连达闻言也是愣了一下,虽然说雕刻这一行当不像是绘画,需要用上个几十年打下来很深的功底。

    但那些能称得上大师级的工艺师,少说也都是四十开外的年龄,方逸就是在娘肚子里就开始学习,那也就二十多年,根基远远无法和那些大师相比的。

    “老师,我三岁的时候就玩刀了,回头雕个东西给您看看就知道了……”

    方逸嘿嘿一笑,他的确没有那些大师级的工艺师在这一行当注入的心血多,但方逸胜在有功夫在身上,别的不说,他的那一双手在处理一些精妙细微之处,却是要远胜那些所谓的大师了。

    “方逸,东西我找来了,你看看合用不?”

    方逸正和老师说话间,余宣走了回来,手里拿着个皮囊制成工具包,说道:“我从顾总那里要了块籽料,你看看能雕个什么物件?”

    在这种玉石交易的场所,别的东西不敢说。但解石的工具肯定是不会缺的,余宣所拿的这套工具,虽然不是雕工专用的,但里面的刻刀什么的也勉强可以凑手用下。

    至于余宣拿的那块籽料,却是一块完全剥皮后的料子,净重大概在七八十克的样子,只是用手电一打。里面的棉絮有点杂乱,品质并不是特别好。按照去皮后的价格,大约在二三十块钱一克左右,总共应该不超过两千块钱。

    “余老,这是块好料子还是一般的料子啊?”

    方逸接过那块籽料,装模作样的用手电透了一下光,只是他以前从来都没玩过玉,用眼睛来辨别玉石的好坏,对方逸来说难度还有点大。

    “一般的籽料,你想做什么都行……”余宣很随意的摆了摆手。两三千块钱对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就是方逸将其毁坏了余宣也无所谓,正好能藉此教育他一番。

    “成,我先看看……”方逸很沉稳的点了点头,拿着那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籽料翻来覆去的看了起来。

    雕刻玉器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即使是有经验的大师级工艺师,往往也都要在玉石上勾勒出大致的形象。然后刨除掉多余地方之后,再细描玉器的精微之处,这个过程往往都会持续一两个星期的时间。

    所以余宣让方逸现场雕刻,其实就是在难为他,而且就在方逸答应下来的时候,余宣已经在心里断言。方逸根本就不是这一行有传承科班出身的人,充其量也就是个江湖手艺人。

    “余老,您刚才问我要工具又拿了块玉,难道是让方老弟现场雕的?”就在方逸皱着眉头构思的时候,顾军山等人也走了过来,却是那边的账已经算完了。

    “嗯?顾总,那些料子一共多少钱?”听到顾军山的话后。方逸忽然抬起了头,他想起来自己还看中了一块料子没买呢。

    “一共一百二十一万多一点,零头给蓝董抹去了,一百二十万……”顾军山苦着脸说道:“蓝董这一次可是将我要进的货一网打尽了啊……”

    “你就别叫苦了,蓝董要是将那些中低端的玉石买下来,估计你才会哭?”

    余宣对这行多了解啊,他知道像顾军山这样的商人,虽然也走高档路线,但他们出货量最大的,还是中低端的玉器,就余宣所知,去年总共五十亿的玉器销售中,中低端的玉器要占到四十到四十五亿元之间。

    按照顾军山的实力,在全国中低端的玉器市场中,他应该可以占到百分之十左右的份额,也就是每年有四亿多的销售额,这足足是他高端玉器份额的四倍还要多,所以中低端的市场才是他的根基所在。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到,余宣在江南这一块地域高端玉器市场中近乎垄断的地位,仅靠这江南省,他就能占据全国高端玉器市场几乎五分之一的份额,那玉王的绰号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嘿嘿,余老,这您就错了,我这几年可是一直在发掘高端玉器市场啊……”顾军山笑嘻嘻的说道:“蓝董可是我的财神爷,我手上的好东西,大多都是从她的商场卖出去的……”

    “顾总,我刚才也看中了一块料子,不知道能值多少钱啊?”方逸将手中的那块籽料放在了桌子上,对于方逸而言,相比展露一下自己的雕刻工艺,无疑适才看上的那块料子要更加重要。

    “嗯?方逸,你看中了什么料子?我一起把钱付了……”听到方逸的话后,蓝莲连忙说道。

    “蓝董,不用,这是我私人买的……”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走到那一堆山料中间,口中发出了一声吐起的声音,然后将那块石料给抱了起来。

    “这料子可不轻,应该有六七十公斤……”方逸抱着原石来到场地中间,轻轻的将其放在了一个地磅上。

    “哎,方老弟,你说的还真挺准的,这一块料子是六十五公斤,一百三十斤……”

    顾军山拨动了一下地磅上的几个秤砣,看了一下上面的数字,不由笑了起来,说道:“老弟,这块料子虽然重,但是块山料,表现也很一般,你确定就要它吗?”

    方逸所抱的这块原石,是一块典型的山料,从开出来的窗口看,油性不是很足,有一块地方地方还有玉夹石的存在,所以品质很一般,这东西要是放在顾军山手上,估计会将其分解开做成一些便宜的镯子和佩饰,分散到二级经销商的手中去销售。

    “嗯,就要这一块,我可没蓝董那么有钱……”方逸巴不得顾军山看不上这块料子呢,当下说道:“我买回去练练手,顾总可要给我便宜一点啊……”

    “这料子可不是我的……”顾军山笑着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老赵,怎么样?我这小兄弟要买,你给个价?”

    场内的原石,除了刚才的那位老刘之外,就是这个姓赵的原石商了,他们两个都是从疆省过来的,也都是疆省很有名气的玉石原料商人。

    “这块料子,一千五一公斤……”老赵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报出了价格之后,嘴巴就紧紧的闭上了,连一个字都不多说。

    “方老弟,一千五,你看怎么样?”顾军山是知道老赵脾气的,他说出来的就是一口价,所以直接就看向了方逸,也不再和老赵去讲价了。

    “余老,您看呢?”方逸连玉石都分辨不出好坏,哪里知道价格啊,当下只能用求助的眼光看向了余宣。

    “一千五,这价格不高不低,差不多……”余宣开口说道:“山料的价格一般是2000块钱左右一公斤,这块料子稍微差了一点,一千五算是个公道价……”

    “成,那就一千五……”方逸在心里算了一下,一千五百块钱一公斤,六十五公斤就是九万七千五百块钱,他身上的十万刚好够用。

    “零头去掉,给九万七千就好了……”看到方逸没有讲价就拍板要买,老赵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主动给方逸抹去了五百块钱。

    “刷卡行吗?我可没那么多现金……”方逸掏出了自己的银行卡。

    “这会银行已经下班了,没法转账?”顾军山抬起手腕看了下表,不知不觉的他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两个小时了,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

    “方先生,我先帮您付了,回去您再给我钱好了。”蓝莲示意宋晴打开了密码箱,从里面拿出了几叠钱。

    “嗯,这样行,方逸,你该给我雕那块籽料了?”没等方逸说话,余宣就点头帮他答应了下来,相对于那块山料,余宣无疑对方逸的雕刻工艺更感兴趣——

    ps:第二章,前面还有一更,求三月保底月票!)

    :/32/32628/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