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
    “孙老哥,咱们打的那个赌,却是两个人都输了啊……”看着这块籽料,余宣忽然叹了口气,说道:“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这辈人,已经老啦……”

    之前在扬州酒店的时候,余宣曾经和孙连达打了一个赌,那就是看谁能挑选出场内最贵重的原石,两人最后挑选了同一个石头,只是二人谁都没能想到,真正最贵重的原石,却是被方逸给收入囊中了。

    “是啊,方逸,你是怎么看出来这块原石的?”听到余宣的话后,孙连达不由愣了一下,刚才光顾着欣赏这块石头,怎么把方逸给忘掉了?

    “老师,我……我就是感觉这里面有好东西……”

    方逸无奈之下,只能又把感觉两个字给挂嘴上了,只是他刚才说感觉的时候被赵洪涛给嘲笑了一番,这次再说,赵洪涛的嘴巴却是紧紧闭上了,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方逸感觉对了啊。

    “人的感觉,有时候也是蛮准的……”

    余宣想了一下,说道:“方逸,等到年底的时候,你跟我去趟缅甸,回头你户口办好了,抓紧时间去办个护照,以后你在孙老哥这里学习半年,然后到我那边再学习半年,既然我也当了你老师,那就两边轮着教你……”

    “啊?每边半年?那……那我要是考上研究生了,怎么去上学呢?”方逸闻言愣了一下,连小学课堂都没进过的他,对于未来的研究生生活,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向往的。

    “你考的是在职研究生,不用每天都上课的,跟着你余老师,比在课堂上学的东西多得多了……”

    孙连达也很赞同余宣的话,因为他知道,自己教授方逸的东西,偏理论性的要多一点。而余宣则是属于古玩行中的实战派,方逸跟着他在一起,能更加的接地气,也能学到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好。我听两位老师的安排……”

    听到能多学到知识,方逸连忙点了点头,此次的扬州之行让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实战经验的重要性,理论知识固然重要。但是不能多见到实物,那都是纸上谈兵,自己不就交了五百块钱的学费吗。

    “行了,耽误小赵一下午了,咱们这都散了吧,让小赵帮你把这原石给存放好……”

    余宣刚才在解石的时候,可是灌注了全部的心神,对他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消耗真是不小,所以这会也感觉到了疲倦。只想回去休息一下。

    “嗯,方逸,晚上就不用上课了,你自己在家看看书吧……”孙连达看出了老友的状态不怎么好,别说余宣了,就是他这两天跟着来回跑,身体也有点吃不消的。

    “老师辛苦了……”

    方逸懂得望气之术,自然看出了两位老师的疲惫,当下和赵洪涛将二人送了出去,然后再办理了原石的存放手续。不过让赵洪涛感到诧异的是,蓝莲竟然一直没走,看那样子像是在等方逸。

    “方逸,老实说。你和那位蓝董到底是什么关系?”

    要是换个别人,赵洪涛未必有这好奇心,实在是蓝莲在金陵的名气太大了,谁不知道新百的这位美女老板,在苏省政商两界都是大有名气的人。

    “赵哥,她认识我老师。求着我帮她雕琢点东西,就是这关系了……”方逸这话也不算是糊弄赵洪涛,事实也正是像他说的这个样子,只是隐瞒掉了法器的事情。

    “就这么简单?”

    赵洪涛咂吧了下嘴,不过想想也是,方逸那一手玉雕的水平,比之国家级的工艺师都不遑多让,从这一点上来说,方逸的理由倒是蛮充分的。

    “就这么简单……”方逸将赵洪涛写的条子折好放进了口袋里,开口说道:“赵哥,不信您问她啊,蓝董可就在外面的……”

    “我问她?我可和她没这交情,哎,你等下走,我还几句话说……”

    看到方逸要走,赵洪涛连忙拉住了他,说道:“蓝董在国内商界和港台都有一定影响力,你交好她是没错的,以后你要是走高端文玩的路线,他们这些人就是潜在的购买人群……”

    赵洪涛的这番话,也算是在教导方逸了,要知道,不管是古玩还是文玩,说白了,玩的就是一个“钱”字。

    或许有些朋友说了,有钱有有钱的玩法,没钱有没钱的玩法,这句话说的是没错,但玩的档次却是不一样的,有钱人玩一块蜜蜡就是几十万,卖给他们东西赚的钱,自然要比卖几串金刚星月多得多了。

    “赵哥,我知道了……”

    听到赵洪涛的话后,方逸苦笑着回了一句,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之所以帮蓝莲制作法器,却是在了结两人之间的一段因果,方逸要是为了钱的话,之前就会把蓝莲拿出来的那张空白支票给收下来了。

    “蓝董,让宋助理把东西给我,你回去吧……”

    出了赵洪涛的办公室之后,方逸接过了宋晴手上的袋子,这一袋子籽料加那两块山料,也足足有好几十斤重,一直被宋晴给拎在手上的。

    “方先生,那法器的事情,就拜托您了……”等到方逸接过袋子,蓝莲也顾不得宋晴诧异的眼神,走到方逸身旁,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脸上满是哀求的神色。

    “蓝董,你放心吧,少则三天,多则一个星期,东西应该就能做好……”

    方逸点了点头,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连忙说道:“对了,你留给我一个银行账号,我回头把买那块原石的钱给你打过去……”

    “方先生,那钱就当是我找您雕琢玉器的报酬吧……”蓝莲摇了摇头,说道:“以您的手艺,那点钱怕是还不够呢,方先生您要是不收下,我还真不敢找您帮我雕琢东西了……”

    虽然那块原石解出来之后,身价一下子翻了上百倍还多,但是在蓝莲眼中,十万块钱和一千万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且那块原石本就是方逸选中的,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这个人情也只值十万块钱。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这两件事情不要搞混淆了……”方逸闻言摇了摇头,说道:“蓝董,你还是把账号留下吧,不然那东西我也不做了,回头取了现金给你送到新百去……”

    方逸做人,是有自己原则的,这次帮助蓝莲本来就不是为了钱的事,而且买原石的时候也说了是借蓝莲的钱,所以这九万多块钱,方逸无论如何都是要还给她的。

    “好吧,方先生,那您把钱打到这个账号里吧……”听到方逸的话,蓝莲叹了口气,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在上面写了一个银行的账号之后,递给了方逸。

    “对了,我需要一套琢玉的工具和一个小型的手动打磨机还有抛光机,蓝董你看看哪里有卖的,明儿给带过来吧……”

    方逸想了一下,钱自己可以不要,但雕琢玉器的工具还是需要的,这一套工具下来可是要花不少钱,在付给蓝莲九万七之后,方逸未必能买得起了。

    “好,方先生,最迟明天中午,我就……我就让宋晴把东西交给您……”蓝莲原本想说自己送过来的,不过看方逸脸上的那表情,似乎不怎么想和自己多接触,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让宋晴送过来。

    “行,打之前那个电话就好了……”

    两人说着话,已经来到了博物馆的门口,和蓝莲告辞之后,方逸拿着那袋子玉石往市场走去,原料有了,但方逸还要找个琢玉的地方,制作玉石法器可是一件极其复杂的事情,需要绝对的安静。(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