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苗寨 下
    听到赵洪涛说起他曾经亲身经历过的往事,满军顿时愣了一下,说道:“虽然苗寨的村子穷一点,不过现在也和外界有接触了,很多年轻人都能听得懂普通话,没有那么不开化的……”

    满军以前做过一段时间的黄花梨和沉香生意,当时就是阿宝带着他去的苗寨,由于语言不通,满军去了之后是只听不说,倒是没发现什么不正常的事情。

    “满老板,你们在说苗寨吗?”就在满军说话的时候,阿宝推门走了进来,笑着说道;“我和他们接触多一点,你们想知道什么,就问我吧……”

    “阿宝,我想知道这琼省的苗人,和云贵桂川那边的苗族人有什么不同吗?”赵洪涛想了一下,开口问道,当年发生的事情在他心里的确是留下了一些阴影。

    “赵老板,你算是问对人了……”

    听到赵洪涛的话后,阿宝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小的时候比较皮,经常往苗寨里钻,所以对于他们的历史我倒是知道一些,琼省的苗人,原本就是从云桂两地迁入过来的……”

    按照阿宝的说法,琼省真正的原住民,其实应该是黎族人,至今为止黎族人仍然是琼省最大的原住民聚集地,总人口占据了整个琼省的三分之一还要多一些。栢镀意下嘿眼哥关看嘴心章节

    但是在明朝嘉靖至万历年间的时候,朝廷从桂省等地作为士兵被征调到琼省,撤防后一些苗族士兵就落籍在了琼省,也有一部分因谋生而移居琼岛的,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

    这些苗族人在琼省的生活,依然维系了他们的风俗习惯,那就是喜欢生活在大山之中,他们就像是山林中的精灵一般,至今为止都极少有人愿意走出山林。

    “阿宝啊,那……你说这些苗族人,会不会传说中的蛊术啊?”赵洪涛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我们去苗寨的时候需不需要注意一些事情?要是有什么避讳的,你就先告诉我们……”

    赵洪涛虽然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丰富的生活经历让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一些用科学所无法解释的事情的,有时候留点小心或许就能省却很多麻烦。

    “他们会不会蛊术我就不知道,但苗寨的确有些很神秘的事情……”

    听到赵洪涛的话后,阿宝想了一下,说道:“回头我带你们去的这户人家,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在他家还好,不过你们千万不要招惹别人家的女孩子,至于禁忌,在苗寨里不要打狗,不要坐苗家祖先神位的地方,火炕上三角架不能用脚踩……

    另外遇到谁家门上悬挂草帽、树枝的时候,千万不要不要进他们的屋,这是他们家中有事,还有一点很重要的事情,你们一定要记住……”

    说到这里的时候,阿宝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如果在苗寨遇到巫师做法,你们千万要避开,他们很忌讳这个被外人看到……”

    “嗯?现在还有巫师做法?他们是祭天吗?”阿宝的话引起了赵洪涛的好奇。

    “有祭天,也有因为别的事情做法的……”阿宝的声音愈发的小了,开口说道:“苗寨人去世,有的时候要在家里客厅摆放七天的,这就需要巫师来做法,我小的时候亲眼见过一次……”

    阿宝说的这件事还是发生在他十三四岁的时候,阿宝在苗寨里最好的一个朋友家里,也就是他现在的这个生意伙伴的奶奶去世了,当时正值琼省最热的七月份,就算是在相对比较阴凉的山里,温度基本上也是在三十度以上的。

    这样的天气,将尸体放在客厅里七天,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会已经上了初中的阿宝自然明白,不过他也知道苗寨里的规矩,并没有多说什么。

    由于阿宝从小和那个伙伴算是一起长大的,所以那家人也没让放暑假过来玩的阿宝离开,阿宝也由此见到了让他到现在都难以忘却的一件事。

    在那家的长辈去世的当天,就请来了一位所谓的“巫师”,让人奇怪的是,巫师自己还带着一只病恹恹的大公鸡,并且在脸上涂抹了一些色彩,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对着那只大公鸡施起了法。

    说来也奇怪,就在巫师施法之后,那只病恹恹的大公鸡一下子变得活泼了起来,而且一直守在了放在客厅里的尸体旁边,七天之中阿宝也没见人喂过那公鸡什么食物和水,但是公鸡却是一直都很健康。

    不过让阿宝心生恐惧的事情在第八天发生了,就在七天时间已满准备将老人抬去山上安葬的时候,那棺材一出客厅,原本还很活泼的大公鸡,竟然一下子就倒在地上死去了,而且浑身散发着恶臭,阿宝清楚的看到,公鸡的身上到处爬满了蛆虫。

    胆子一直很大的阿宝也被这一幕给吓的不轻,在老人下葬之后他就离开了苗寨。

    差不多有十年的时间,阿宝都没敢再踏足这个苗寨一步,还是在五六年前他的朋友出山打工之后,阿宝才又和其建立了联系,并且合作做起了黄花梨和沉香还有一些药材的生意,这才又经常往苗寨跑了。

    “阿宝,那……那咱们这次去,不会有什么事吧?”赵洪涛心中忐忑了起来,他是想去见识下赌树,但是听到阿宝讲诉的这件事之后,赵洪涛却是有点打起了退堂鼓。

    “没事,我说的都是陈年烂谷子的事情了……”

    阿宝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会的苗族人还都住草屋呢,现在他们那里也都住上了砖瓦房,反正我这五六年经常跑苗寨,却是从来都没见过巫师了,你们放心吧,跟着我进苗寨,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

    阿宝拍着胸脯打起了包票,现如今的苗寨,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和七八十年代相比,政府对苗寨进行了诸多的扶持,不但鼓励他们走出大山,而且在前几年的时候还进行了人口普查,但凡统计了人口的家庭,都出资帮他们修建了房子,现在已经很少有苗族人再住草屋了。

    相反倒是住在山脚周围的黎族人,还有许多都住着草木结构的屋子,这是因为相对于勤劳的苗人而言,黎族人要懒惰一些,政府给的那些补助大多都被他们拿去喝酒吃肉了,所以在同样的政策之下,现在的苗人却是要比黎族人富裕很多。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阿宝的话后,赵洪涛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到了他现在这种身份和地位,可不愿意莫名其妙的招惹一些没必要的麻烦。

    “哎,五脚猪上来了,赵老板,您先尝尝这份红烧猪肉,回头还有只烤乳猪……”几人说话的时候,阿宝点的菜也已经开始上桌了,上了几道凉菜之后,阿宝重点推荐的五脚猪也端上了桌子。

    “嗯?味道不错,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夹了一块猪肉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下,赵洪涛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这五脚猪的肉皮厚油少,而且肉质十分的结实,一口咬下去不但鲜嫩爽口,而且味道还带着一股子芳香,吃的赵洪涛连连点头称赞。

    “味道是不错……”方逸也夹了一块尝了尝,当下也是点了点头,不过相对肉食,他对后面所上的五指山野菜要更加喜爱一些。

    还有就是和有着畏惧之心的赵洪涛相比,方逸对那神秘的苗寨也是很有兴趣,因为方逸从小也是在山林中长大的,不自觉的就对苗人有一种亲近的感觉。(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