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赌树 9
    四五米长的树干,在方逸的刀下,也就是用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就分解开来,树干里的心材都被他截成了一米左右长短,树根出的白木也都给去掉了,露出了里面色泽泛亮的黄花梨纹路。

    “这……这就完了?”直到方逸表演结束,众人还处于震惊之中,坚硬的木头在方逸的刀下就像是豆腐渣一般,轻易的就被分解开了,就是用电锯也没有他这般效率。

    “赵哥,树干里面的心材都取出来了……”

    方逸将树干中的黄花梨归拢在了一起,除了顶端适合做拐杖的那一段之外,赵洪涛另外还收获了长约五米直径在六七公分左右的木料,还有就是那盘综错杂的树根,也能随形雕琢出一件不错的工艺品。

    “方逸,这些黄花梨我可就交给你了啊……”赵洪涛一把拉住了方逸,说道:“除了那拐杖之外,其余的木料雕什么东西,都由你来决定……”

    “哎,赵哥,我可没答应你啊……”赵洪涛的话让方逸苦起了脸,帮他雕琢一两件小东西没关系,但是这么多的料子要是都交给方逸,那也够他忙活一段时间的了。

    “方逸,俗话能者多劳嘛,你就当是帮赵哥忙了……”赵洪涛一咬牙,说道:“我也不让你白跑这一趟,这些木料我只要那把拐杖和树根,其他的都是你的,怎么样?”

    “赵哥,您倒是真大方,把好东西都拿走了啊……”听到赵洪涛的话后,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

    虽然树干中出的黄花梨同样价值不菲,但无疑两段的木料是最好的,因为用黄花梨树根做出来的根雕和那拐杖一样,都是极为难得的,相反树干中间的料子,却是因为直径的原因,却是无法雕出随形的工艺品来。

    当然,值不值钱那是相对而言的,这棵树里面出的黄花梨料子,品质可是达到了紫油梨,四五米长的紫油梨料子也有几十斤重,按照现在市场的价格,就算是直接卖出去,也能卖上个几万块钱了,可见赵洪涛的手笔还是不小的。

    “方老弟,那些料子你要是不想要,可以卖给我啊……”阿宝不放过任何一个做生意的机会,这会却是又凑到了方逸的身旁。

    “宝哥,还是算了吧,我来这一趟,也不能没点收获吧……”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这些黄花梨是他分解出来的,方逸自然知道适合做些什么,中间的木料也有六七公分粗细,做些手把件还是不成问题的。

    “你们都有收获了,就我算是白来了啊……”方逸身旁的满军故意叫了声苦,他这一趟的花销可是不少,包里原本带来的十万块钱现金,现在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当然,满军喊出这句话只是在开玩笑,像赵洪涛这样的领导,平时可是想巴结也巴结不上的,这次满军在赵洪涛身上开销的这些钱,日后总是会有机会翻倍的赚回来的。

    “走,下山吃饭!”老顾大手一挥,开口说道:“今儿谁都别给我抢,能见识方老弟的这一手绝活,赌输了那也是值了……”

    原本老顾赌输了两棵树,心里还是有点郁闷的,但是当方逸出手之后,他的那点郁闷顿时烟消云散了,话说方逸那一手可不是杂技表演,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功夫,在外面花上几万块钱那也是见不到的。

    “嗯?这就走了?不是还有两棵树没赌吗?”听到老顾的招呼声,方逸不由愣了一下,不过这话他却是没有说出来,只是眼睛向那两棵树的地方瞄了一下。

    “顾老板,还有两棵树呢……”

    方逸的心里话自然有人帮他说出来的,在见到老顾招呼人要走,阿明顿时着急了,要知道,最后这两棵树可是阿明从自家院子里挖出来的,虽然根须齐全,但昨儿挖出来晾了一整天,再种下去那也是活不成的了。

    而且在看到赵洪涛赌出来的那些黄花梨,阿明心里也不是滋味,如果不是因为安排赌树,那两棵树他肯定会分解出来的,这价值十几万的东西,却是被人给捡了便宜。

    “二三十年的树,里面能出什么格?”

    老顾撇了撇嘴,说道:“你那树长得这么快,别是平时施了肥吧?这黄花梨树越是没养分的地方长得越是好,你剩下的那两棵树不赌也罢了……”

    说实话,老顾刚才嘴上说赌输了没什么,但心里还是有点不顺的,阿宝和阿明的一唱一和他早就觉察出来了,只是碍于和阿宝认识多年又是街坊的关系,这才没有撕破脸。

    当然,老顾心里还有一层顾忌,那就是他现在是身处苗寨之中的,老顾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跑过山货,知道苗人有许多超出常理的手段,是以虽然损失了点钱,但也不愿意和阿明翻脸。

    “顾老板,你不赌,不代表别人也不赌啊……”

    阿明的眼睛看向了赵洪涛,说道:“赵老板,您对这两棵树有没有什么兴趣啊?这两棵的树龄虽然不是很长,但也是我阿爸在二十多年前从石山上移种下来的,要不是今儿赌树,我都不会给挖出来的……”

    阿明倒没有欺骗赵洪涛等人,虽然在二三十年前的时候黄花梨树并不受人重视,价值也不是很高。

    但黄花梨的材质,本身却是打制家具的好材料,苗寨里的人习惯了移种一些树在自己的家里,早几年的时候有些苗人家里甚至有上百年的老树,只不过在最近几年都被砍掉卖钱了。

    “这个……”听到阿明的话,赵洪涛有些犹豫起来,他的观点和老顾是差不多的,都认为这两棵年份短的树里面不会有什么好料子,如果买下来的话,怕是只会白白扔掉六千块钱。

    “满哥,要不……你给买下来吧……”方逸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满哥你不是说这次来一点收获都没有吗?那就赌一次呗,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能赚一笔……”

    之前要是没有赵洪涛将他的那根料子送给方逸的事,方逸绝对会自己出手把那两棵树给赌下来的,不过有了赵洪涛的那些料子,方逸倒是不好意思再占这个便宜了。

    相反满军这次来琼省陪吃陪玩还承担了所有的开销,却是一点进账都没有,所以方逸说出这番话来,却是真想让满军赚些钱弥补一下他这一次的开支。

    “我给买下来?方逸,你小子怎么不买啊??”

    听到方逸的话后,满军差点没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谁都知道这两棵黄花梨树年份短出格的希望不大,他满军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承担这个风险啊?

    还有就是,满军并不是缺赌树的这六千块钱,关键是赌输了脸面也不好看啊,这等于里子面子全没了,满军才不会干这种出钱出力还不讨好的事情呢。

    “无量那个天尊,哥们这还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看到满军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方逸心里有些无奈,当下说道:“满哥,树没砍开,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说不定就会出些好料子呢,我要是给买下来了,你可别后悔……”

    “我……我……”

    满军刚想说不后悔的时候,却是突然想到自己认识方逸那么久,他不是那种无的放矢信口开河的人,所以方逸既然说出这番话来,想必里面有什么门道吧?

    “要不这样吧,满哥,咱们俩各出三千块钱,把这两棵树给买下来吧……”方逸原本想将这棵黄花梨推出去让满军吃独食的,但现在的情况却是自己要迫不得已的分上一杯羹了。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