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请帖
    “刘科长,是哪位找秦老的?”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时间,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推门走进了办公室,虽然眼睛盯着方逸和胖子看,但嘴上还是开口向那个中年人问了一句。? ? ?

    “哎呦,华处长,您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看到来人,原本嘴上叼着烟正和胖子侃大山的中年男人,连忙站了起来,几步就迎到了门口,开口说道:“华处长,就是这两位找秦老的,您看,我给送过去就行了,还劳烦您跑一趟……”

    虽然来人要比刘科长年轻好几岁,但刘科长的态度却是十分的恭谨,从那年轻人推开门之后,他的腰板就一直没挺直过,和刚才相比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孙老的高足,我当然要亲自过来迎接了……”

    被刘科长称作是华处长的年轻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但为人十分的成熟,在知道是方逸要找秦老之后,上前和方逸握了下手,只是看向方逸的眼神,却是有几分玩味。

    “不敢当,请问您是?”

    方逸伸手和那人握了一下,他的六识十分的敏感,隐隐从来人的态度上,察觉到了几分敌意,这让方逸十分的意外,因为他是第一次来到京城,也是第一次见到面前的这个人。

    “这是我们博物院文物修复专项组的华子易华处长,也是国内知名的文物修复专家……”没等那位华处长开口,刘科长就抢先出言介绍了起来,言语中那马屁拍的是啪啪响。

    “刘科长,要实事求是,我在修复小组里,只是个学生……”

    听到刘科长的话,华子易的脸色不由红了一下,因为他能当上修复专项组的副组长,主要是沾了自家老爷子的光。而且所谓的华处长也是虚职,只是因为专项组的副组长享受副处级待遇而已。

    “那是华处长您太谦虚了,咱博物院的博士里面,您可是最年轻的啊……”

    刘科长知道。华子易虽然年轻,但家世背景却是十分深厚的,他家老爷子以前就是博物院的副院长,和秦老搭档了几十年,有这样的背景关系在。华子易在这次专项组结束之后,肯定能落实了那副处长的实职。

    “我那博士还是在读的……”华子易也有点受不了刘科长的吹捧了,连忙说道:“秦老还在等着方先生呢,我先带他们过去了,刘科长您先忙……”

    “好,好,欢迎华处长经常来主持工作啊……”

    刘科长殷勤的将几人送到了门口,拉了一把落在后面的胖子,低声说道:“小兄弟,以后要是带人来博物院玩。给你刘哥打个电话就行,我让导游带你们转转……”

    “好,刘哥,得空咱们坐坐……”

    胖子虽然不明白刘科长为什么对自己和方逸那么热情,但他也是个自来熟的性子,当下点头答应了下来,而且还准备进一步和刘科长拉拉关系。

    其实胖子不知道是,虽然和金陵博物馆性质相同,但作为前朝皇帝居住的国家级博物院,根本就不是金陵博物馆能与之相比的。仅是门票收入,每年就要以十亿来计算,再加上周边的一些文化产业,收入高达数十亿之多。

    所以别看刘科长只是负责游客中心的一个小官员。但却是手握实权的,光是每年帮一些旅行社搞点打折门票,就足够他赚的盆满钵溢了,是以对于院内一些有关系的人,刘科长向来都是不敢得罪的,就是怕自己这肥差被人给抢走掉。

    而华子易正是在刘科长不敢得罪的人的范畴里面。更何况方逸和胖子还是来拜访秦老的,刘科长自然是想和他们拉拉关系交好一下了。

    “方逸,咱们都是年轻人,我就直接叫你名字了……”走出游客中心之后,华子易回了下头,说道:“以后来这里直接找我就行,你要是经常来的话,我给你办个出入证,这样也方便一些……”

    刚才刘科长和胖子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华子易听到了耳朵里,对于刘科长的心思,华子易自然是一清二楚的,不过对于刘科长的格局,华子易却是看不上眼。

    要知道,博物院每年几十亿的收入,除了上交国家财政一部分之外,还有一部分用于博物院的运转,剩余的绝大多数都划给了文物修复的项目,这里面的猫腻也是不少,所以对于那点小钱,华子易根本就看不上。

    就像是华子易的二叔,就开了一家古建修复和维护的公司,每年仅是承接京城的各种古建都忙的脚不沾地,而且在这一块领域上,华家是绝对的垄断,谁都插不进手去。

    “谢谢华哥,不过我最近两年应该还是呆在金陵,等来京城的时候再麻烦华哥了……”方逸的回答十分的客气,他和华子易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实在是不怎么知道对方的底细。

    “以后你就会经常呆在京城的,这里才是咱们国家的文化中心啊……”

    华子易很认真的打量了一眼方逸,开口说道:“也不知道孙老师为什么非要回金陵,他不光是金陵大学的教授,也是北大特聘的教授啊,真是搞不明白……”

    “老师是思乡了,俗话说叶落归根嘛……”

    方逸闻言笑了笑,他倒是不知道老师还是北大的教授,老师也从来都没有提过,不过方逸听老师说过,年龄越大就越想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京城虽好,总归差了那么一点家乡的感觉。

    “等有时间,我去金陵看望下孙老师……”华子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再也没有提这个话题,而是带着方逸和胖子进入到了内城里面。

    不过在穿过第一个大殿之后,华子易就带着两人进入到了一处挂着闲人免进的地方,走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时间,才在一处偌大的院子里停了下来。

    “这里以前是御书房,现在被改成了修复文物的地方……”

    华子易虽然年轻,开始的时候似乎对方逸还有点敌意,但却是并没有什么架子,一路走过来不断的向方逸和胖子介绍着各处建筑的历史,倒是让两人增长了不少的见识。

    “老师,我带方逸过来了……”走到一间敞开着的房门处,华子易对着里面喊了一声,他并没有进去,只是站在了外面。

    “嗯?稍微等一下,我处理完手上的活就出去……”屋子里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不过这一等,就足足让方逸等了差不多有四十分钟。

    “方逸,秦老就是这样子,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就没了时间了……”

    陪着方逸等在外面的华子易也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九月的天气温差还是比较大的,秋老虎的威力让站在屋外的华子易已经满头是汗了。

    “没事,华哥,要不然你先去旁边坐回?”以方逸的心性,别说等这么一会,就是让他等上一天,方逸也绝对不会露出一点急躁的表情来。

    “我还是陪着你吧……”华子易虽然早就有心到旁边去等,但是看到方逸神定气闲的样子,咬了咬牙又站住了。

    “你就是方逸吧?”

    又等了差不多十分钟,一个身材大约在一米七左右,腰板挺得笔直的老人,从那间屋子里走了出来,眼睛在胖子身上扫了一下之后,直接就看向了方逸。

    “秦老,我是方逸,受老师所托,前来给您送请帖的……”方逸向前走了一步,先是对秦老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拿出请帖,双手高举过头,恭恭敬敬的递向了秦海川。

    虽然和秦海川一起出来的还有三四个老人,但方逸从秦海川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久居上位的气势,知道说话的人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了。

    “哎呦,你说老孙,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弄这些老礼……”

    见到方逸的举动,秦海川顿时笑了起来,伸手将请帖拿在了手上,说道:“小方,事情呢,老孙电话里已经都给我说了,回去给老孙带个话,等到拜师仪式的时候,我一定会过去的……”

    --

    ps: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