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青铜烛台(上)
    “华哥,那些上当的人,就白吃亏了?”听完华子易的话后,胖子还是一脸的不忿,他其实并不关心旁人是否吃亏,但这事儿摊在自己身上,反正胖子是受不了的。?

    “吃一堑长一智,在古玩行当里,谁敢说自己没打过眼吃过药啊……”

    华子易说出来的话和方逸之前说的差不多,别说是胖子了,就是他这几年来在古玩市场淘弄物件,也是没少交学费的,胖子被忽悠的那四万块钱,还不够华子易所交学费的零头呢。

    “好吧,那这件事就先记下了,不过这个场子胖爷我早晚要找回来……”见到华子易也是如此说法,胖子算是死了心了,咬着牙说道:“吴天宝这个王八蛋不要犯在我手里,不然我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行了吧你,屁大点事就要生要死的……”

    方逸在胖子后脑勺上拍了一记,自己这哥们什么都挺好,就是小农意识太强,别说这四万块钱原本就是白手起家赚来的,就算亏到了本钱,也不至于要去和别人打生打死啊。

    方逸是修道之人,也看重“财侣法地”四个字,但他的做法是让钱为己所用,而不是被金钱所奴役,心性不会因为有钱而张狂,同样也不会因为没钱而失落。

    “胖子,这事儿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华子易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嗯?华哥,怎么转圜?”

    胖子闻言眼睛亮了一下,其实他之所以对这一次的事情表现的如此愤怒,不单单是因为损失了四万块钱,而是感觉自己有负方逸的信任,把事情给办砸了,所以才很急迫的想追讨回这笔钱来。

    “我认识吴天宝,相信他也会卖我几分面子,等会我去见他一下,把这件事说说。他应该可以把钱退还给你的,只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不能再追究下去了……”

    华子易很了解吴天宝的行事风格,那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近几年来他很少忽悠京城或者是周边的同行,而且遇到说合的人,只要面子够大,往往也会退还一部分或者是全部的钱款。

    华子易虽然和吴天宝没什么交情,但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呢。华家的子弟,秦海川的弟子,这两个身份没有一个是吴天宝能招惹得起的,所以华子易才有说出这番话的自信。

    当然,正如孙连达之前和方逸说的那样,要回胖子被骗的那笔钱,是这件事处理到最后的最佳结果,因为华子易给面子才会退回钱来,别人给了面子,不管是孙连达还是华子易。都是不能赶尽杀绝的。

    “行啊,那就……”听到华子易如此说,胖子当下就要答应下来,不过还没等他张嘴,就被方逸摆手拦了下来。

    “华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这个跟头,我们认栽了……”

    方逸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只是要回这笔钱,我老师出面也可以。不过我想让胖子把这事儿当做是一个教训,这要是不花钱买的教训,我怕他记得不牢靠……”

    刚才华子易说话的时候,眼睛可是看向方逸的。所以方逸知道,胖子要是点了头,那华子易的这个人情,可就要落到自己身上了,为了四万块钱欠个人情,方逸觉得并不值得。

    道家看重因果。凡事有因必有果,如果方逸欠下了这个人情,那他也就和华子易有了因果,对于身在现代社会思维还深受道家影响的方逸而言,这种相欠与人的因果关系,最好还是不要结下。

    “好吧,这事儿随你们……”听到方逸的话后,华子易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他帮胖子是看方逸的面子,方逸既然不同意,华子易自然也不会上赶着去帮他办这件事的。

    “奶奶的,这个教训可真贵啊……”胖子此时真是欲哭无泪了,他相信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忘掉这次吃药的经历。

    “走吧,咱们进去转转……”

    方逸可没心思去关心胖子的心路历程,当下拉着柏初夏走进了潘家园,眼前的这个古玩市场,显然和金陵有着很大的区别,对于方逸来说也是一次陌生的体验。

    潘家园旧货市场,分为了三个不同的区域,进门靠右手边的地方,全部都是地摊,铺上一张破布就是一个摊位,上面放着各种古玩杂项,几乎所有类别的物件,在这边都能找得到。

    而在旧货市场的左手边,则是搭着几个占地颇广的大棚,在棚子底下则是很多排长长的铺位,这些铺位大多都是批文玩的,像是星月金刚核桃这一类的物件,在这里是随处可见。

    租个一两平方的铺位就是一个商家,整个市场下来,怕是有上千个商家也不止,场面十分的宏大,到处都充斥着各种询价和交易的声音,相比古玩摊子却是要热闹了许多。

    而潘家园旧货市场的第三个区域,则就是那些有店铺的商家了,沿着整个市场一圈都是店铺,在隔离古玩地摊和摊位的中间,还修建有几排店铺,这些店铺内的商家,才是市场内最具实力的。

    就像是骗了胖子的吴天宝,他在潘家园一进门左手处的地方,就租赁了两店面积不小的店铺,他将两间店铺给打通了,经营着文房四宝字画陶瓷,甚至连青铜器都能见到不少,货物很是齐全。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方逸进入旧货市场之后,就往那些摆地摊的地方走了过去,这里正好是和吴天宝店铺相反的位置,倒是不虞胖子碰上那个他最不想见的家伙。

    “方逸,这里大多都是些赝品假货,没什么好东西的……”见到方逸兴致勃勃的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看过去,华子易开始没说什么,不过一个多小时之后,他就有点不耐烦了。

    正蹲在一个卖各种青铜器的摊位前和老板闲聊的方逸,抬头笑着说道:“华哥,淘宝捡漏嘛,总是要有些耐心的……”

    “在这种地方,你还想捡漏?”

    听到方逸的话,华子易顿时感觉有些哭笑不得,为什么潘家园叫旧货市场而不叫古玩市场,原因就在于在这个地方,你想淘弄几个有几十年历史的旧货可以,但是想捡漏古玩,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和八十年代即使是仿品那也是老物件不同,现在的古玩市场基本上全是现代的仿品赝品,都是些华而不实徒有其表的东西。

    所以在华子鱼看来,这些地方与其说是叫古玩市场,倒是不如叫成工艺品市场更加合适,别说这些地摊上做旧的东西了,就是四周的那些店铺里,也没有几件真东西。

    真正的古玩,早都被那些古玩商人们给藏在了家里,只有约好客户之后,他们才会把家里的真物件给拿出来的,像是面前这些熙熙攘攘的游客,也就是凑个热闹买点纪念品什么的,压根就不可能在这里能捡到漏。

    像是华子易他们这些玩古董的人,定期都会有一些聚会,各人将手里的藏品拿出来供大家观赏,如果某人对某物有兴趣,就可以进行商讨,或是以物易物或是用钱购买,真正的古董交易,都是在这种场合内达成的。

    “华哥,说不定就能淘弄到什么好东西呢……”方逸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对那个六十来岁的摊位老板说道:“大爷,您这个烛台怎么卖啊?这玩意儿有什么说法没?”

    方逸拿起来的是一个青铜象烛台,整个烛台高约三十公分,空心实底,在烛台底部基座的地方,有一个制作的惟妙惟肖的大象头部,象耳外翻,象鼻翘起,工艺十分的精湛。

    而在烛台的表面上,则布满了青铜锈斑,有些地方还能看到泥土残留的痕迹,总是一眼看上去,非常像是有传承的老东西,当然,最少汉代以前的象烛台摆在地摊上卖,也会给人一眼看假的感觉。

    --

    ps:月票推荐票,有啥要啥,这个真不挑。。。(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