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玳瑁如意(上)
    “我说,你小子竟然还能吃得下去?”

    坐在方逸的房间里,胖子正瞠目结舌的看着司元杰,后者其实也没干什么,只是撕开一包密封装的全聚德的鸭子,三五口就将鸭肉连带着骨头都嚼碎咽进了肚子里。

    “嗯,还能吃两袋……”

    司元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当时方逸进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他可是跟在旁边的,这一袋鸭子就要六十八块钱,自己这一会吃了三袋,小两百块钱已经吃进了肚子。

    “你……你这肚子也不难受吗?”胖子的眼睛盯着司元杰的肚子,但是从外表上看,司元杰的肚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稍微有一点点的隆起。

    “不难受,一会就消化了……”司元杰摇了摇头。

    “晚饭你就吃掉了一只整羊,现在又是三只鸭子,你……你才是真正的饭桶啊!”

    胖子之下是心服口服了,虽然晚上的那只烤全羊去掉骨头什么的,纯羊肉最多也就是七八斤的样子,但正常人又有几个能一口气吃下去七八斤羊肉的?

    “我有好几个月都没怎么吃过肉了……”

    司元杰也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五六个人才点了一只羊,但是当司元杰展现了自己的胃口之后,请客的王松不得已又让饭店多烤了一只,多烤的那一只,也有近半都落入了司元杰的肚子里。

    不过饭局散了之后,方逸不知道出于什么打算,让华子易将柏初夏开车送了回去,而他则是带着胖子和司元杰去到超市采购了一堆吃的东西,这才回到了招待所。

    直到这会,胖子才算是明白方逸为什么去超市买东西,因为他们哥几个回来还没有半个小时,司元杰的肚子就又饿了起来,于是就有了眼前的这一出。

    “你这种吃法,再有钱也得被吃成穷光蛋啊……”胖子咂吧了下嘴。好奇的说道:“司元杰,你小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把家里给吃穷了,实在没有办法才跑出来的?”

    “我家里在农村。本来就没什么钱……”司元杰撇了撇嘴,说道:“今儿吃了你们一顿饭,以后等我有钱了,一定请你们吃回来,我司家是不会欠别人什么的……”

    “就你这样。连身份证都没有,工作也找不到,还能赚到钱?”对于碰到了比自己还能吃的人,胖子很是不忿,一直在出言打击着司元杰。

    “我有钱……”司元杰今年刚十八岁,也就是个大孩子,被胖子这么一激,当即受不了了,伸手拿过了自己的背包,从里面取出来一个古色古香的木盒。

    “这东西是我太爷爷留下来的。我爷爷说很值钱,等我卖掉这个,就有钱了……”司元杰很认真的说道。

    “那个吴天宝,就是因为这东西打你的吧?”一直没说话的方逸抬头看了一眼木盒,开口问道。

    “嗯,他说我这东西是假的,想拿两百块钱就买走……”

    司元杰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色,要不是爷爷教他练武时一直告诫他不能和普通人动手,司元杰今儿一定会把那个吴天宝和他的狗腿子打的跪地不起的。

    “哎,这是什么宝贝。拿给我看看……”胖子好奇的看着木盒,伸手就抓了过去。

    “胖子,懂点规矩,想上手也要主人同意……”还没等胖子的手摸到木盒。冷不防就被方逸的一根手指在手背上弹了一下,疼的他呲牙咧嘴的连忙把手缩了回去。

    “方哥,没事的,给胖哥看看呗……”

    在一起呆了下午的时间,司元杰和胖子也很熟悉了,知道这人虽然说话口无遮掩。但心眼却是极好的,那几袋全聚德的鸭子都是他从货架上拿下里的。

    不过司元杰不知道的是,胖子买那鸭子纯粹是给自个儿准备的,这会见到司元杰连吃了三袋,胖子正心疼呢,恨不得将那超市袋子里剩下的食物全都拎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你把东西放在桌子上,让他自己拿吧……”

    方逸并不知道司元杰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不过按照古玩行的规矩,在看别人物件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手手相传,因为这样如果打碎了东西,是要承担责任的。

    “哦,好!”司元杰不是古玩行的人,不过今儿跟了方逸一下午,他对方逸却是十分的信服,听到方逸的话后,将那长条形的木盒摆在了桌子上。

    “恩?是个如意啊?”

    当胖子打开了木盒,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眉头不由挑了一下,将东西拿起来之后,开口说道:“这玩意儿是什么材质的啊?看着像是塑料的,不过拿在手上却是感觉和塑料不大一样……”

    “我也不大懂,爷爷就是说这东西挺值钱的……”

    司元杰摇了摇头,这玩意儿虽然是他家传的东西,但是从司元杰的爷爷就说不清楚这个是个什么东西,只知道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听说是司家这一脉的祖师传给他们的。

    “司元杰,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啊?”胖子嘿嘿一笑,他虽然对古玩了解的不多,但还真是知道这东西,在金陵古玩市场的时候,他专门还向人请教过。

    “如意啊……”司元杰开口说道。

    “嗯?你知道?知道你还说不懂?”胖子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处,空落落的心里很是难受。

    “我不知道,你不是刚说这东西叫如意吗?”司元杰看向胖子的眼神透着一丝古怪,他感觉这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自己刚说完的话就忘记了。

    “我是说过这东西叫如意,但是你知道如意是什么吗?”看着司元杰鄙视自己的小眼神,胖子快要疯掉了,怎么说他也是做着十万起步价生意的大老板,哪能被司元杰这三无人员看不起啊。

    “不知道……”这次司元杰老老实实的说道,他是真不知道如意是什么。

    “听好了,让我告诉你什么叫如意……”

    胖子得意的清了下嗓子,说道:“如意这东西,在古代的时候有个雅号,叫做不求人,上至帝王将相,下到平民百姓,都能用得到这玩意儿,在古代是很常见的东西,算不得什么宝贝……”

    像自己手中的如意,胖子在金陵古玩市场见得多了,贵的也就是三五百,便宜的二三十块钱也能买得到,是以胖子一直以为这东西就是变相的痒痒挠,只不过却又没有痒痒挠好使。

    “胖子,你听谁说的这一套啊?”旁边的方逸忽然插口问了一句。

    “就是咱们古玩市场那个卖杂项的老赵啊……”胖子说道:“他摊位上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了,我没事就爱听他说故事,这东西叫不求人就是他告诉我的……”

    “老赵也就是一瓶子水不满,半瓶子水晃悠的水平……”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说道:“这东西最初是叫不求人不假,甚至最早出现在战国时,还曾经叫过搔杖,是专门用来挠痒痒的,不过如意虽然脱胎于痒痒挠,但后面的作用却是改变了……”

    “方哥,你……你说这东西是痒痒挠?”

    胖子说不求人司元杰听不懂,但是听到痒痒挠三个字,他的眼睛顿时瞪了起来,痒痒挠不就是挠痒痒的玩意吗?在农村随便找根竹子自己就做了,根本就不值什么钱。

    “这个叫如意,不是痒痒挠……”方逸有些无奈的瞪了胖子一眼,要不是胖子胡乱解说,自己就不用再费这一番口舌了。(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