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关外第一高手
    
“这人年龄倒不是很大,今年应该是四十岁上下吧……”

    满军开口说道:“但是姚大忠在倒斗这个行当里出道很早,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他就带着一帮人干这一行了,到现在差不多已经二十年了,手上所挖的古墓,少说也有千儿八百座了……”

    “这么多?”

    方逸被满军的话给吓了一跳,他曾经听师父说过,有些人一辈子能盗三五十个大墓,那就算是这一行当的翘楚人物了,这姚大忠盗掘了上千座墓葬,那岂不是这行当里的祖师爷了吗?

    “我说的可能还是少的呢,反正就从来都没见他手上缺过货……”

    满军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人胆大包天,在当地盗完墓之后,喜欢就地处理手上的东西,我这次原本是想去捡个漏的,谁知道姓姚的东西还没拿出来,我的钱就输光了……”

    “姚大忠还有这癖好,喜欢在赌场卖东西?”

    方逸今儿还真算是长见识了,在他看来,那些挖坟盗墓的人一般都是见不得光的,像上次那疑似豫省八爷背景的公司开拍卖会都算是比较招摇的人,居然还有人在赌场里面卖文物,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不是喜欢在赌场卖东西,他是喜欢赌钱……”满军苦笑了一声,将姚大忠这个人给方逸仔细介绍了一番。

    姚大忠的籍贯没有谁知道是在哪里的,但是他专业盗墓二十年,在行内闯下了“关外第一高手”和盗墓界“祖师爷”的名头。

    传说姚大忠会看风水和墓葬的方位,这一手绝活是父亲传给下来的,而姚大忠的祖上,相传是汉末三国时专门为曹操筹集军饷的摸金校尉,千百年传承有序的继承了下来。

    “哎呦,那这人和胖子有关系啊……”听满军说到这里,方逸不由笑了起来。

    “和胖子有关系?方逸,你别吓我。那帮子人可都不是善茬,他们和胖子有什么关系?”

    方逸话声未落,满军脸上就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他虽然敢买姚大忠手上的东西。但却不敢和这帮子人有什么牵扯,因为盗墓团伙是最容易发生内讧的,个个心狠手辣,基本上每个人手上都有几条人命。

    “胖子说他的是曹操的后人,整天想着要挖祖宗的墓。他要是碰上那姚大忠,岂不是一拍即合吗?”

    看到满军紧张的样子,方逸嘿嘿笑了起来,他可是没少听胖子给他摆家谱,但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家谱,却是在几年前被一把火给烧掉了。

    “那小胖子的话,你也信啊……”听到是这么回事,满军顿时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胖子和那帮子人有什么关系。

    “开个玩笑,满哥。你继续说……”方逸说这话的确是调节下气氛,这会满军的样子,已经要比刚进包厢的时候放松多了。

    “姚大忠是不是摸金校尉的传人我不知道,不过这个姚大忠确实是有些本事的……”

    满军接着说道:“听说但凡是被他看中的墓葬,几乎没有一次是空手而归的,他早年卖的东西多是红山文化里的文物,拿出手的全都是价值不菲的精品……”

    满军说到这里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屋门处,压低了几分声音,伸出了三根手指。说道:“我四五年前从他那里买过一块红山玉璧,去年出的手,赚了这个数……”

    “三十万?”方逸问道。

    “没错,我买的时候才花了一万二。那姚大忠手上好东西真是不少的……”

    满军点了点头,虽然说买卖文物也是违法的,但是干古玩这一行的,常年在河边走,那鞋子基本上都是湿的,要是仅靠着传承下来的那行文物。恐怕百分之九十九的古玩店,都可以关门大吉了。

    “妈的,姓姚的这几年名气大了,脾气也大不少,他的货现在很难拿得到了……”满军有些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要不是因为这样,他何至于会跑到赌场里面去买姚大忠的货呢。

    随着名气的增大,不单是盗墓圈子里的人,就是古玩行的人也将他的本事传得神乎其神,传说姚大忠会夜看天象,能根据星斗的位置、手中的罗盘,在方圆百里内确定一块墓穴的位置。

    再加上姚大忠盗墓,次次都是贼不走空,所以他的东西在行内很抢手,而姚大忠做事情也变得谨小慎微起来,基本上只对几个人出货,以前拿过他散货的那些关系,全都被姚大忠给断掉了。

    “会夜观天象?他真的会看风水吗?”听到满军的话,方逸微微愣了一下,他知道古人看风水,的确是有夜观天象一说,而罗盘也是必不可少的装备。

    风水一说,其实最早也是源于道家,方逸就精通此道,不过风水勘测和占卜算卦,都是泄露天机的事情,靠此为生的人,不是命运多舛就是五弊三缺的命格,少有人能得善终的。

    所以方逸虽然有时也会给人看些面相,但都是点到为止,基本上没有帮人转过运,因为他知道,窥探天机改变事物运行的规则,是要遭到上天惩罚的,道家原本就是修仙道之人,方逸对此是深信不疑的。

    “听说是会,不过咱们这圈子很多事情是传闻,真会还是假会,这谁都不知道的……”满军虽然和姚大忠打过两次交道,但对于姚大忠并不了解,事实上干姚大忠这一行的,除了父母兄弟之外,是谁都信不过的。

    “哎,我和你扯这么多没用的干什么啊……”满军忽然一拍脑袋,他是想向方逸倾诉下自己输钱的事情,怎么着就和方逸聊起了姚大忠啊。

    “得,说有用的,你继续说……”方逸在一旁笑了起来,他故意东扯西聊的,就是想分散一下满军的注意力,这一天输了一百多万,以满军的性子没崩溃都算是好的了。

    “妈的,还得说姓姚的,这事儿绕不过去他啊……”

    满军没好气的说道:“姚大忠这人没啥毛病,但就是一点,特别的爱赌,而且赌的非常大,不说国外的赌场,咱们国内各地的赌场,这小子基本上全都去过……”

    原来,除了什么“关外第一高手”和“祖师爷”之外,姚大忠在圈子里还有个外号,那就是叫做“老败家”。

    之所以有这么个外号,却是因为姚大忠此人嗜赌如命,在现在有个身家百万都能称得上是大富翁的年头,他往往一场赌下来的输赢就是好几百万,有几次甚至达到了千万以上。

    俗话说十赌九输,姚大忠只是嗜赌,并不代表他的赌术很高明,所以在赌场里基本上是输多赢少,有时输红了眼,姚大忠就会直接拿出刚从古墓里盗出来的东西,将其放在赌场抵押。

    这赌场也是捞偏门的地方,有的赌场会要他抵押的东西,但有的赌场却是不想沾这个。

    遇到这样的场子时,姚大忠就会将手上的文物甩卖给赌客,原本值一两百万的东西他只要个四五十万万元,有时候甚至直接以十万八万一件的价格当场卖掉或者是抵押给朋友,却是从来都没听说他从谁手上赎回去过。

    价值一两百的东西,四五十万就能买到,这也使得姚大忠每次去赌场,赌场内的古玩商就会一下子变得多了起来,像是姚大忠在冀省赌场赌的时候,他那一桌子六个人里面,倒是有四个都是古玩商人。

    满军之所以带着现金去赌场,其实就是想去捡这个漏的,但是满军怎么都没能想到,昨儿姚大忠的手气很顺,不但没输还赢了几十万,反倒是他大败亏输,连购买商铺的钱也都赔进去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