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9.第289章 二十一点(下)
    “老哥,不好意思啊……”满军有些歉意的向旁边那人说道,虽然输赢自负,这事儿怪不得他,但别人押在他牌上输了钱,满军还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br></br>“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从头到尾又没摸过牌……”</br></br>中年人倒是挺想得开的,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还是别押你了,要是连带着把你的手气给砸下去,那反倒是我不好意思了……”</br></br>经常赌钱的人,都是有些迷信心理的,就像是这个中年人说的那样,有些人原本赢着钱,但是被外人一搀和就变得输钱了,按照他们的话说,这就是押注那人有晦气,会冲掉自己的财气的。</br></br>“没事,老哥您要愿意,继续押就行……”</br></br>满军连忙摆了摆手,他心里虽然也有那种想法,但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来的,话说来这里赌钱的人,都是有可能发展成为他的大客户的。</br></br>“不用了,我还是押自己吧……”这一把牌,中年人押的两副牌都输掉了,不过紧接着的一把,他在自己的投注区上又放了五十万的筹码。</br></br>“方逸,咱们押多少啊?”满军这会也赢了有二十万了,心里反倒是有些患得患失了,居然向方逸这么个菜鸟问了起来。

    </br></br>“我押五万……”方逸拿出一枚五万的筹码,放在了赌桌的投注区内。</br></br>“好,我也跟着你押五万……”满军咬了咬牙,数了五枚一万的筹码放了上去。</br></br>“十九点,不要了……”</br></br>说起来满军上一把牌虽然输了,但是他这连着几把牌的牌面都不小,没有一次是在十七点以下的,这一把十九点,赢钱的面又是比较大的了。</br></br>果然,庄家在十五点的牌面下,又要了一张牌,却是给了个十点,如此一来变成二十五点爆掉了,方逸和满军又是各赢了五万块钱的筹码。</br></br>“赢了三十三万了……”方逸算了一下,去掉本钱,自己居然已经赢了三十多万了,这几乎就是一套商铺钱了。

    </br></br>像方逸这种对钱不是很有概念的人,也忍不住有些震惊,他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会有人沉迷于赌博当中了,因为这钱来的实在是太快了,在不用任何的劳动,没有任何的付出下,几十万就到手了,一般人还真是无法抵御得住这种诱惑。</br></br>“你小子真是旺我啊……”见到这一把又赢了,满军兴奋的差点没拍大腿,他感觉今天带方逸来赌场的这个决定,真的是英明无比。</br></br>“是满哥你自己手气旺……”</br></br>听到满军的话,方逸不由笑了起来,正想继续说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先生,请问您喝点什么?这里有红茶咖啡和牛奶……”</br></br>“要钱吗?”</br></br>个托盘端到了自己面前,方逸顺口问了一句,不过当他的眼睛着托盘的女人时,却是被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抬手将托盘给打翻掉。</br></br>别误会,方逸并不认识端托盘的女人,实在是这个女人穿的太少了,胸前与其说是戴了个胸罩,还不如说就是个布条,根本就勒不住那两团软肉,几乎全部都露在了外面。</br></br>而这个年轻女孩的下面也没穿多少,只是一条黑色的内裤,而且还是蕾丝边的,整个人几乎就等于是没穿衣服,逸这从小修道的人,都感觉到浑身燥热了起来。

    </br></br>“先生,不要钱,饮料全部都是免费的……”逸一脸局促的样子,那女孩不由笑了起来,端着托盘的手往下放了放,却是愈发将****给露了出来。</br></br>“我……我要杯红茶就好了……”</br></br>方逸感觉自己的脸红了,在心里暗道,怪不得师父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呢,自己的这定力要是稍差一点,那还真不是要被这女人给吃下去?</br></br>“给我杯咖啡……”</br></br>满军抬手从托盘上拿了一倍咖啡,不过对于端盘子的女孩却是眼,而坐在旁边的中年男人也要了杯咖啡,但是同样没孩一眼。</br></br>“满哥,这……这里的服务员都不带穿衣服的啊?”</br></br>方逸端着红茶,往四周打量了一下才发现,原来端着托盘的女孩并不是只有一个,而是最少有十多个,几乎每个人都穿的极少,而且个个都是身材高挑相貌姣好的女孩。</br></br>“先押注,先押注再说……”</br></br>满军抬头逸一眼,虽然黄赌向来都是不分家的,但是在赌徒眼里,这些扑克牌要比女人更加有诱惑力,只有在赌场上赢了钱不赌了或者是输红了眼之后,赌徒们往往才会找女人去发泄。</br></br>“满哥,我不赌了……”</br></br>方逸摇了摇头,今儿他已经赢了三十多万,差不多是一套商铺的钱了,方逸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能把两套商铺的钱都给赢过来,更重要的是,方逸发现满军的气运,似乎没有之前那样旺盛了。

    </br></br>“不赌了?”对于方逸的决定,满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会可正是赢钱的时候啊,当下对荷官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这一把也不下注。</br></br>“你小子怎么了?”</br></br>满军回过头来,很认真的对方逸说道:“是不是些女人了?你要是想和他们发生点什么,我帮你安排就好,到时候你把手上的号牌给她们就行,不用给钱的……”</br></br>“我们?”方逸闻言愣了一下,继而苦笑了一声,说道:“满哥,没有的事,你又不是没见过初夏,我怎么可能们啊……”</br></br>听到满军的话,方逸算是明白了,敢情这些女人穿的这么暴露,就是在吸引男人和她们发生点什么,不过唯一让方逸不解的是,为什么不用给钱呢?话说胖子钻小发廊啥都没办成还花了一百块钱呢。</br></br>“那可不一样,家花哪有野花香啊……”</br></br>满军的笑容有些猥琐,他在外面走南闯北的做了十多年的生意,自制力还算是比较不错的,唯一干出的对不起老婆的事情,就是在这个度假村里,不单单是因为这些女孩年轻漂亮,而是很多男人在赌博之后,不管输赢,都是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br></br>“满哥,我对这个没兴趣……”方逸摇了摇头,在满军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说道:“满哥,你继续玩吧,我好了,再玩一会咱们去吃点东西去吧……”</br></br>“行,这会手气好,我再玩几把……”</br></br>满军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数出了十枚一万的筹码放了下去,二十一点虽然没有百家乐那些什么庄赢押庄闲赢押闲的说法,但手气好自然是要加注的。</br></br>或许是气运还在,满军在随后的一个多小时里面,总是赢多输少,兜里那些一万的筹码全部都变成了五万十万的筹码,在面前摞起了厚厚的一叠,眼瞅着竟然有一百万出头了。

    </br></br>ok/html/32/32628/。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