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抵押(中)
    “这东西真不值什么钱……”

    看到方逸的举动,姚大忠感觉有些好笑,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几分声音说道;“我当年在龙虎山掏了个墓,听说还是个什么天师的,但墓里面却是穷的很,要不是出来的时候踩到了这玩意,那次就是白跑一趟了……”

    姚大忠之所以整天戴着这枚戒指,就是考虑到这玩意儿是天师墓中得来的,以他的职业戴着这东西,多少能起到点辟邪的作用,还别说,姚大忠下墓无数,还真的没遇到过什么古怪东西。∮,

    至于这枚戒指,除了姚大忠搞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材质做出来的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按照姚大忠对手下的说法,这世上本无鬼,世人戴这些东西,都只不过是为了求个心安而已。

    所以拿了方逸十万块钱只给了这么个戒指,姚大忠心里还感觉有点儿不好意思,当下开口说道:“老弟,你留个地址,等回头我回去了,给你寻摸个好东西让人送过去……”

    “姚大哥,我这人做过几天道士,所以对这阴阳图案特别感兴趣,这东西就挺好……”

    方逸笑了笑,拿着戒指往自己手上套了一下,发现正好能戴在中指上面,不由笑道:“姚大哥,戴着正合适,我就不客气了啊,您回头要是还缺钱,给我打个招呼就行……”

    “一个小玩意而已,和我客气什么……”

    姚大忠随意的摆了摆手,他知道方逸这话不是在吹牛,因为之前蓝莲张口要借给方逸一千万的话,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大忠,咱们要不要写个东西啊?”装筹码和装玉的箱子在易手之后。满军笑眯眯的说道。

    “写什么东西啊,怎么着满哥,日后我拿钱还能赎不回来这东西吗?”听到满军的话,姚大忠的眼睛不由眯缝了起来,不过方逸还是看出了姚大忠眼底深处的那一抹凶光。

    “哪里话啊,大忠。回头你赢了我就把东西给你,也别说什么九出十三归了,你看行不行?”满军像是没看到姚大忠的眼神一般,用手拍了下姚大忠的肩膀,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话说的敞亮,满哥,走,咱们一起去赌两手?”

    用那一套玉抵押来了三百多万,姚大忠自然是想要去翻本了。和满军话里有话的说了几句之后,就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那封台的时间可是差不多要到了。

    “大忠,你满哥手上可是没钱了,要不这样,我去给你助威……”

    听到姚大忠的话,满军不由苦笑了起来,他倒是也想上去赌两把。可是现在身上连一万的筹码都找不出来一个了,他拿什么去赌啊。

    “好。借你满哥的运气用一下,咱们今儿来个绝地反击,把输出去的钱再给赢回来……”为了保持老大的威严,姚大忠平时在他的集团里基本上没什么话,惟独到了赌场之后像个话唠,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方逸。一起去吗?”

    满军看着用手指摩挲着那枚戒指的反应,心中不由动了一下,以他对方逸的了解,那绝对是个贼不走空的主,每次出手都必有收获。能被方逸如此看重的东西,十有**就是个宝贝。

    “去啊,咱们给姚大哥助助威……”

    方逸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对这戒指的看重,估计会让旁人有些什么想法,但方逸也无所谓,因为这戒指就连他都看不透,更不要说是其他人了。

    “开台,开台,我又回来了……”

    赌场并不大,姚大忠的嚷嚷声,很快就吸引了众多赌客的目光,很多人在赌完手中的牌局后,都纷纷的围了过来,要知道,在这个赌场里,一掷千万的赌局也不是经常能见得到的。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押庄还是押闲?”一直等在赌桌边的荷官,掀起了盖住上副牌的赌具,将已经废掉的牌给收了起来。

    “押闲,我还就不信了,连出了十二把庄,第十三把还会是庄?”姚大忠猛的拍了一下赌桌,将箱子里三百多万的筹码都倒在了桌子上,说道:“三百四十万,全都押在闲上面……”

    姚大忠的赌性真的很重,他这一把就将刚才抵押和卖出去随身玩意儿的钱,全部都给押了上去,可以说,这一把姚大忠要是输掉的话,那他真的是血本无归了。

    “赢,赢,一定要赢……”

    在姚大忠下注之后,满军却是在旁边念叨了起来,不过他念叨的话让方逸很是奇怪,按理说满军不是希望姚大忠输掉?姚大忠只有输掉,才不会用筹码去赎回抵押在满军那里的东西。

    “满哥,你是不是说反了啊?”趁着姚大忠叫嚷着让荷官发牌的功夫,方逸低声问了一句。

    “没反,我就是希望他赢……”

    满军看了一眼姚大忠,微不可查的往后退了一步,声音更小的说道:“他要是输了这三百多万,说不定以后找到卖家之后,就会让别人拿钱来赎东西,只有他赢了,这东西才能是我的……”

    对于姚大忠这个人,满军是知之甚深的,能在盗墓行当里混到祖师爷的名头,姚大忠绝不像他今天这赌场表现的这般人畜无害,别的不说,姚大忠手上的人命,怕是就不止一条。

    所以指望姚大忠输钱还不起,而拿下这套玉器,还是有些隐患的,很了解姚大忠脾性的满军,就是想要把这个隐患给消除掉。

    “顶,顶,顶啊!”

    满军在小声给方逸解释缘由的时候,姚大忠那边已经燃起来了,这看似挺斯文的哥们,此刻却是站起了身子,一只脚踩在椅子上,躬着腰在使劲的搓着手上的扑克牌,那造型怕是一般练瑜伽的人都摆不出来。

    “顶出来了,哈哈哈,八点对六点,闲赢,我赢了!”忽然,姚大忠右手猛地一翻,将底牌给亮了出来,要知道,刚才押下去了那三百多万,姚大忠也是承受了很大压力的。

    “妈的,老子还就不信自己能倒霉一夜……”看到堆在身前的筹码,虽然距离自己输出去的钱还差很多,但姚大忠还是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