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谁这么有礼貌?
    

    “滕子,你没事吧……”

    见到滕子摔倒,旁边的耗子连忙伸手拉了他一下,只不过就在此时,耗子也是感觉脚下一绊,没能把滕子拉起来不说,自个儿也是迎面扑到在了地上。n∈n∈,

    “别嚷嚷,要把人吓跑了,光哥饶不了咱们……”

    听到耗子口子发出的呼痛声,滕子连忙躺在地上踹了他一脚,话说他们都是乡下出来的,个个皮粗肉糙,摔上那么一跤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妈的,没见到有东西啊,怎么就绊倒了?”

    耗子回头往脚下一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在他身周四五米的地面上,除了有一棵齐腰粗的杨树之外,连杂草都见不到几根,这一跤摔的实在是有点儿古怪。

    “不知道怎么回事,咱们的手电呢?”

    滕子揉了下腿站起身来,训练场这边原本就是一块荒地,场地内拉有电线灯光,但外面却是有些昏暗,基本上三四米外的情形就看不清楚了。

    刚才这一跤,摔的手电筒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眼前漆黑一片,听着远处风吹动草丛发出的沙沙声,让滕子和耗子的胆气不由为之一弱。

    “滕子,你……你说,咱们这是不是遇到什么邪**了?”

    耗子的胆子要比滕子小得多,被一阵凉风吹到脸上之后,说话的声音有带着颤抖了,“滕子,我……我听说这边以前就是个刑场,要不然这块地也不会这么便宜就卖给光哥他们的,咱……咱们是不是遇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了?”

    农村长大的孩子,对于这些神啊鬼啊之类的事情,是特别相信的,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耗子的话说得胆子一向很大的滕子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中生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小子少胡咧咧……”

    滕子看到地上掉着自己拿出来的电警棍,连忙弯腰给拾了起来。只是正当他想要站直身体的时候,却是发现脑袋一沉,整个人就重重的趴倒在了地上。

    “滕子,你……你怎么了?”

    原本胆子就小的耗子见到这一幕。吓得就要大声喊出来,不过声音还没出口,他只感觉喉咙处突然传来一股大力,掐的他再也无法发出声音。

    “大仙莫怪,各路大仙莫怪……”

    耗子双膝一软。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他发现自己跪下之后,被人掐着的喉咙顿时一松,耗子连忙对着地面磕起头来,口中不断念叨着:“小子无意打扰,各路神仙莫怪,小子回去就给各位供上香火……”

    “你们抓来的那两个人呢?”一个听在耗子耳朵里有些阴冷的声音,从他身后响了起来。

    “都……都在里面呢,大仙你莫非是来找他们的?”

    耗子听到问的是抓来的那两人,心里又是一松。连忙说道:“大仙,那两个人都在器械库房里呢,您要是想报仇报怨,去哪里找他们就行……”

    “你们有几个人?”身后又是一声问话传来。

    “六……不,七……七个人……”

    耗子刚才被吓的差点魂魄出窍,哪里还记得他们有几个人啊,好不容易掰着手指头给算清楚了,这头脑一清明,耗子顿时感觉有些不对,以神仙鬼怪的本事。还用管得着他们有几个人吗?

    “咦,不对啊,你……你是?”想到这里,耗子连忙回头看去。只不过他脑袋还没完全转过去,脖颈处就感觉一酸,原本跪着的身体,瞬间瘫软在了地上。

    “就这么几个人,也能让胖子栽跟头?”

    看着脚下躺着的两个人,方逸摇了摇头。从小和胖子一起长大,方逸对他的战斗力还是很了解的,像耗子和滕子这样的角色,胖子一个人对付五六个完全没压力的。

    “得,还是先进去看看吧……”方逸想了一下之后,伸手在地上两人的脖颈处用力按了一下,如此一来,就算是打雷下雨,两人不睡到明儿上午也是无法醒转过来的。

    “这里就是库房?”

    来到铁丝网拉着的围墙边,方逸轻轻一跃就跳了进去,循着灯光找了过去,不过方逸发现,这间亮着灯的屋子分为里外好几间,那个耗子所说的库房,应该是里面的房间。

    “外面有两个人,里面有四个,还少了一个人啊……”方逸耳朵一动,眼睛飘忽向了大门的位置,他看到一个人正对着棵树撒尿呢,身形一晃,方逸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这人的身后。

    “爽啊……”打了个哆嗦,撒尿的哥们正准备提上裤子的时候,忽然感觉脖子后面一凉,浑身顿时失去了力气,意识也逐渐从脑海中消散掉了。

    “光哥,那家伙到底是来不来的啊?”

    方逸在外面解决着另外几个人,等在屋里的华子却是有些不耐烦了,粗俗的用手抠着裤裆,开口说道:“要我说,咱们把屋里面的那两个的衣服给扒光掉,吊在外面的大门上,等那小子一来,还不立马吓的跪了啊……”

    “你把嘴给我闭上……”周正光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表,这tm得多猪脑子才能想出这个主意啊?

    要知道,自己这地方虽然偏僻,但旁边却是有几个村子的,万一要是被村民们看到,那都不用方逸打报警电话,估计想当金陵好市民的人多了去了,直接就会打电视台热线去爆料了。

    “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我不管了……”

    华子感觉有些憋屈,摸了摸只剩下半个的耳朵,心中的恨意又生了出来,当下说道:“我再去收拾那小子一顿,妈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得狂犬病,明天我要去打针……”

    “你又不是被狗咬了,怎么会得狂犬病啊?”屋里一人闻言笑了起来。

    “你懂个屁啊,我不是被狗了,但万一咬我的那人,被狗咬过怎么办?这叫做隔代传染……”华子的理论果然足够强大,说的那人目瞪口呆,却是也找不出语言来反驳他。

    “行了,你给我安分点……”

    周正光真是服了这祖宗了,伸手看了下表,此刻距离打完那个电话已经快三十五分钟的时间了,可是方逸到现在也没见个影子,埋伏在外面的人也没消息传过来。

    “恩?谁tm的学的这么有礼貌了啊?”

    就在周正光拿过对讲机,准备和外面的人联系一下的时候,忽然有人敲了一下屋门,这让屋子里的四个人全都愣住了,他们平时推门都算讲究的了,像是华子这样的人,向来都是用脚踹开进门的。(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