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穷凶极恶(上)
    

    “是滕子吗?不是让你守在外面的吗?”

    周正光有些不满的喊了一声,距离打出那个电话的时间已经快要四十分钟了,也就是说,方逸随时都有可能过来,滕子他们这会应该好好的守在外面才对。●⌒,.

    “不是滕子……”门外响起一个听起来有些陌生的声音。

    “那就是耗子了?”周正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问了一句。

    “也不是耗子……”随着方逸的声音,房门被从外面推开了,顿时一股深秋的冷风直灌而入,让房内穿着单衣的几个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是谁?”

    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施施然的走了进来,周正光不由愣住了,他所收到的资料里面只有满军一个人的照片,是以方逸虽然站到了面前,周正华还真的不认识他是谁。

    “咱们刚才不是刚通过电话了?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走进屋里的年轻人一脸笑容的看着周正光,就像是到某位老朋友家里来串门一般,脸上丝毫没有紧张的神色。

    “光哥,是……是你朋友?”华子等人齐齐的看向了周正光,因为方逸说话的口吻,就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一样,一时间华子等人也都有些犯迷糊。

    “早说是朋友嘛,吓我一跳,来,把酒给我,妈的,耳朵疼的厉害,让我喝点酒消下毒……”脑子一向不大好使的华子,下意识的就认为方逸是光哥的朋友,当下大大咧咧的又坐了下去,伸手拿起了桌子上的酒瓶。

    “你是方逸?”

    周正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外面守着三个人,居然让对方如此轻松的摸到库房这边来了,周正光心中顿时叫了一声不妙,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肯定不像他的年龄那般简单。

    “没错,这地址还是你给我的呢……”

    方逸闻言笑了笑。开口说道:“只是这地方太偏僻了点儿,我要不是提早来了一会,恐怕一个小时也赶不过来,倒是会让你们久等一会啊……”

    “什么久等不久等的。你小子说话怎么那么酸?还让不让人喝酒了?”

    方逸话声未落,华子就不满的嚷嚷了起来,虽然听了一下午方逸这两个字的名字,但华子耳朵被咬掉了半个,疼得半个脑袋都快成浆糊了。哪里还记得方逸是谁啊。

    “几位,冤家宜解不宜结,原本就不关你们的事,把人放了,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方逸也看出说话的那人脑筋有点不太正常,当下也没搭理他,只是将目光看向了周正光。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年轻人,这事儿我不能答应你……”

    周正光冲着华子使了个眼神。示意他绕过方逸去门外看看,因为按照周正光的估计,方逸肯定是带人来了,否则外面的滕子他们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被解决掉,连一声报警的信息都没发出来。

    “光哥,你冲我抛媚眼干嘛啊?我又不是妹子?”看到周正光一个劲的冲自己眨巴着眼睛,华子这心里是直纳闷,于是心直口快的他就问了出来。

    “妈的,来的是对头,我让你出去看看滕子他们怎么样了……”周正光只感觉喉头一甜。他硬生生的真的差点就被华子给气吐血了,能生出这种奇葩来的父母,绝对是对社会的极端不负责任。

    “对头,哦。对了,他说他叫方逸?”听到光哥的话,华子总算是想起来了,他们要对付的三个人里面,有一个就是叫方逸的。

    “妈的,就是你小子害得我没了半个耳朵……”

    下意识的摸了下耳朵。一股钻心的疼痛让华子顿时狂暴了起来,他脑子是不大好使,但却长了一副好身板,身体壮的像头牛似的,打起架来更是不要命,也正因为如此,周正光才能忍受他那么多的坏毛病。

    上午在胖子那里吃了亏,华子也学了几分乖,并没有直接冲上去,而是掏出了那把******,瞄准了方逸之后,直接就扣动了扳机。

    “华子,你这个虎逼,别开枪……”看到华子的举动,周正华的头皮忍不住炸了一下。

    要知道,华子手上的******可是周正光买来的,自然知道其威力大小的,眼下华子和方逸只隔着三四米,如此之近的距离,要是打在脑袋上,那绝对能闹出人命来的。

    不过周正光的话声已经说晚了,其实就算是说的早,华子也未必搭理他,随着机簧弹动的声音,一颗鱼眼珠子大小的钢珠,对着方逸的头部就发射了出去。

    “完了,要是真出了人命,怕是金陵再也呆不下去了……”

    周正光一脸苦涩的闭上了眼睛,他是有关系有背景不假,但毕竟还不是涉黑的团伙,也没有本事将人命案给压下去,这事儿怕是要闹大发了。

    “哎呦,没打中?妈的,疼……疼死我了……”

    就在周正光刚刚闭上眼睛的时候,耳边却是传来的华子的呼痛声,这让他不由为之一愣,睁开眼看到面前的情形时,眼睛里顿时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无量那个天尊,这一出手就要命,比道爷我还狠啊?”

    别说之前周正光被华子的举动吓了一跳,就是方逸差点也没反应过来,这两句话没说完直接掏枪就射,就是电视里的剧本也不应该是如此的啊。

    对于枪械,方逸其实并不陌生,相反他在五六岁的时候,就打过比他身高还要长的老炮筒,按照老道士的话说,那是当年游击队和小日本打仗的时候留下的,在道观后院里一共埋了十多把呢。

    所以方逸很小的时候就见识过枪械的威力,除了一打一大片的老炮筒之外,他还打过中正式步枪,深知现代武器远不是**可以相抗衡的,是以一直都对枪械抱有极高的警惕。

    不过让方逸有些纳闷的是,对于危险有着远超常人敏锐力的他,在华子开枪的时候,心头的那丝警兆居然没有提醒自己危险,换句话说,华子手中的那把枪,似乎对方逸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原来不是子弹啊……”

    当方逸听到机簧声并且看到从枪膛里射出的钢珠之后,心里顿时明白了,敢情这不是用火药激发的枪支,而是靠着机簧力量弹射出来的钢珠。

    在常人眼中根本就看不清楚的钢珠,在方逸的眼睛里,却显示出了清晰的弹射轨道,身形只是微微一晃,方逸就避开了那粒钢珠,来到了华子的身边。

    方逸的心性,向来都是崇尚自然无为的,他不会故意的去伤害别人,但同样,遇到伤害自己的人,方逸却也是从不手软,身形闪到华子身边之后,右手一伸,就捏住了华子的肩膀。

    周正光听到的惨叫声,就是在方逸捏碎了华子肩胛后华子发出的声音,这让周正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从闭眼到睁眼,最多也只有短短的两三秒时间,事情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反转?

    “这东西打不死人,但却是挺阴毒的……”

    捏碎华子的肩胛后,方逸的脚尖在对方膝盖上轻轻一点,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华子站立着的身体,顿时跪倒了下去,一只手抱着那只膝盖在地上打起滚来。

    “你……你把华子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面无表情的方逸,周正光从心底发出了一丝寒意。

    周正光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曾经执行过枪决犯人的外围警戒任务,周正光发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脸上的那种对生命的淡漠,和当年被执行枪决的犯人极其的相似。

    周正光知道,一般情况下,只有两种人才会有这样的表情,一种是罪大恶极也知道自己生无可恋的人,而另外一种,则是内心和实力都非常强大,视人命如草芥的穷凶极恶之徒。(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