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穷凶极恶(下)
    

    “他想要我的命,我只是断了他一条胳膊而已,对了,要不……我再要他一条腿?”

    方逸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那把******,右脚轻轻的落了下去,刚好踩在了华子的一条腿上,华子的那条腿顿时扭曲了起来,原本就疼的满地打滚的华子这次倒好,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于方逸的手段,周正光并不害怕,但是一看到方逸那张年轻的有些过分并且毫无表情的脸,周正光浑身上下的汗毛却是炸了起来,心中的寒意越来越盛。

    “我是方逸,你们不是正在找我吗?”

    方逸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刚才就和你们说了,交出人让我带走,咱们没事,是你非要折腾个一二三出来,还有什么招,使出来把,我都接着……”

    方逸是何等聪明的人,他在接到周正光电话的时候,就已经猜到这幕后的主使者是谁了,所以根本就没想着和周正光废话,但对方非要喊打喊杀的,方逸也没有什么办法。

    正如周正光所想的那样,方逸修道十多载,平时所接触的除了师父就是胖子有限的几个人,他修的是成仙大道,虽然不至于断绝七情六欲,但对于普通人所看重的情感,的确是非常的淡漠。

    所以生老病死这种事情,在方逸眼中只不过是世事轮回,完全没有那种对生命的敬畏,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在十来岁的时候,就曾经手刃过一个成年人了。

    不过方逸这种淡漠的表现,放在周正光的眼里,却是只有那种穷凶极恶之徒才能办得到的,周正光此时才发现,他这次接下来的事情,怕是踢到了铁板上。

    只是此刻周正光已经有些骑虎难下了,他相信方逸如果见到那个小胖子和满军的惨样,绝对不会饶了自己等人。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方逸也给留下来。

    “光哥……”

    周正光在心里衡量着利弊的时候,房内另外两个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们早在一年之前。还只不过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进城涨了不少的见识,但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一时间脸色都有些发白。

    “妈的,早知道不带这几个废物过来了……”周正光在心里叹了口气。要是有部队里退伍的那帮手下在,他相信方逸就是再能打,也出不了这间屋子的。

    “上,要是拿不下这小子,咱们今儿谁都别想跑……”

    周正光咬牙做出了决定,周正光自问他和方逸所差的只是那股子狠劲,但是他刚从部队退下来还没两年,自信身手还在,再加上另外两个壮小伙,未必就会输给方逸。

    “给你条阳光大道不走。干嘛非要过独木桥啊……”

    见到同时向自己扑过来的三个人,方逸不由摇了摇头,除了那个年龄稍大的人出招还有些章法,另外两个人,纯粹就是一点功夫都不会的庄稼汉,怕是脚下踩块砖都能将其给绊倒。

    口中喃喃自语着,方逸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只是身体一侧,就避过了周正光迎面打过来的一拳,没等周正光劲力用尽。方逸伸出手在周正光的手腕上一拉,只听“咔嚓”一声响,周正光的肩膀已然是被方逸给卸了下来。

    “给我倒下吧……”

    借着周正光往自己身侧扑出去的力道,方逸只是轻轻的一推。周正光扑出去的速度猛地加快了几分,一头撞到了库房的门板上,眼睛已然是有几分发直,摇摇晃晃的想要站直身体,但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

    “别……别动手……”

    原本正扑向方逸的另外两个人,一见周正光这个在部队训练过十几年的人。都挡不住方逸的一招,连忙停住了手,身体不断的往后退去。

    这些进城不久的人,基本上都是属于那种只能打顺风架的,一旦形势不利,马上就会蔫掉,眼前的这哥俩正是如此,平时跟着周正光作威作福行,但遇到硬茬子,却是立马就软了下来。

    “我……我们可没动你朋友,是……是华子下的狠手……”两人生怕方逸动手,于是先把华子这虎逼给卖了,反正他此时已经昏迷了,也听不到他们哥俩的话。

    “下了狠手?人呢?”方逸闻言眉头一皱,这代表他真正的动怒了,要知道,方逸在乎的人没有几个,但满军和胖子,都是在此列之中的。

    “在……在里面……”看到方逸的面色,两人忙不迭的推开了里面库房厚厚的铁门,躲躲闪闪的说道:“真不是我们干的,你……你别打我们……”

    两人真是被方逸给吓着了,一边说着话一边跑了进去,将还被绑在椅子上的胖子和满军分别给解了下来,有一个比较机灵的,还用自己的袖子擦着胖子脸上的血,想让胖子的那张脸更好看一点。

    只是挨了一天的揍,胖子的脸早就肿的不成样子了,这不擦还好,把血一擦掉,胖子那脸就像是被马蜂蜇过了一般,就没一处好地方了,两只原本就不大的眼睛,更是肿成了一条缝。

    “嗯?胖子?”

    隔着那道铁门,方逸还真没感受到胖子和满军的气息,但是这门一打开,他立马就看到了,胖子那满头是血的样子,着实把方逸给吓了一大跳。

    “还好,只是皮外伤,里面没伤着……”

    方逸快步冲到了房内,伸手在胖子手腕上一搭,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胖子的这造型虽然比较磕碜人,但伤的并不是很重,回头拿热毛巾捂下脸,估计这肿就能消下去一半。

    “妈的,有本事再打啊,打不死老子,老子出去把你们全干死……”就在方逸给胖子把脉的时候,胖子忽然醒了过来,挥拳就冲着方逸打来,他那小眼睛已经看不清楚面前的人是谁了。

    “胖子,是我……”方逸架住了胖子的拳头,说道:“我来了,没事了,让你们哥俩受苦了……”

    方逸知道,胖子和满军,估计都没说出自己的下落,否则自个儿也不可能安安稳稳的在满军那老院子里呆上一天,看到胖子如此惨状,方逸这心里也是憋了一口恶气。

    “方逸?你……你来了?”

    强撑了一天的胖子,听到方逸的声音,连忙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当他看清楚面前扶着自己的人的确是方逸之后,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方逸,满……满哥被他们打的这一天都没醒,别……别被他们给打死了……”

    胖子今儿之所以和华子死磕到底,原因主要还是在满军身上,因为刚来到这里满军就被打昏迷了,而这些家伙竟然没有任何的救助,胖子还以为满军已经死了呢。

    “满哥没事,胖子,别激动,满哥真没事……”方逸用手拍了拍胖子的后背,胖子这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方逸还真怕他没被打死反倒是被自个儿给呛死了。

    “方逸,你别骗我,我……我看着他们把满哥打没气了的……”虽然平日里和满军说话没大没小,但胖子是真心将满军当成老大哥的,他之前说要干掉的华子的话,那也是不带一丝虚假的。

    “满哥没死,只是睡着了……”

    看着激动的胖子,方逸有些无语,他压根就不用去给满军把脉,因为从满军那平稳并且有节奏的呼吸声中方逸就能听出来,这哥哥此刻怕是睡的正香呢。

    “睡着了?真的假的?”听到方逸的话,胖子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一把推开了扶着满军的人,抓住满军两条胳膊就晃了起来。

    “别闹,让……让我再睡一会……”

    满军嘴角流出一丝哈喇子,不满的推开了胖子的手,话说他都四十多的人了,昨儿又赌又嫖又没睡觉,今儿挨了一拳之后,很快就进入到了梦乡里面。(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