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小魔王(上)
    

    “嗯?小东西,还这么不老实啊……”就在方逸跳下大树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原本已经没有了危险的那只小松鼠,竟然自己爬到了窝的边缘,一番身子居然掉了下来。

    方逸身形一闪,来到了那棵树下,伸出手掌接住了小松鼠并且卸掉了下坠的那股力道,似乎察觉到没有了危险,那只小松鼠居然爬了起来,用嘴咬了一下方逸合拢起来的手指。

    “这是什么松鼠?我竟然没见过?”

    看着掌心里的小松鼠,方逸眼中露出了惊奇的神色,因为这只只能盘踞在他巴掌上的小松鼠,已经长出了牙齿,而且咬在方逸的手上,居然能让方逸感觉到一丝痛感。

    方逸在山里生活了十多年,见过的松鼠不下于几十种,但还从来没见过没睁开眼的松鼠就长牙的,更不要说还能咬得动他的皮肤,以往这样的小松鼠,怕是只会伸出舌头去舔他吧。

    “小家伙,这是饿了吧?”

    看着松鼠不断咬着自己的手指,方逸顿时明白了过来了,这只松鼠的母亲应该很长时间没有给它喂食了,这才会导致小松鼠不断的叫着,引起了那些野猪的注意。

    “你的父母,可是有点不负责任啊……”

    方逸身体轻轻一跃,脚尖在大树上一点,就来到了松鼠窝所在的树杈上,可是正当方逸想把小松鼠放上去的时候,眉头却是皱了一下,因为他发现,这只松鼠窝像是有好几天没有成年松鼠活动的迹象了。

    “吱吱……”小松鼠嘴里发出吱吾的叫声,却是一直在啃咬着方逸的手指,那劲头怕是不咬下点东西来不肯罢休。

    “这倒是有点麻烦啊……”看着和自己手指较劲的小家伙。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在山林中危险很多,松鼠的天敌也有不少。

    按照方逸的估计。这只松鼠的父母怕是已经不在了,要是将这个小家伙留在窝里。那么结果就只有两个,一个是小松鼠活活的饿死,还有一个就是被它的天敌给吃掉。

    “算了,我把你给带回去吧……”要是换做别的动物,方逸未必会兴出这个念头,但松鼠可是小时候陪伴过他的小伙伴,方逸还真狠不下心将这只松鼠留在树上。

    “嗯?睁开眼了?咱们这也算是有缘啊……”

    就在方逸准备把小家伙放在口袋里的时候,小松鼠竟然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那漆黑的眼珠和方逸对视在了一起之后,方逸分明察觉到那眼中流露出来的亲近神色。

    更让方逸感觉惊奇的是,这小家伙在睁开眼睛之后,竟然不再咬方逸的手指的,而是伸出小舌头舔了舔,这种很通人性的表现,让方逸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小家伙,先忍一忍,回去就给你搞吃的……”方逸笑着摸了摸小松鼠的脑袋,将它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跳下了大树,走向两只被他射死的野猪。

    “都带回去吧……”

    虽然单是那只母野猪就有两百多斤,不过方逸是吃够了山下的灌水猪肉。这两百多斤带回去分解一下,再给老师和赵哥带回去一些,怕是还不够分的呢。

    一只手拎着只有三十四斤重的小野猪,方逸的另外一只手却是抓住了成年母野猪的后腿,直接就在地上拖行了起来,只是如此一来,方逸在山间行走的速度,就比来的时候慢了许多。

    在回程的路中,方逸还射中了一只野鸡。不过这次他没有弯弓搭箭,而是随手扔出了一支箭矢。直接将一只被从枝头惊起的野鸡给射了下来,箭矢直接穿过了野鸡的脑袋。

    来时只花了半个多小时。但回去的路方逸整整走了一个多时辰,也不知道小松鼠是睡着了还是饿的厉害,在方逸的口袋里一动不动,倒是没有给方逸捣乱。

    在快回到道观的路上,方逸又从自己下的套里面抓到了一只野兔,随手将野兔捏死之后,方逸将野鸡的腿绑在了细铁丝上,直接挂在了脖子上,拖着野猪继续往道观行去。

    “砰!”

    方逸将两只野猪重重的扔在了道观的后院里,浑身上下全都被汗水给浸透了,饶是他现在修为高深,但拖着几百斤的野猪走了十多里的山路,也是把方逸给累的不轻。

    “靠,一大一小,竟然打了两只野猪,方逸,你小子行啊!”

    听到响声,原本正在厨房里的几个人都跑了出来,看到那两只野猪和方逸身上挂着的野兔还有野鸡,除了以前见过这种情形的胖子和三炮之外,所有人都傻了眼。

    “老天爷,你这是怎么拖回来的啊?”

    看到那只大野猪血肉模糊的脑袋,满军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而孟双双和苗倩倩两个女孩更是躲的老远,她们俩都被野猪那狰狞的样子和血腥味给吓住了。

    “胖子,少在那看热闹,赶紧的给这只大的放血拔毛,我得先休息一下……”方逸交代了胖子一声,返身到厨房里找了一些菜籽油,仔细的将大弓擦拭了一遍之后,这才将弓箭又挂回到了房间里的墙上。

    “双双,你和倩倩收拾这只野鸡,满哥,兔子就交给你了,我和三炮解决这两只野猪……”

    等方逸从房间里出来之后,胖子已经安排起众人开始干活了,那只两百多斤的野猪也被他抬到了院子的水井旁边,一刀捅在野猪脖子上后,还没完全凝固的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魏锦华,你还会这个啊?”

    躲在远处的孟双双看到胖子的举动,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她是在农村长大的女孩,对于杀猪宰羊的景象并不陌生,要不是这野猪的样子实在是太难看,孟双双都敢捅上一刀的。

    “嘿嘿,你老公我除了生小孩不会,就没有不会的东西……”

    看到女朋友吃惊的样子,胖子是一脸的得瑟,不过他这一手杀猪的功夫却是家传的,胖子他老爹当村长之前,那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魏屠夫,就是现在逢年过节村子里要杀猪,那十有*也都是魏村长的活计。

    “胖子,猪肉多撒点盐,回头带下山一些去……”方逸出来之后,开口说道:“猪下水和猪头都带到村子里,让魏叔起一网鱼咱们带回去一点,小的这只就晚上烤了吃吧……”

    两百多斤的野猪,即使去掉猪头和骨头,那也有百十斤的重量,方逸准备只带些精肉回去送人,其它的东西就都送给方村的人好了,当然,这也不是白送了,方逸要他们拿鱼来换。

    水库虽然不让炸鱼,但有一块水域是村里人养的鱼,以魏村长的威望再加上这些猪肉,起一网鱼那是绝对没问题的,方逸相信,这纯正的野味和野生的鱼,在金陵城里没有一家饭店能有这样的食材。

    “行,这些东西我给分解了,不过回头还是你主厨啊……”

    胖子一边答应着,一边给那野猪开膛破肚,这些从小就看熟了的手艺,在胖子手下一点都不生疏,那些猪内脏被胖子井井有条的分门别类的处理开来。

    “胖子,你们去到城里就算是不卖文玩,开个猪肉摊子也能赚钱啊……”看到胖子那谙熟的动作,满军笑着开起了玩笑。

    “那当然了,我杀猪,三炮卖肉,一准能发财……”胖子眨巴着小眼睛,一脸严肃的说道。

    “滚一边去,你小子才卖肉呢……”原本听得连连点头的三炮,忽然品出这话的味道有点不对,敢情胖子是在骂自个儿啊,三炮的话,也引起了众人的一片哄笑声。

    “对了,满哥,你背上山的米呢?给我一点……”方逸忽然察觉到自己的口袋动了一下,低头看去,小松鼠的脑袋却是不知何时钻了出来,正瞪着一双漆黑的眼睛,在四处打量着。

    “按照你说的,米我都给塞竹筒里了,晚上不是蒸竹筒饭吗?”

    满军随口答了一句,在来道观的路上方逸砍了一根竹子,按照竹节给分解成了一段一段的,告诉满军把米塞进去蒸熟了,那米饭的味道里就会残留竹子的清香。

    “少做一筒饭,我熬点米汤……”方逸知道口袋里的松鼠可吃不了米饭,刚刚睁开眼的小松鼠也就是出生一个月左右的样子,在没有奶粉的情况下,只能喂点米汤了——

    ps:月底求月票!.

    (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