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拜师仪式(四)
    

    “各位,今天除了行内前辈和同仁们到来之外,还有许多商界的朋友,下面我为大家介绍下金陵新百的蓝董事长”

    在余宣介绍完一些重量级的人物之后,赵洪涛又将话筒接了过去,像是蓝莲这样的人虽然在古玩行里没有什么名声,但身家地位摆在那里,也是需要特别介绍一下的。

    “很高兴能参与到这类古玩行的盛事之中,我谨代表自己,向方先生呈上贺仪两百万,希望方逸先生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业内创出佳绩来”

    当话筒交到蓝莲的手上之后,蓝莲的一番话,却是引起了会场内的一阵骚动,别说那些无关的人了,就是方逸也没想到蓝莲出手如此之大,一下子就拿出了两百万。

    试想一下,四套升值潜力巨大的商铺,总价才一百六十万,蓝莲一出手就等于是送出了五套商铺,虽然场内大多都是身价不菲的人,但蓝莲的手笔还是让众人都愣住了。

    “看来蓝董和方逸关系不浅啊”

    “是呀,一出手就是两百万,这摆明是给方逸来捧场的”

    “能被两位大师级的专家收为弟子,这个方逸不简单啊”

    场内很快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大家都是明白人,一眼就看出了蓝莲的意思,她说的很清楚,那贺仪是给方逸的,明显是给方逸撑腰来的。

    原本会场内的关注力,都是集中在孙连达余宣还有几位大佬身上的,旁人对于方逸并不怎么了解和看重,但是蓝莲这番话一说出来,众人顿时反应了过来,敢情表现低调的方逸。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蓝董,这贺仪有点重了啊”

    方逸反应很快,稍微一愣神之后,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他知道这是自己拒绝蓝莲操办拜师仪式之后,蓝莲特意表达心意的一种方式。

    “方先生。只是蓝莲个人的一点心意而已”蓝莲笑着将一张两百万的支票放在了方逸的手中。

    “这样啊”

    方逸犹豫了一下,走到两位老师面前低语了几声之后,扬起头说道:“很感谢蓝莲女士的厚爱,经过我和老师的商议,这张两百万的支票,我们将会捐献给希望工程,在贫困山区内修建几座希望小学,相信蓝董一定会支持我们这个决定吧?”

    方逸不是那种沽名钓誉之辈,如果给钱的换成旁人。这钱拿也就拿了,但他和蓝莲有因果关系,并不想因为这笔钱而加深他们之间的因果,所以征求了一下两个老师的意见之后,决定将钱给捐出去。

    “这是我给方先生的贺仪,方先生怎么花我都是支持的”

    听到方逸的话后,蓝莲脸上带着笑容,但实际上心里面却是在苦笑。她一直想找机会给方逸一些报,但总是被方逸用各种方式给婉拒掉了。一蓝莲心里也是郁闷不已。

    “一下子捐两百万?这手笔可真不小啊”

    “嗯,果然是名师高徒,觉悟就是不一样”

    方逸和蓝莲的对话,就像是个炸弹一般,使得场内的议论声一下子就轰响了起来,要知道。就在前两年的抗洪救灾晚会上,一些大明星们也不过就是捐个五万十万的善款,远不及方逸的这两百万。

    “这小子,倒是真的挺舍得的”坐在主位上的孙连达和余宣对视了一眼,眼中均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显然对方逸同意他们提出的这个建议感到很高兴。

    孙连达和余宣两人,在古玩行和文物界中都是以有职业操守和为人正直而著称,对于现在一些所谓的专家们为了钱胡乱开出鉴定证明的乱象很是不满,所以自然不希望自己收个利欲熏心的弟子了。

    有蓝莲这两百万,后面一些客人的礼金,就不值得一提了,赵洪涛很会做人,也没有再说出具体的数额,这也让那些给了数百上千的一些客人,心里送了口气。

    “下面拜师仪式正式开始,由方逸向两位老师敬茶”

    很快,拜师仪式就进行到了最重要的环节,那就是弟子敬茶和老师教徒,通常情况下,在弟子行完跪拜礼敬茶之后,老师都要勉励几句的,要是一些江湖上的门派,甚至还要宣读门规。

    “老师,请喝茶”方逸上前跪在了孙连达的面前,从礼仪小姐端的盘子上拿起了一杯茶,双手聚过头,恭敬的端在了孙连达的身前。

    “好孩子,起来,快起来”

    早年因为弟子不肖而数十年都没有收取嫡传弟子的孙连达,在接过方逸所敬的茶时,双手都有些颤抖起来,显然此时他的心情也不平静。

    “方逸,老师今天就送你一幅字吧,希望你日后能谨遵本心,不要浮躁”

    孙连达喝了一口茶,站起身走到旁边已经摆好了纸墨笔砚的桌子旁,拿起一支毛笔在纸上写下了“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这几句话。

    孙连达写的是瘦金体的法,虽然笔迹瘦劲,但至瘦而不失其肉,转折处可明显见到藏锋,在行家眼中,这一手字已然是深得瘦金体的真谛,法造诣颇为不凡。

    “多谢老师,我一定会戒骄戒躁,努力学习的”看到孙连达所写的字句,方逸一下就认出来了其来历。

    这是诸葛亮诫子中的一段话,大致的意思是想要知真知,必须使身心在宁静中研究探讨,人们的才能是从不断学习中积累起来的,不学习就难以增长才干,不立志就难以学有所成。

    “方逸,我可没有孙老哥这手字,就不献丑了”

    当方逸向余宣敬完茶之后,余宣却是打开身边茶几上的一个木盒,从里面拿出了个物件,说道:“我知道你出身道门,这个法铃是我早年收藏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为了准备给方逸的礼物,余宣着实下了一番心思,为此还将自己收藏了数十年的物件都给翻早了出来,最后想到方逸的来历,才决定送给他这个法铃的。

    余宣拿出来的这个法铃,高约二十厘米,口径约九厘米,是用黄铜制造的,铃内有舌,就像是一个有长柄的小钟,上端形状分叉为三把山字形的剑,以象征三清之意,制作的颇为精妙。

    “三清铃?多谢老师”

    看到余宣拿出来的那法铃,方逸脸上不由露出了喜色,虽然还没上手,方逸就能感觉到那法铃上溢出的淡淡法力,这居然是一件道家的法器。

    不过此时此地方逸也无法细查这法铃的玄妙,在手中稍微把玩了一下就交给了司仪小姐,只是他交出法铃时那眼中流露出的不舍之意,还是让众人看出了他对这件礼物的喜爱。

    “喜欢就好”

    余宣笑着点了点头,这法铃是余宣年轻的时候,一个曾经在他家中借宿的道士送给他,余宣虽然不知道这是件法器,但也能感觉到其不凡之处,所以一直都被他列成为自己的珍藏。

    “老师,这是弟子的一点心意,还请两位老师收下来”

    收徒有见面礼,但拜师也是要有拜师礼的,在师长给完见面礼之后,方逸对胖子招了招手,从他那里拿出了两个巴掌大小的木盒,分别交给了两位老师。

    ps:月底最后两天啦,求月票!(未完待续。)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