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合伙(上)
    

    方逸他们这一桌是主桌,席间的谈话,自然被那些有心人听在了耳朵里,不多大会功夫,方逸一个雕件价值五百万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宴会厅,很多不了解方逸的人才知道,敢情今儿的学生,却是一位雕刻工艺大师级的人物。

    这件事传播开来的后果就是,当方逸席间去洗手间的时候,被跟在后面的胖子一把给拉住了,挤眉弄眼的说道:“方逸,你给两个老师的玉牌,是不是和给我的那一块一样的?”

    方逸送出的礼物,场内众人都是看到的,但旁人不知道这是什么物件,胖子却是很清楚的,只不过胖子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东西居然被蓝莲开出了五百万的价格。

    “死胖子,我还没问你呢……”听到胖子的话,方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说道:“我上次拿了三块玉牌给你们,你的那一块呢?你小子给扔哪去了?”

    方逸朋友不多,过命的朋友也就胖子和三炮两个人,是以上次刻画出这些玉牌法器之后,马上就拿了三块给胖子三炮还有苗倩倩,不过让方逸不解的是,佩戴了这玉牌的胖子,为何没能躲过前段时间那顿揍?

    并不是说佩戴了法器,就可以挡得住所有的灾厄,但无疑佩戴法器之后,会将一些灾厄消散在无形之中,胖子那顿揍挨的如此实在,只能说明他没有将玉牌戴在身上。

    “我怎么可能扔啊,只是……只是我将那牌子送给双双了……”

    胖子的神态有些扭捏,他现在正和孟双双打的火热,处于如胶似漆蜜里调油的阶段,身上有什么好东西都恨不得送给对方,别说一块玉牌了,就是房产证写上对方的名字,胖子怕是都会毫不犹豫的那么做的。

    “得,你小子是要老婆不要命啊……”

    方逸有些无语的看着胖子,不过他之前送给了苗倩倩一块,倒是不好厚此薄彼,当下开口说道:“回头我再给你做一个吧,不过你小子可别给我拿出去卖掉,这东西在紧急时刻是真能救命的……”

    “嘿嘿,没人出五百万,我肯定不会卖的!”

    胖子拍着胸脯打着保票,只是说出来的话有那么一点不靠谱,看他这架势,别说五百万了,只要有人出到一百万,胖子就会上赶着给卖掉的。

    “滚一边去,你要是敢卖掉,我把你另外一块都给收回来……”方逸一脚将胖子踹出了洗手间,这又不是十年前他们几个小屁孩在山里比谁撒尿远,现在方逸可没有让别人盯着自己小便的爱好。

    回到酒桌上的方逸,明显的能感觉得到,众人对他的态度,似乎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原本很多人对方逸的看重,只是体现在他是孙连达和余宣的弟子上面。

    但是当方逸有着大师级雕工手艺的事情传播开之后,他赢得的却是众人发自内心的一种尊重,古玩行虽然也是论资排辈的显现很严重,但有着工艺大师的手艺,无疑是会被人尊敬的。

    之前只是看在孙连达和余宣面子前来的一些古玩商和收藏家们,在酒宴结束的时候,也都找机会和方逸交换了名片,除了孙连达和余宣,和仪式开始前相比,方逸无疑要忙碌了许多倍。

    “总算是结束了……”

    把所有的客人都送走之后,站在酒店门口的方逸,不由擦了把额头的冷汗,这种迎来送往的事情方逸还是第一次做,着实让他的情商提高了不少。

    “这么多名片,我都分不清谁是谁了……”看着手中和口袋里的那一大叠名片,方逸颇为苦恼,因为有时候客人是好几个一起离开的,方逸也不知道哪一张名片是哪个人的了。

    “你小子,这下子算是在行里出名啦……”

    方逸身旁的赵洪涛无不羡慕的说道:“把这些名片都收好,我看你以后也别管那古玩摊子的事情了,就专心雕琢高档玉器吧,就凭你手里的这些名片,就足够支撑起一个高档玉器店的生意了……”

    “赵哥,没那么夸张吧?”

    方逸被赵洪涛的话给吓了一跳,他之前和蓝莲闲聊的时候,曾经问过新百玉器专柜一年的营业额,蓝莲专门打电话去查了一下,单是新百的一个柜台,金额竟然就高达七千多万。

    “夸张?一点都不夸张……”

    赵洪涛没好气的说道:“高端玉器自然要对应高端的客户群,你知道刚才给你名片的都是些什么人吗?喏,这个宏光公司的董事长,他家里收藏的玉器就价值好几个亿,只要你手上有好东西,钱根本就不是问题……”

    赵洪涛在鉴定杂项类别的名气虽然不如余宣大,但是在金陵和周边地区而言,那也是专家级的人物,平时少不得有些富豪私下里请他去鉴定物件,所以今儿来的那些大收藏家,赵洪涛几乎全都认识。

    “方逸,要不然咱俩合开个玉器店吧?我分出一家门面来怎么样?”

    站在方逸身旁的满军,这会也是眼睛冒着绿光,做古玩生意的他最清楚,想要走高端路线,最缺的就是高端客户,试想你拿着个价值一百万的物件找身家只有五十万的人,那根本就没有成交的可能性。

    所以今儿义务来帮忙的满军,是满场飞奔到处发名片,那张嘴更是一刻都没闲着,不光是满军,另外一些不请自来的古玩商们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拼命在这种场合里扩展着自己的人脉。

    “老满,你倒是会占便宜啊,要不是有公职在身,我都想参上一股……”

    听到满军的话,赵洪涛不由笑了起来,方逸今年才不过二十出头,就有如此精湛的雕刻工艺,再加上那两位名头极大的老师,赵洪涛相信,用不到十年,方逸的雕刻作品定然会在市场上大放异彩的。

    “满哥,你古玩生意做的不是挺好吗?干嘛又想做玉器生意?”

    方逸随口问了一句,雕刻工艺在他心里,只是小时候被老师逼着学出来的一门手艺,方逸对其并没有过于看重,也没意识到这门手艺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财富。

    “除了走私贩毒,能赚钱我什么都做……”

    满军闻言翻了个白眼,开口说道:“这样吧,咱们哥俩再加上胖子三炮合伙开个店,店面和员工的开支全部由我来出,然后除去原材料之外的收益,你个人拿五成,剩下的我和胖子三炮平分,你看怎么样?”

    满军对方逸很了解,知道方逸重情重义,想让方逸抛开胖子三炮和自己合作,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干脆把胖子和三炮一起都拉进来了。

    “满哥,你说真的?”看到满军一脸严肃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的样子,方逸不由愣了一下。

    要知道,现在新建古玩市场的店面可是紧俏的很,那些没有买到店铺的人只能从别人手上租,古玩市场还没正式开业,这店铺的租金都已经涨到三千块钱一个月了。

    满军白出一间店面,就等于每年都要损失将近四万块钱的租金,再加上人工和水电费等杂七杂八的开支,这差不多就是七八万块钱出去了,而按照满军的说法,这些钱都是由他个人开支的。(~^~)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