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合伙(下)
    “评什么称号?你们在聊什么?”

    和老朋友们多聊了一会,此时刚从酒店里走出来的余宣听到了方逸的话,不由开口问了一句。

    “老师,秦老他们呢?”见到两位老师都走了出来,方逸连忙迎了上去。

    “他们去楼上休息了,方逸,你们在说什么呢?”

    秦海川等外地来的客人,基本上都是住在这个酒店的,刚才直接就从电梯去了客房,是以只有孙连达和余宣出来了。

    &。猪.猪。岛。小说 ,我们和方逸在聊国家工艺美术大师的事情呢……”看到孙连达和余宣走出来,满军和赵洪涛等人也是连忙迎了过去,经过上次拍卖的事情,满军和余宣倒也是熟识了。

    “哦?是想让方逸参加评定吗?”

    孙连达和余宣都是人老成精,一听这话顿时就明白过来了,而且两人对这件事也很了解,因为他们两个都曾经是九六年第四届那一次评定委员会的成员。

    “老师,您看方逸有希望吗?”赵洪涛看向了孙连达,他是知道老师曾经是那一次评定委员会成员的事情的。

    “方逸要是参加评定,我和你余老师却是都要投弃权票的……”

    孙连达闻言笑了起来,他们两个的手艺虽然和这个称号相差甚远,但是在工艺品的鉴定上,在国内却是数一数二的专家,相信第五届工艺美术大师的评定,他们肯定还会是评委之一。

    “那就是没希望了?”满军闻言苦起了脸,他之前并不知道孙连达和余宣是评定委员会的人,但是听孙连达这么一说,显然是会因为避嫌而投的弃权票。

    “谁说没希望的?我和孙老哥弃权,别人就不能投票了吗?”余宣看了满军一眼。说道:“今儿来的这几位,也都是评定委员会的人,我们弃权,他们可以投通过票的……”

    对于方逸评定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的事情,孙连达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但余宣却是旗帜鲜明的很支持。因为相比对商业毫不关心的孙连达而言,余宣对于文玩杂项的市场价值也是很看重的。

    不管是玉石还是木头雕工这一类的文玩,近年来价格涨得都很厉害,尤其是早些年评定的国家级工艺大师的作品,更是动辄以十万起步,精品更是达到了上百万。

    就像是有一位七十年代被评定为获得这一称号的紫砂壶工艺大师,他一套早年的紫砂壶作品在港岛拍卖的时候,拍出了两百六十万港币的天价,这个价格。和他的那个称号就有着很大的关系。

    “行了,别给他们灌输这些不好的思想……”

    孙连达拉了一把余宣,对方逸等人说道:“这两年不一定会评选,你们就别琢磨那么多了,尤其是方逸,业精于勤而荒于嬉,你少琢磨点这些事情,多提高下自己的技艺才是真的……”

    “老师。我知道了……”方逸认真的点了点头,他本来也没打算去操这些心的。只是满军和赵洪涛提起来了而已。

    “行了,剩下的事情你们收拾下,我和你余老师先回去了……”之前孙连达还会和方逸开些玩笑,但正式拜师之后,老爷子却是摆出了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在方逸面前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方逸。回头忙完到老师这里来,我有些事情和你说……”余宣临走的时候交代了一声方逸,他现在是住在孙连达家里的,方逸前去学习的时候会方便一些。

    “我说,你们两位先讨论着。我进去帮帮忙,胖子他们今天可是忙坏了……”

    看到赵洪涛和满军还想拉着自己谈这件事,方逸连忙告了一声罪就躲进酒店里去了,合伙做生意他不反对,但是让他去操别的闲心,方逸却是有点不耐烦的。

    “方逸,你小子跑哪去了,快点来帮忙啊,累死我了……”

    回到宴会厅之后,方逸看到胖子一手拎着两箱酒正要往外走,三炮和司元杰也都是两手拿满了东西,这些都是饭后剩下来的,他们自然要全带回去,不然岂不是便宜了酒店。

    “看你那一身肥肉,干点活正好当减肥了……”方逸撇了撇嘴,上前接过了三炮和司元杰手上的东西,却是没搭理胖子。

    “哎,方逸,你别跑那么快啊,我有事给你说……”

    胖子拎着两箱酒凑到方逸身边,开口说道:“我刚才和三炮商量了一下,你雕刻出来的玉器既然那么值钱,咱们哥几个以后不如将生意的重心就放在玉石上吧,这要比做文玩生意赚钱多了……”

    方逸知道拿老道士出来做挡箭牌,别人或许会相信,但胖子那是决计不信的,他知道这些东西就是方逸自个儿雕刻出来的,除了玉石本身的成本之外,方逸那是一分钱都不需要花的。

    “我说你们今儿怎么一说话就是谈生意啊……”

    听到胖子的话,方逸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满哥也刚和我说了这件事,要不出去你们一起谈吧,谈好告诉我结果就行了,回头我还要去老师那里,就不和你们扯淡了……”

    “和满哥一起做生意,倒是能放心……”看到方逸要跑,胖子拎着两箱酒环腰抱住了方逸,开口说道:“这事儿要谈你必须参加,否则很多话说不清楚的……”

    “无量那个天尊,我就是欠你们的……”方逸无奈的看着耍赖的胖子,点了点头说道:“回头你们谈,我就听着吧……”

    谈事情自然不能像刚才那样就呆在酒店门口谈的,几个人一合计,都上了满军的面包车回到了满军家里,赵洪涛作为见证人也跟着去了,他这是怕老于世道的满军别把方逸几个小子给坑了——

    “哎,我说快点,等下我要去老师那边吃晚饭的……”三个小时过后,方逸打了个哈欠,都谈了一下午了,胖子三炮和满军竟然还没谈完,赵洪涛也时不时的会补充一些意见。

    不过方逸也不无聊,他一直在和司元杰聊着一些功夫上的事情,还有被关了一天笼子的小魔王在自己身上窜来窜去的,这小家伙长得很快,还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能在方逸身上行动自如了。

    “谈完了,方逸,咱们和满哥合作,用四间店铺中的一间专门做玉器……”

    听到方逸不耐烦的喊声,三炮开口说道:“这家玉器店,你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只需要负责玉石的雕刻,满哥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负责玉石原材料的进货和销售,我和胖子呢,每人占百分之十五,店铺的日常管理由我负责,胖子会跟满哥学着跑销售以及和客户沟通……”

    三炮和胖子心里很清楚,满军之所以要拉着他们两个合伙,其原因肯定是看在方逸面子上的,否则满军大可以让方逸占到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而他自己独得剩下的百分之四十,所以三炮和胖子一合计,还是决定让满军的股份高于他们两个。

    “方逸,这个股份分配是比较合适的……”

    作为旁观者,赵洪涛给方逸解释道:“老满在这行当也干了不少年了,他知道如何去沟通并且维系那些大客户,有他在,你这名片里的一多半人,都有希望转化成你们的客户,让老满加入你们的生意,还是很有必要的……”

    赵洪涛这番话说的很是客观公正,方逸虽然有顶级大师的雕刻天赋,胖子也有点销售水平,不过他们三个还是有点太嫩了,要是之前满军就加入他们生意的话,胖子在京城无论如何都不会上吴天宝的当。

    当然,以满军的身家,之前自然是不会舍弃自己的店铺去加入方逸他们的地摊生意,但此一时彼一时,同样购买了两间商铺的方逸和胖子三炮,显然已然是有了与满军合作的基础和实力了。

    “行,那这事就这么定下来吧……”

    对于生意,方逸并不是很感兴趣,当下一口就答应了下来,看了看赵洪涛,方逸笑道:“赵哥,你干不干?要不我这边也分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是啊,赵馆长,你要是想干,我也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满军自然懂得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他也想把赵洪涛给拉进到自己的生意里面。

    “我就算了,等明年接管了博物馆的全面工作,怕是没时间掺和你们这些事了……”

    听方逸这么一说,赵洪涛还真有点心动,不过仔细一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是国家公职人员,而且级别还很高,就算以家人的名义参与到方逸的生意里面,也是有些风险的,赵洪涛可不想因此断了自己正处在上升势头的仕途。

    “得,白送都不要?”

    方逸哈哈一笑,对在旁边一直做听众的司元杰说道:“元杰,你跟着胖哥和炮哥好好干,回头咱们生意做起来了,我那股份分给你百分之五,你也算是股东之一了……”

    对于失去了所有亲人的司元杰,从小就是孤儿的方逸,有一种同命相连的感觉,而司元杰来到金陵的这段时间,也表现的很能吃苦耐劳,胖子和三炮都对他很满意,方逸自然不会吝啬那一点股份的——

    ps:第二章,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