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法器的作用(下)
    

    “赵哥,我可没有那能耐……”

    看到赵洪涛那紧张的样子,方逸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根据道家所传的手法,在这玉牌上雕刻了一个阵图,使其具备一些法器的特性,趋吉避凶或许有几分作用,但大的灾祸却是无法避免的……”

    道家法器,虽然有着神奇的妙用,但终究只能改变佩戴之人的部分气运,并不能做到逆天改命,就像是之前在琼省那极阴之地,这玉牌充其量也就只能在一定范围内起到作用。

    所以方逸感觉自己有必要再提醒赵洪涛一句,省得他随身戴上玉牌,还以为百无禁忌了呢,要知道,在这世上,有许多事情是方逸都束手无策的。

    “即使如此,这东西也是弥足珍贵啊……”

    听到方逸的解释后,孙连达和余宣对视了一眼,看向方逸,说道:“方逸,这东西能量产吗?用量产不合适,换句话说,你制作它的成功率高不高?”

    孙连达说话的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语病,因为但凡手工制作的东西,都是很难形成规模的,所以他把量产改成了成功率,孙连达注意到这块玉牌很多地方都用了微雕工艺,说明其制作过程是很繁琐的。

    “量产?老师,您别开我玩笑了……”

    方逸连忙摇了摇头,说道:“老师,刻画八卦阵法,对于玉器品质的要求很高,而且在刻画过程中只要稍有差错就会前功尽弃,我切出了两百多块玉牌,只做成了这几块,量产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方逸耗费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几乎不眠不休才制作出六七块玉牌法器,就算他此刻修为大进,但制作法器的成功率也不会太高,而且这东西对旁人有用处,对方逸却是有点鸡肋,他也不想耗费过多的精力在这上面。

    “两百多块玉牌就制成了几块法器?”

    听到方逸的话,孙连达和余宣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两个是识货的人,自然能分辨出这玉牌本身玉质的优劣,别的不说,就是这耗费掉的玉石,怕是也要值个几十万了。

    虽然耗费掉的玉石和玉牌的价值相比不算什么,但是像法器这一类的物件,只能卖给懂行和相信的人,所以除非是遇到蓝莲那样的人之外,想要卖出这法器,也不是一件顺当的事情。

    方逸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在做出这几块法器之后,就没有再继续下去,也没有对外出售,而是全都送给了自己的身边的朋友和师长。

    “方逸,这东西实在是太珍贵了,要不……我还是还给你吧?”

    赵洪涛取下了脖子上的那块玉牌,有些不舍的拿在手里,要知道,蓝莲之前可是开出了五百万的价格,赵洪涛可没有那么多钱给方逸。

    “赵哥,原本就要送你的,胖子他们也有……”

    方逸摆了摆手,说道;“我方逸无父无母,能得到两位老师和赵哥你们的帮助,本就无以为报,这些小东西只是身外之物罢了,你就安安稳稳的收着吧……”

    “洪涛,你就别和方逸客气了……”孙连达也开口说道:“以后在力所能及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多帮帮方逸也就是了,咱们是一家人,不用做那些见外的事情……”

    “老哥,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听到孙连达的话,余宣不由笑了起来,他知道孙连达为人耿直,虽然一直在体制内并且职务不低,但却是从来没有沾过国家什么便宜,能对赵洪涛说出这番话,本身就已经有违他做人的原则了。

    “我就这么一个弟子,照顾一点怎么了?”

    孙连达老脸一红,用手指了指余宣,没好气的说道:“我也看出来了,方逸无意仕途,你那些生意上的渠道要是不交给方逸,以后就不要来我这蹭吃蹭喝……”

    “你就放心吧,当老师的还能占弟子的便宜?”

    余宣闻言哈哈一笑,对他来说,如此大张旗鼓的开门收徒也是第一次,而且余宣以后也不打算再收弟子了,手上这点技艺和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和渠道,都是要慢慢交给方逸的。

    “我戴着这东西也没什么用,小超,这个给你吧……”

    孙连达忽然取下了脖子上的玉牌,递向了自己的儿子,他都七十多岁的人了,早已过了知天命的年龄,也不需要这趋吉避凶的法器了,相反孙超正值壮年,平日里戴着它还是有备无患的。

    “方逸,你别见怪,老师可不是不重视你的礼物啊?”孙连达笑着对方逸说了一句,这是弟子送给自己的东西,自个儿却是转手当着方逸的面给送了出去,未免有些不礼貌。

    “老师,您这块还是收着吧,我回头再给超哥做一个好了……”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如果让他大批量的制作这玉牌去出售,方逸肯定不会干,但做出几块来送朋友,对于原本朋友就不多的方逸而言,却也算不上是什么负担。

    “小超,还不谢谢方逸啊……”听到方逸的话,孙连达连忙向儿子说道。

    “爸,可……可是我是信耶稣的啊……”让孙连达没想到的是,孙超憋了半天却是蹦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你小子在外面呆傻了啊?外面的和尚好念经是不是?”

    听到儿子的话,孙连达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手中的拐杖都差点扬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怪不得老秦不愿意把闺女嫁给你,敢情你小子就是欠揍!”

    “爸,这……这信仰自由,您可不能强迫我啊……”

    孙超开口嚷嚷道,他也是个有个性的主,否则也不会孤身一人去闯荡欧美,还混出了不小的名堂,当然,在老子面前,他再有本事那也是儿子。

    “方逸,你这法器,能不能雕成个耶稣受难的样子啊?”

    孙超忽然开口向方逸问道,其实他对于这信仰也不是多看重,只是秦海川的女儿,也就是孙超的妻子在他的影响下也成了基督徒,孙超自己突然改变信仰,总是感觉有点对不起老婆。

    “超哥,这……这个我可没办法……”

    听到孙超的话,方逸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刻画阵图对玉器的形状有很高的要求,方逸要是能制作出一个人形法器来,那他自己都能变成上帝没事显露点神迹了。

    “方逸,你别理这不知好歹的东西!”孙连达真是生气了,拄着拐杖站起了身体,说道:“你这个臭小子,跟我到书房来,长大了我治不了你了是吧?”

    “爸,我……我这不是怕没法和您儿媳妇交代嘛……”看到孙连达生气了,孙超连忙扶住了父亲,嘿嘿笑道:“有事咱们去房间里说,您老可千万别生气……”

    “老师,那啥,这也不早了,我……我和方逸要不就先告辞了?”见到老师和儿子闹起了内讧,赵洪涛也是站起身来,熟归熟,但这家务事可轮不到他来管的。

    “你先回去吧,你余老师还有事和方逸说呢……”孙连达摆了摆手,示意赵洪涛可以先离开。

    “老师,您叫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这玉牌的事情吧?”

    等赵洪涛离开之后,方逸给余宣泡了杯茶,他也有点明白孙连达带着儿子进房间的举动了,因为在此之前两位老师授课,另外一位都不会留在场内的。

    “当然不是了,我又不知道这东西有那么神奇,要是知道,我可不敢收……”

    余宣闻言笑了起来,和孙连达相比,余宣属于那种民间成长起来的专家,为人没有什么架子,时不时的会和方逸开上一些玩笑。(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