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心意
    

    “赵哥,什么事儿啊?下午我还要带着华哥他们在金陵玩玩呢……”

    来到赵洪涛的办公室,方逸开口问道,昨儿他已经和华子易等人约好了,今天下午去夫子庙等地方,然后再来个夜游秦淮河,华子易来到金陵了,他总是要尽一下地主之谊的。

    “你小子手上还有钱吗?”赵洪涛看着方逸笑道。

    “还……还有几千块钱吧,怎么了?”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早上从三炮那里预支了五千块钱的营业款,要不然身上不说是身无分文吧,但仅剩的那几十块钱怕是连打车都不够。

    “几千块钱够干什么啊?”

    赵洪涛撇了撇嘴,打开了身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信封和一个银行的袋子,说道:“我手上一时半会的也没那么多现金,这张卡里有一百万,袋子里是十万,你先拿着用吧……”

    “赵哥,你……你给我那么多钱干什么?”方逸闻言愣住了,并没有伸手去接赵洪涛递来的信封和装钱的袋子。

    “本来就是你的啊……”

    赵洪涛将东西放到方逸面前,说道:“你交给我的那些玉器和黄花梨的雕件,一共卖了不到八十万,我那一半就不要了,另外多出来的三十万,虽然不多,但这是赵哥的一点心意,你就收着吧……”

    方逸交给赵洪涛的玉器,一共是卖了六十多万,加上黄花梨的雕件,加起来差不多有八十万的样子,不过黄花梨的材料本来就是赵洪涛的,按照之前的说法出手之后,他们俩一人一半,所以赵洪涛原本需要支付给方逸七十万左右的钱款。

    但是昨天在孙连达那里听闻到法器的真正价值之后,赵洪涛却是知道方逸在琼省送给自己的那块玉牌,根本就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远的不说,单是在酒桌上,蓝莲就开出了五百万的价格来。

    所以回到家里一思量,赵洪涛决定把售出黄花梨的钱全部都交给方逸,另外自己再拿出几十万来。

    赵洪涛拿出的这三十万,度把握的很好,钱不是很多,让方逸不好拒绝,但又能表达出自己的一点心意,这也是赵洪涛做事的老到之处。

    “赵哥,你这是干什么呀……”

    方逸脑子一转,就明白赵洪涛的意思了,当下有些不满的说道:“赵哥,那玉牌我是送给你又不是卖给你的,你是我师兄,咱们之间的关系,就别用钱来说话了吧?话再说回来了,那房子户口还有商铺上的事情,我可都欠着你的人情呢……”

    方逸知道,老师虽然没收赵洪涛为弟子,但是对这个学生还是很上心的,否则赵洪涛也不可能刚年过四十就在体制内有这般的成就,要知道,他的级别要是放在地方上,都可以主政一方了。

    所以方逸也没拿赵洪涛当过外人,有事都会直接向赵洪涛开口,从下山一来,赵洪涛可没少帮过他的忙,不管是现在古玩市场的摊位,还是他们哥几个的房子户口,都是通过赵洪涛才得以办成的,方逸这人情可是欠了不少。

    “别管是送还是卖,那东西最少值五百万不假吧?”

    赵洪涛摆了摆手,说道:“东西是你送的,哥哥领你这个情,五百万我是没有,但你最近手头紧,我给你凑个三五十万的还行,拿我当师兄看的话,这钱你就收下吧……”

    “对了,我还有句话要说,你们哥几个既然打算和满军合伙做生意,那么以后在资金注入上就要注意一点了,是你的钱还是生意上的钱一定要分清楚的……”

    赵洪涛想了一下,又叮嘱了方逸一句,在赵洪涛看来,在生意的初期,最忌讳的就是合伙,他见多了因为分钱不均打官司的事情,这也是他没在方逸的生意里搀和上一脚的原因。

    “赵哥,我知道了……”

    方逸点了点头,将卡从信封里抽了出来,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六个数字,知道那是卡的密码,拿着卡在手里扬了扬,说道:“赵哥,那我就不客气了啊,钱我收下了……”

    赵洪涛这钱还真是给的及时,因为方逸下午就要用钱,就兜里装着的那几千块钱,他还真是有点儿心虚,可眼下有了这十万块钱现金,就是可劲的花也足够了。

    “别废话了……”赵洪涛摆了摆手,说道:“你直接去停车场,我现在就让司机过去,这两天馆里的那辆中巴车你先用着,有什么需要再给我说……”

    孙连达和方逸虽然没开口,但赵洪涛做事情却是很周到,不但安排好了酒店,接送客人的车子也都是博物馆出的,有老馆长的面子在里面,他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三炮,走,跟我去招待下客人……”

    方逸没先去停车场,而是到了市场里把三炮给拉出来了,从赵洪涛刚给的那十万块钱里面拿出了三万扔给三炮,说道:“这次来的人你不熟悉,我回头给你介绍下,别怕花钱,把人招待好就行……”

    “方逸,这钱……是从哪里来的?”

    看到方逸随手就扔出了三叠钞票,三炮一时间有些愣神,这早上方逸还穷的叮叮当当的从自己这里拿了五千块钱,怎么一转眼就变出来三万了?

    “赵哥帮我卖了几块玉和一些黄花梨的雕件,刚把钱给我……”

    方逸随口答道,不是他不拿赵洪涛的话当回事,而是方逸根本就没把钱当回事,或者准确的说,他相信三炮和胖子,不会因为钱这东西伤了兄弟感情的。

    “方逸,咱们下午是招待华哥他们吧?”

    看着手里的钱,三炮犹豫了一下,说道:“方逸,华哥给咱们介绍了进货的渠道,这接待他的事情,应该算到公账里的,这钱你自己出不合适,还是从咱们公账里走吧……”

    “嗯?三炮,有什么不合适的?”方逸闻言皱了下眉头,怎么今儿所有人都和钱较上劲了?

    “方逸,从房子到生意,全部都是你出的钱,我知道你把我和胖子都当成亲兄弟了,但亲兄弟还有结婚分家的那一天呢……”

    三炮不像胖子那样没心没肺的,他想的事情要多一点,而且经过这段时间夜校的学习,也察觉到了他们现在的生意运转有点太不正规,眼前看没什么,但时间长了总是会出问题的。

    所以昨儿和满军还有胖子商量之后,三炮就决定将财务制度健全起来,他可以接受方逸注入生意里的资金,但会将其做成借款的形式,等钱周转过来之后,还是会归还给方逸的。

    “以后就按照你说的办,不过这次招待的费用算还是算我的吧……”

    听完三炮的话后,方逸点头同意了下来,他承认三炮说的有道理,因为结婚之后面对的事情要复杂一些,他们兄弟谁付出多一点谁付出少一点无所谓,但架不住媳妇也能理解啊。(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