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武装押运(下)
    

    “老师,彭家的人是谁啊?”对于陈凯和余宣的对话,旁边的方逸就像是听天书一般,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彭家就是彭家胜的人,以前的果敢王,曾经担任过任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政府主席,是个传奇人物……”

    提起彭家胜,余宣脸上露出了尊敬的表情,开口说道:“他出生在果敢,但祖籍在咱们的川省,身逢乱世半生戎马,最难得的是,他曾经是缅甸禁毒的第一人,也促进了缅甸各民族的统一和融合……”

    说起彭家胜,也算是几起几落,十八岁开始在缅甸大土司手下任职,三十出头就领导果敢的军队和缅甸政府军对抗,后来土司政权瓦解军队解散,彭家胜因此也回到了果敢家中。

    但是由于缅军入驻果敢后社会混乱,匪盗横行,加之又实行大民族主义,歧视果敢民族,所以人们对缅军非常反感。

    在六十年代中期,彭家胜又举起**大旗,成立“果敢人民革命军”,带领30多个人上山开始打游击,队伍开始逐渐扩大,一度占领了整个果敢,成为名副其实的果敢王。

    不过到了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彭家胜的势力由于内讧,他兵败退出了果敢,身边最惨的时候只剩下几个警卫。

    但由于其在果敢威望极高,最后还是和政府以及果敢实际掌权派联合组建了临时果敢政府,只不过彭家胜此时的势力已经是大不如前,也极少去过问具体事务,已然是处在了半隐退的状态。

    “老师,这彭家胜在缅甸打了一辈子的仗,仇人应该不少吧?”听余宣讲完彭家胜的生平,方逸皱起了眉头,说道:“让他的人护送咱们过去,能安全吗?”

    “方逸,你放心吧,彭家胜既然隐退了,别人就更不愿意得罪他了……”

    对于缅甸的情况,陈凯无疑要更加的了解,当下说道:“不管是政府军还是地方武装,都会让他三分的,就连坤沙那样的人,见到彭家胜也是称兄道弟的,他在缅甸的势力,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

    陈凯这次请彭家的人出面护送自己,可是花了不小的代价,但陈凯依然觉得很值,因为在缅甸这一亩三分地上,不管是什么方面的势力,都不会因为区区几百万美元和几个人,去触怒彭家胜这只酣睡的老虎的。

    “凯哥,我……我好像知道他的势力很大了,这前面是不是他们的人?”陈凯话声刚落,方逸的眼睛就透过车玻璃,看到了停在前面的一个车队。

    说是车队,其实也就只有三辆敞篷的吉普车,但在那明显开装过的敞篷处,却是架着三挺重机枪,黄灿灿的子弹从机枪枪膛处一直延伸到了车内,给人一种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

    每辆车上算上司机,都坐着四个人,除了司机没有携带武器之外,另外三个人则都是身穿迷彩服全副武装的样子,眼尖的方逸除了看到他们怀里的枪之外,还清楚的看到在几人的胸口处,好像还挂着几枚地瓜一般的手雷。

    方逸他们乘坐的车子,距离那三辆吉普车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停了下来,陈凯推开车门往外走去,同时第一辆吉普车上的一个大汉也从车上跳了下来,随手将他怀里的一把ak47扔到了车内的座椅上。

    “彭斌,我的好兄弟,咱们又见面了……”陈凯向那人迎了过去,隔着四五米就伸开了双臂,和来人紧紧的拥抱了一下,并且对着方逸他们招了招手。

    “这人个子可真高啊!”

    坐在车里方逸还看不出来,但是下车走到那人身边之后方逸顿时发现,这个叫彭斌的年轻人身高最少在一米九以上,身材壮硕的像是练过健美一般,露在外面的全都是结实的腱子肉。

    “余叔,方逸,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彭斌,我的好兄弟,这次要是没有他,我还真不敢在这会进入缅甸的……”

    陈凯先将彭斌介绍给了余宣和方逸,然后又说道:“彭斌,这位是我的一位世叔,从小看我长大的,方逸是他的弟子,告诉你,我世叔可是国内鼎鼎有名的古玩专家啊……”

    “彭家的子弟?果然都是人中之龙啊!”余宣看着彭斌,笑道:“我在十年前曾经见过家胜老哥,不知道你和他的辈分是怎么续的啊?家胜老哥现在的身体可还好吗?”

    “你认识我爷爷?”

    听到余宣的话后,彭斌连忙双手合十,给余宣行了个礼,开口说道:“爷爷的身体很好,有劳您挂念了,不知道您怎么称呼,我回去好向爷爷提起来……”

    “我叫余宣,你……你也跟着小凯叫我一声余叔吧,咱们各论各的……”

    在如何称呼上,余宣一开始有点作难,因为他的年龄只比彭家胜小个五六岁,也是平辈论交的,按理说彭斌应该叫他爷爷的,但彭斌又和陈凯兄弟相称,不过余宣的性子原本就有点不拘小节,索性给自己降了那么一辈。

    “这……这不合适吧,我还是叫您老先生吧……”

    听到余宣的话,彭斌连忙摇起了头,他知道家里的老爷子最看重华夏故国的文化,对家里晚辈要求很严厉,要是知道自个儿乱了辈分,回去说不定就要吃一顿板子。

    “好吧,这称呼也不错……”余宣咂吧了下嘴,心里却是在腹诽彭斌是个傻大个,话说他头发都还没白多少呢,怎么就给自己安上了个老先生的称呼。

    “方逸兄弟,欢迎来到缅甸……”

    彭斌是个很热情的人,和余宣寒暄了几句之后,又和方逸打起了招呼,说道:“我彭斌不爱学习,也没多少文化,但最敬佩有文化的人,老先生和方逸兄弟来了,我一定招待好……”

    “敢情你们哥儿俩是爱好相同啊?”余宣指着陈凯,和彭斌开起了玩笑,虽然是站在马路上聊着天,但气氛很是不错。

    “斌子,你上我的车吧?”聊了一会之后,陈凯看了下时间,说道:“在边防站耽误了一会,咱们还是边走边聊吧,赶到仰光恐怕也要到晚上了。”

    “你那车,五个人有点挤吧?”

    彭斌看了一眼陈凯开来的巡洋舰,摇了摇头,他要是个身材矮小的人还好说,但偏偏长着一米九多的个子,如果挤到后排坐三个人,那还不够憋屈的呢。

    “斌哥,您跟凯哥和老师坐一辆车,我坐你们的车吧……”方逸看到彭斌脸上的难色,连忙开口说道:“我没来过缅甸,正好坐下敞篷车看看外面的风景……”

    “风景有什么好看的,坐一会就灰头土脸了……”

    彭斌是个实性子的人,嘴里嘟囔了一句之后,伸手拍了一下方逸的肩膀,说道:“行,小兄弟人爽快,那咱们就换个车坐……”

    “斌子,你那手重,别乱拍人……”见到彭斌拍到了方逸的肩膀,旁边的陈凯却是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了那只松鼠被方逸关进了车内,这才松了口气。

    “哈哈,方逸兄弟不错,你看,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彭斌哈哈大笑了起来,指了指吉普车,说道:“上面有枪,随便你玩,只要别打人,别的东西随便打……”

    “缅甸能随便开枪?”

    方逸虽然是练武修道出身,但是对于火器也并不排斥,严格说来,火器也是武器的一种,只是相比冷兵器的威力更大一些罢了,所以一下车方逸的注意力就被那车上的枪支给吸引过去了。

    “都打成一团糟了,往里面走走,估计到处都在响枪,又不多咱们一个……”彭斌闻言撇了撇嘴,听到他的话后,余宣和陈凯的脸色却是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们都没想到缅甸的局势竟然严重到如此程度。

    “余老,有彭家的车子跟随,您不用担心的……”看到余宣的脸色,彭斌笑道:“在缅甸这地方,敢主动挑衅彭家的人还真不多,您老就放宽心吧,晚上咱们肯定能到仰光……”

    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彭家在缅甸打了那么多年的仗,家族并不缺钱,要不是看在和陈凯的关系上,彭斌根本就不会出来,他们彭家还没沦落到需要去靠帮人武装押运来赚钱的。——

    ps:明儿又到周一了,预定几张推荐票啊!(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