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切磋(下)
    

    “我们彭家的药酒效果很好的,休息两个小时就差不多能消肿了……”

    对于自己腿上的伤,彭斌并不是很在意,他能将残缺的家传功夫练到这种程度,可是下了一番苦功的,小时候几乎每天都是练的遍体鳞伤,靠着眼前的药酒来治疗伤势。

    “这药效的确不错……”

    方逸也没用别人动手,将药酒倒在了双腿和双臂上,然后将掌心搓热,开始在周身上下按摩了起来,一股热力顿时透过皮肤渗入到肌肉之中,满身的酸痛立刻缓解了很多。

    过了一会陈凯也起床了,他昨儿累的厉害,躺下之后一觉就睡到现在,别说方逸和彭斌比武了,怕是外面打枪都惊不醒他,见到彭斌腿上的上,陈凯也是吓了一跳,不过他知道一些彭斌的底细,倒不是很担心。

    “方逸,咱们上午休息一会,然后我带你去仰光转转……”

    左右没事,彭斌半躺在沙发上和方逸聊起天来,“仰光最有名的就是佛塔,这里的大金塔就是缅甸的象征,来仰光没去过大金塔的人,等于没有到过缅甸……”

    “是啊,方逸,大金塔你一定要去看看的……”

    陈凯也在一旁说道:“缅甸是个佛教国家,不过去了大金塔之后,别的佛塔寺庙去不去的也就无所谓了,反正今儿公盘还没有开始,回头咱们和余叔一起去转转……”

    “斌哥,咱们能换个地方玩吗?”

    听到彭斌和陈凯的话,方逸顿时苦起了脸,说道:“两位哥哥,我可是道家出身,你们说一个道士跑到和尚庙里去参拜,这算是个什么事啊?”

    方逸自幼就专研道家学说,他深知国内佛教的一些流派包括用语,其实都是从道教里面转换过去的,要论教义的精深之处,单是老子的一部《道德经》就包含了天地宇宙间的至理,所以方逸并没有改弦易辙的打算。

    “你是道士?”听到方逸的话,彭斌和陈凯也是有些傻眼,昨天他们和方逸并不是在一辆车上,可没听到方逸和阿虎的对话。

    “正儿八经的道士,我还是上清宫的主持呢……”

    看到彭斌和陈凯吃惊的样子,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佛塔和寺庙就不用去了,咱们今儿好好休息一下吧,斌哥你这伤也得好好养一下,别留下什么后患……”

    “寺庙不去也有别的地方玩……”彭斌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说道:“这点伤算什么,等会就好了,我先想想带你们去哪里?”

    遇到国内来的好友和长辈,还有方逸这能和自己打个平手的高手,彭斌自然不能让客人来了只呆在家里,那不是他们彭家的待客之道。

    不过彭斌身上的伤,要比他想象的更加严重一些,两个多小时过去之后,彭斌腿上的淤血虽然消退了下去,但他的面色却是要比之前难看了许多,豆粒大的汗珠从彭斌额头不断往下滴落着。

    “方逸,快点出来,彭斌有些不对劲……”

    “斌哥,怎么回事?”

    方逸这会却是可以行动自如了,他是正在屋里洗漱被陈凯给喊出来的,出来见到彭斌的脸色,方逸不由一惊,因为彭斌此刻眉心积郁着一团黑色的气息,显然是身体出了大问题。

    “不……不知道,浑……浑身发冷……”

    彭斌身体的不适爆发的十分突然,也就是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他的嘴唇就泛出一层很不健康的酱紫色,整个人像是打摆子一般,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起来。

    “斌哥,你怎么了?快点准备车子,去医院……”

    阿虎等人将彭斌给围了起来,彭斌的另外两个手下看向方逸的时候,眼中隐然带了一丝仇恨的神色,显然他们在心里认为是方逸将彭斌打成这个样子的了。

    “先等等,我看看斌哥是怎么回事……”方逸没在意那两人的眼神,径直走了过去,肩膀一沉一顶,故意站在方逸身前拦住他去路的两人,就被方逸给撞到了边上。

    “阿虎,你先准备车子,我给斌哥把下脉……”方逸将两根手指放在了彭斌的脉搏上,眉头却是逐渐皱了起来,过了一分多钟之后,方逸拿起了手,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方逸,怎……怎么回事?”彭斌开口问道,他从小就体壮如牛,连感冒都没生过一次,像今儿这种情况,彭斌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斌哥,等下再和你说……”方逸对一旁的阿虎说道:“虎哥,这仰光有没有中药店?或者是中医馆呢?”

    “有啊,斌哥家里在仰光就有一家药店,中西药都有得卖的……”阿虎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方逸,斌哥这伤,还是去看西医吧,中医有点不大靠谱……”

    “西医治标不治本……”

    方逸摇了摇头,看到桌子上有纸笔,一把拿了过来,在上面飞快的写了一张方子,对阿虎道:“虎哥,你拿着这张方子去抓药,另外再带个药罐回来……”

    “这……这行吗?”阿虎犹豫了一下,眼睛看向了彭斌。

    “看我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彭斌强提了一口气,对着阿虎喝道。

    “虎哥,再问坐馆的医生要一套针灸的工具来……”

    阿虎走到门口的时候,方逸又开口说了一句,眼下彭斌的状况很不好,恐怕撑不到两个小时,如果不先用金针压制住他体内的伤势,怕是彭斌都等不到熬好药服用了。

    “好!”

    阿虎一跺脚,带着另外一个人离开了房间,几秒钟后,屋外响起了发动机的轰鸣声,听那动静,那辆吉普车怕是被阿虎当成飞机来开了。

    “方逸,我……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阿虎离开之后,彭斌又追问了起来。

    “是啊,方逸,彭斌是怎么了?不会出什么事吧?”

    陈凯这会脸色也很难看,他知道彭斌是彭家老爷子内定的接班人,在彭家的地位举足轻重,要是在这里出了事情,说不定彭家那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这会陈凯在心里也是有些怪方逸,你说好端端的没事比什么武啊,你方逸倒是一点事都没有,但彭斌在比武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万一真有事,方逸就是长个八张嘴那也说不清楚。

    “没事,斌哥,你先不要说话,我教你一套呼吸吐纳的方法,你跟着我来做……”

    方逸摆手制止了陈凯的话,低声在彭斌耳边说了起来,同时用双手压住了彭斌的胸腹,让他配合自己的动作开始呼吸。

    “嗯?呼吸好像顺畅了一点啊……”

    几分钟的时间刚过,彭斌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刚才他直感觉胸闷的喘不上来气,但就是这短短的几分钟呼吸吐纳,胸闷的症状就减轻了一大半。

    “斌哥,别说话,继续……”方逸打断了彭斌的话,继续用双手来引导他的呼吸,直到彭斌熟悉了之后,这才放开了手。

    而此时的彭斌,像是进入到了一种很玄妙的境界,整个人都沉浸到这呼吸吐纳的方法之中,就连方逸拿开了手也没有发觉。

    “方逸,药带来了,金针也带来了……”

    半个小时过后,一阵刹车声在屋外响了起来,阿虎一把推开门冲了进来,将一个银色的药箱和一个药罐子放在了方逸面前的桌子上,跟在阿虎身上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人,显然是阿虎带来的医生。

    “你嚷嚷什么啊?”被阿虎惊醒的彭斌怒目瞪了过去,他正在体验着方逸所教的呼吸之法的玄妙,却是被阿虎这一嗓子从那境界里给震了出来。

    “斌子,你怎么伤成这副样子?”阿虎还没说话,他身边的那个老医生倒是先开了口。

    “坤叔,您怎么也来了?”

    看到来人,彭斌强撑着想坐起来,要知道,面前的这个老人可是跟了他爷爷四十多年的老部下,在五年前的时候厌倦了打打杀杀,这才拿了一笔钱归隐到仰光开了个药店的。

    “你这伤不轻,不要起来……”坤叔伸手按住了彭斌,说道:“我学的医不对路,治不了你这伤,不过听说你这里有个会金针度穴的高人,不知道是哪位啊?”

    坤叔当年是彭家胜的医官,在战争年代,他治疗最多的无疑是枪伤一类的外伤,对于彭斌这显而易见的内伤是束手无策。

    不过坤叔听阿虎说要带着金针,却是知道在彭斌这里有懂得中医书的高人,说着话坤叔将目光看向了余宣,因为在场的这些人里面,也就余宣有那么一股子高人风范。——

    ps:中旬了,求张月票啊!(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