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郑氏珠宝
    郑家在港岛,是属于那几个最顶级家族行列里的,郑家老爷子以珠宝业起家,后来又延伸到地产和博彩行业,在世界各地都有郑家所开的珠宝店,身家在港岛富翁里稳居前三之位。

    余宣虽然和郑家的创始人认识,但身份地位却是与之相差甚远,再加上这次是自己理亏,所以即使在郑少恭这样的晚辈面前,余宣也是十分的不好意思。

    “余老师,您和家父也是朋友,我没有怪您的意思……”

    看到余宣一脸愧意,郑少恭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再说了,您也没有先拿我们的钱,这事儿不算什么,余老师您不用感觉过意不去的……”

    郑少恭虽然出身豪富之家,但并不是一般人所想象的只会玩女人开豪车的纨绔子弟,相反他还是牛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主要负责家族内和珠宝产业相关的生意,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日后将成为郑家珠宝帝国的掌舵人。

    “这事儿,我欠你们家一个情分……”余宣缓缓开口说道:“回去告诉郑老先生,以后有用得着余某的地方,只要打个招呼就行了,不用提什么费用不费用的……”

    余宣在国内古玩行虽然地位很高,但和郑家的那位还是不能相比的,再加上年龄也比对方小了十多岁,所以言语称呼对其很是尊重。

    “那少恭先在这里谢谢余老师了……”

    听到余宣的这番话,郑少恭脸上不由一喜,要知道,余宣在国内古玩行和珠宝业的地位极高,他的这一句承诺,根本就不是用钱可以买得到的。

    “这位是?”

    和余宣寒暄了几句之后,郑少恭的眼睛看向了方逸和阿虎,从阿虎的肤色上郑少恭差不多能确定他的身份,但是对于方逸他却是有些看不透,当下开口问道。

    “这是我的弟子,方逸……”余宣指了指郑少恭,对方逸说道:“这位是郑氏珠宝的郑少恭先生,你们年轻人以后多多来往……”

    “郑先生好……”方逸伸手和郑少恭握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听过什么郑氏珠宝的名字,只是从老师对其的态度上看出对方的来头似乎不小。

    “余老师前段时间收徒的事情我听说了,只是太忙没能到场恭贺,方先生,以后咱们多多联系……”

    郑少恭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方逸,其实他刚才就一直在观察着方逸,虽然方逸很年轻而且一直都没有说话,但表现出来的那股沉稳劲,却是郑少恭很少在他这个年龄上的人身上能看得到的。

    郑少恭的举动,也让跟在他身后的鉴定师和随从多看了方逸几眼,因为能让郑家三少爷主动递名片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

    “谢谢郑先生,我没有名片,您要是方便的话,就留下我的电话吧……”方逸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胖子和三炮倒是都印了名片,只有他感觉自己交际不多,所以一直都没有让胖子给自己印。

    “好,那咱们日后多联系……”郑少恭不以为意的记下了方逸的手机号码,和余宣又打了个招呼后,这才带着身后五六个人继续看起了原石。

    “余叔,是我不好,让您失信于人了……”

    刚才的对话,陈凯一直都听在耳朵里,不过郑少恭没搭理他,他也不好意思上前去做自我介绍,要知道,陈凯在国内的生意做的虽然不错,但是放到郑家眼里,那却什么都不是。

    “你小子,就这一次,下次余叔可就帮不了你了……”余宣苦笑着摇了摇头,幸亏郑家人度量大,否则以郑家在珠宝行里的地位,他余宣名气虽大,日后怕是也不好做人的。

    “老师,对方是什么来头?我没听过什么郑氏珠宝啊……”听着余宣和陈凯的对话,方逸低声问道。

    “郑氏珠宝你没听过,周x福你听过吧?”余宣回道:“周x福就是他们郑家的产业,而且还不是最主要的产业,你想象一下他们有多少钱吧……”

    其实严格说起来,周x福并不是郑家现在那位掌舵人创立的,而是从老丈人手上接过来的产业,但却是在郑家这位手中发扬光大的,发展到了现在,周x福只是他们的支柱产业之一罢了。

    “原来是周x福啊……”

    听到这个名字,方逸顿时明白了,他下山虽然不久,但架不住城里处处都有周x福珠宝店啊,光是在金陵,方逸就见到过七八家,在京城的繁华地带,更是也见过这个连锁珠宝品牌的店面。

    “行了,和他们的这个坎儿算是揭过去了,咱们接着看料子吧……”

    余宣摆了摆手,他当初既然敢回绝了这次的邀请,也是有一定底气的,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对方也不愿意因为这一件小事和自己撕破脸。

    “方逸,这种表现,就能称得上是蛋清种了,你看它的透明度,是不是像打在碗里的鸡蛋清呢?”

    在接下来的鉴定中,余宣主要也是在教导方逸,每看一块原石都会给方逸仔细的讲解一番,由于刚才郑少恭的事情,陈凯倒是不好意思去催促余宣了,只能听任余宣给方逸现场授课。

    不过陈凯也不是没有收获,余宣挑选出来了几块表现不错的中档原石让陈凯记录了下来,以余宣的眼光,这些半赌的料子他基本上是不会看错的,连里面能掏出来多少翡翠,余宣也能计算的*不离十。

    还别说,余宣挑选缅甸的翡翠公盘来教导方逸,还真是选对了地方,因为在外面难得一见的极品翡翠,在这里却是不罕见,走到高档区域的时候,那些动辄上百万美金的原石,即使没有经过打磨抛光,也是散发出了宝石的独有光泽。

    “哎,你干嘛呢……”

    正听着老师讲解一处达到满绿冰种的料子时,方逸忽然发现原本一直都挺老实的小魔王从肩膀上跳了下去,用鼻子嗅了一下那块满绿的原石后,居然伸出小爪子在上面抓了一下。

    也不知道这松鼠究竟是什么品种,它那爪子真的很锋利,就算是坚硬的玉石,也被它抓出了几道爪痕,看得方逸吓了一大跳,连忙将小东西给抓了回来。

    “老师,这……这没事吧?”

    方逸看着那翡翠表面上的几个细微爪痕,不由心中忐忑了起来,要知道,在这块料子旁边的报价单上,分明写着三百八十万的字样,也就是说,这块料子的价值最少在三千万人民币以上的。

    “没事,不过你别再让它闯祸了……”

    余宣也有点心虚,抬头看了一眼之后,发现对着这块料子的摄像头刚好被方逸给挡住了,心里这才松了口气,给方逸使了个眼色,几人又往下一块石头走去。

    “你小子,给我老实点……”这次方逸没有再把小魔王放在肩头了,而是给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小家伙知道方逸是真的生气了,这次却是没怎么吵闹。

    “行了,到点了,吃饭去……”

    方逸他们来的本来就晚,只看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就到了中午十二点了,按照规定中午是要闭馆的,原本在场馆内的人都陆续走了出来,相互打着招呼准备去吃饭。

    公盘组办法想得也挺周到,在公盘期间特意在外面开了一家中餐馆,虽然不怎么好吃,但总算是能填饱肚子,时间紧张的玉石商们都是在这里凑合了一顿,到了开馆的时间后,又是一头扎进了场馆内。

    “方逸,这从豆种到玻璃种,从浅绿到满绿阳绿,你算是基本上都见到了,等会你自个儿看看料子吧……”

    下午进馆之后,余宣没有再带着方逸看毛料的意思了,俗话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该说的一些要点他都已经告诉了方逸,至于方逸能有多大的成就,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悟性了。

    --

    ps:周一啦,求推荐票,求月票!(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