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赌石圈的传奇(下)
    卢国平也没废话,将那些大大小小有五六块的原石,又都给抱上了切石机,一一分解开来。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就在卢国平分解第四块差不多有三十多斤重的料子时,却是从里面切出了翡翠,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翡翠。

    卢国平开出来的这块翡翠,是一种极其少见,颜色近乎于紫罗兰紫翡翠,并且种水近乎达到了玻璃种的品质,重量足足有十多斤,可以打制出四五副镯子来。

    这一块翡翠开出来,满场皆惊,就算把紫罗兰的因素放在一边,近乎玻璃种的料子,那也是数年都难得一遇的,当时就有人给卢国平开出了三百万美金的价格,听得卖掉了料子的那人,差点就当场晕了过去。

    卢国平如果是初出茅庐的新手,或许当时就把料子给卖掉了,不过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的他,抵制住了这种诱惑,在分解完其他的废料之后,谁都没卖,收起了翡翠当天就离开了缅甸。

    这事儿并没有完,回到国内之后,卢国平靠着当年的关系,找了位大师级的雕工从那块翡翠里面掏出了四副手镯,剩下的料子则是打制成了一套极品的翡翠项链。

    这四副镯子,最后被卢国平两千万人民币一副,卖给了港岛的郑氏珠宝,而那条翡翠项链,更是卖出了三千万的高价,也就是说,卢国平买到的这块废料,给他创造出了上亿的财富。

    消息一经传出,整个玉石行包括古玩行为之轰动,卢国平的大名在那一年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他的事迹也激励着无数原本是古玩行的人投身到了赌石的圈子里。

    可以说,缅甸公盘这几年每年成交额都近乎十倍增长的现象,绝对是和卢国平有脱不开的关系,这一刀暴富的神话,将赌石的热潮彻底的给带动了起来。

    反倒是经过此次大起大落的卢国平,却是看透了赌石的本质,不过他并没有退出这个圈子,接下来的两年包括现在这次,卢国平每年还都会到缅甸来参加公盘。

    但卢国平再也没有以前的大手笔了,每次只会缴纳五万块的抵押金,然后他所拍的原石总价也不会超过五万美金,颇有点玩票的性质了。

    虽然像那次惊心动魄的事情也再没有发生过,不过卢国平也不在意,他现在赌石就是图个乐子,每年扔个五万美金对于他现在的身家而言,那也就是九牛一毛,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当然,方逸是不知道卢国平之前的这些光辉历史和惊人战绩的,不过他从卢国平的面相上能看得出来,这人财运极佳,一辈子都会衣食无忧,是以对卢国平的讲解,方逸听得也是极为上心的。

    “怎么老弟,明白了没有啊?”

    卢国平吐沫横飞的给方逸解说了好一阵,几乎将缅甸所有老坑种的出处都说了出来,而且还现场教学,每说一处老坑都会找出一块相同的料子拿给方逸去对比查看。

    卢国平的热情,让方逸都为之愣了好一会,因为就是昨儿老师给他讲解的时候都没有那么详细,这让方逸产生了一种错觉,祖国人民做雷锋的行为,已经延伸到了异国他乡。

    方逸哪里知道,卢国平现在来参加缅甸的翡翠公盘,压根就不是为了赌石来的。

    他这几年来缅甸,是为了享受那种被万众瞩目的幸福感的,自从赌出了天价翡翠之后,卢国平就已经成为了赌石圈的传奇人物,只要出现在赌石场所内,必定是会被人众人拥簇的。

    不过今年由于缅甸战乱的原因,职业赌石的人来的很少,失去了和小伙伴们谈天论地并且接受那种仰慕眼神的待遇,卢国平不禁有种淡淡的忧伤,所以方逸这一请教,正好挠到了卢国平的痒痒处,两人算是王八看绿豆,那是十分的对眼。

    “卢哥,这哪个老坑里面有翡翠的几率更大一点呢?”

    以方逸的记忆力,在听卢国平讲过一遍之后,基本上已经将各个坑矿原石料子的特征已经记住了,就像是摩西砂老坑多出白沙皮,开出极品翡翠的几率很大,而帕敢的料子则是以黄沙皮和黑沙皮居多,每个老坑料的特征都是不尽相同的。

    “这个可不好说,每个老坑都出过好料子的……”

    卢国平虽然好为人师,但也不敢误导方逸,因为全赌的料子真的很难判断,仅仅依靠石皮来推论,最终开出来的结果却往往都会让人失望的。

    “吱吱……”

    不知道是不是呆的气闷了,小魔王从方逸的口袋里探出了脑袋,那双眼睛看着地面上的原石滴溜溜的转着,要不是方逸及时按住了它,恐怕小家伙又跳到地上去了。

    “哎呦,老弟,你还有这爱好啊……”

    看到方逸的那只小松鼠,卢国平的眼睛不由亮了起来,“这是松鼠吧,还别说,你老哥我养过不少东西,还真没玩过这个,回头有时间咱们好好聊聊……”

    “这小家伙就是太调皮了……”

    方逸有些宠溺的拍了拍小魔王的脑袋瓜,虽然这小家伙给他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但是也带来了很多的乐趣,方逸现在看待它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样。

    “卢哥,你怎么在这边了?”

    卢国平正和方逸聊得起劲的时候,一个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说道:“卢哥,港岛郑家的三少看上一块料子,不过有些拿不准,正到处找人给掌眼呢,你不过去看看?”

    “郑家的三少,是郑少恭吧?”

    卢国平闻言愣了一下,他上次的那些翡翠就是全部卖给郑家的,对郑少恭自然不陌生,当下说道:“走,咱们看看去……”

    “方老弟,要不要一起过去?”卢国平对方逸真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临走的时候还没忘了招呼方逸一声。

    “卢哥,我就算了,我去了也是给你们添乱啊……”

    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刚教了我那么多东西,我还是留在这里多看看料子吧,说不定就能赌出一块极品翡翠呢……”

    “小兄弟,想要出极品,你跟着卢哥学就对了……”

    来喊卢国平的那人一听方逸的话,顿时乐了,说道:“在咱们赌石圈里,卢哥要是称老二,就没人敢称老大的,你知不知道,前几年那天价翡翠就是出自卢哥之手的……”

    在赌石圈里,一夜暴富的事情永远都会受到追捧的,而卢国平眼光独到买下废料开出极品翡翠的事情,更是将他推上了神坛,所以在圈子里很是有一些死忠的粉丝。

    “卢哥,您还有这般战绩啊?有空你一定要给小弟好好说道说道……”方逸还真不知道卢国平的那些事情,要知道,就在几个月之前,方逸还不知道硬玉和软玉之间的区别呢。

    “好汉不提当年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说了,不说了……”

    卢国平一脸风轻云淡的摆了摆手,他之所以年年都来缅甸,就是为了享受这被人仰慕的一刻,要不是郑家三少在那边正找人看料子,卢国平一定会让自己的粉丝给方逸好好说说他当年的辉煌战绩的。

    “老弟,你等我,回头咱们再聊……”卢国平告了声罪匆匆离开了,郑少恭的事情可不好耽误,那可是他曾经的大金主啊。

    “能在这个圈子里混的人,都不简单啊……”看着卢国平和那人离开,方逸眼中满是笑意,他自然看得出卢国平是在装逼卖弄,不过那性子倒是挺直爽的,方逸对其并不反感。(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