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加价
    

    “我呸,不就是做点翡翠生意吗,咱们哥几个要是想做生意,早就做的比他大了……”

    等到和卢国平等人发生争执的那些人走后,跟着卢国平的人顿时骂了起来。

    其实他们的话说的也没错,这些沉迷于赌石的人以前也大多都是些小老板,只不过是在接触了赌石之后才丢弃了生意,但要是论起社会经验和做事的能力,未必就比那些玉石商们要差多少。

    “那人姓刘,哥几个咱们先说好啊,这次赌石赌涨了的料子,谁都不准卖给他们家,出再高的价,也不准卖……”

    卢国平沉着脸交代了一句,以他现在的身家,完全可以在家里吃喝玩乐,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图一个面子嘛,那刘姓玉石商扫了卢国平的面子,那比打了他一顿还让他难受。

    “卢哥,放心吧,他就是拿再多钱我也不卖……”

    “就是的,想买爷们的料子也行,不过跪在地上给咱们磕一个……”

    “先让他蹦跶吧,等到解石的时候有得他哭的……”

    众人纷纷响应起卢国平的话来,说起来在缅甸公盘上,还真少不了他们这些专业赌石的人。

    因为玉石商购得暗标半赌的料子之后,大多都是回国后开始切割分解,是否赌涨收获如何,就连这些玉石商们也不知道,一切都要得到分解开原石才能揭开答案。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玉石商都会在公盘的最后一天购买一些完全分解开翡翠,这样即使他们购买的原石没能解出翡翠,也不至于落个没有材料可用的尴尬境地。

    公盘上是没有完全解开的翡翠出售的,是以这些玉石商最后还要将主意打到那些散户赌石人的身上,而每一届公盘除了开明标拍卖的时候最热闹之外,第二热闹的场景就应该是公开解石的时候了。

    而这些散户们如果抱团不往外出售解出的翡翠,对于玉石商的确不是什么利好消息,这次公盘散户来的人太少,如果来的人多了共同抵制玉石商的话,甚至都可以影响到明年翡翠饰品的市场价格,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波动。

    “大家都记住自己的话,到时候谁要是敢卖给姓刘的东西,别乱我卢某翻脸不认人啊……”

    卢国平的一句话,结束了这次的小风波,当然,他只能也只敢针对姓刘的那种小玉石商,如果招惹了像是郑家的那些人,那到时候还不知道是谁封杀谁呢。

    “走,继续看料子去……”

    卢国平一摆手,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在全赌石的区域扫荡了起来,不过经过前面那件事,卢国平等人都收敛的很多,说话的时候也尽量放小声音。

    玉石商们需要散户分解开来的翡翠,而卢国平这些人也是需要将分解开的翡翠变现的,毕竟除了卢国平之外,剩余的那些散户们几乎都是倾家荡产来参加缅甸公盘的,赌涨之后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赌涨的原石变成现金。

    “卢哥,您看看这块料子怎么样啊?”一人用双手抱起了桌子上的一个足球大小的原石,对着卢国平喊道,同时也将众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哥,大哥,你能换块料子吗?”

    见到那人手上抱着的原石,方逸都快要哭出来了,刚才因为卢国平的点评一块十拿九稳的料子就不翼而飞了,现在这块料子要再被卢国平看上,那方逸简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是帕敢老坑的料子……”

    方逸都能看出来这块原石的出处,卢国平自然也是不在话下,仔细打量了一会这块料子,卢国平开口说道:“帕敢出过的极品料子不少,这一块要不里面没翡翠,要不出的就是极品……”

    “里面会有极品料子?”

    听到卢国平的话,他身后几人的眼睛顿时亮了,要知道,就算赌到一千块普通料子,也不如一块极品翡翠来的划算,当年的卢国平就是如此,一块翡翠直接让他晋升到亿万富翁的行列。

    “每一块料子里面都有可能有极品翡翠的……”

    卢国平的眼睛在这块料子的标底上瞄了一眼,却是不敢将话说死了,因为这块料子的起拍价就是三万美金,如果别人听了自个儿的话将其拍了下来而里面又没有翡翠,那自己就真要颜面扫地了。

    “三万的标底,这也太狠了吧?”

    终于有人看到了这块帕敢料子的标底,对于他们来说,一两万的料子都属于贵的了,三万的价格,更是几乎让所有人都无法接受。

    “要真是能出极品翡翠,三万也是值得的……”有人目光闪动,赌徒那种孤注一掷的心理,很好的在他们身上得到了诠释。

    “还是算了吧,要是花三万买下这块料子,那别的就都不用看了……”有人摇了摇头,率先离开了这块原石,因为赌上十块三千美金的料子,出翡翠的几率还是要远远大于只赌一块原石的。

    “其实这块料子还是不错的……”

    卢国平看着那通体黝黑的原石,一句话憋在嘴里没说出来,如果不是他给自己定了规矩每次公盘只赌五万美金,而他又已经将这五万美金投了别的原石的话,卢国平都想出手将这块料子给拿下来了。

    “卢哥,这块料子可不便宜啊……”方逸走到卢国平身边,开口说道:“您估计要是把它拍下来的话,大概要花多少钱?”

    方逸并不了解卢国平这些人的财力,他只是发现有几个人对这块料子有些上心,作为对这块原石势在必得方逸而言,心里自然是有点担心的。

    “怎么着,老弟,你想拿下?”

    卢国平有点意外的看了方逸一眼,开口说道:“正常来说,一块三万标底的原石,中标价格应该在五万到六万之间,但这块料子外皮很不错,有可能会达到七万到十万……”

    缅甸翡翠公盘上原石的成交价格,往往会形成两个极端,好的原石会受到众人追捧,成交价会远远高于标底,几倍乃至几十倍都有可能。

    而表现一般或者说比较差的原石,则是会无人问津,每年流拍的翡翠原石,通常是中标的很多倍,像是方逸所选的那些料子,以标底的价格拍到手并非什么难事。

    在这其中,全赌原石的价格浮动又要低于半赌原石。

    几乎每一届翡翠公盘上的天价原石,都是在半赌料子中产生的,几十万的标底拍出几百万的价格那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因为切过的原石可以更加直观的让人给出价格。

    而全赌料子则是因为风险较大且不容易掌握其规律,中标价格和标底价格的浮动则并不是很大,一般表现很不错的料子,成交价往往也就是标底的一到两倍而已。

    “回头填上个价格试试,说不定就能中标呢……”方逸没有掩饰自己对那块原石的兴趣,因为在场的这些都是人精,自己越是掩饰,恐怕越是会被人看出破绽来。

    “方老弟真是财大气粗啊……”

    听到方逸的话,有几个人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在他们看来,能成为余宣弟子的人,肯定是不怎么差钱的,这一块原石怕是要和他们无缘了。

    方逸说着话,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投标单,随手填上了个数字,笑着将标单又塞回到了口袋里,只是谁都不知道,为了确保能拿下这块原石,方逸在昨天十五万的价格上,又加了五万美金。

    “将近七倍的溢价,应该是十拿九稳了吧?”

    跟着众人路过一个标箱的时候,方逸将口袋里的标单给放了进去,这一块原石就占据了方逸所有资金的五分之二,要是再拿不下来的话,方逸也是无话可说了。(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