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局势紧张
    “大哥,你怎么来了?”

    结束了最后一天的明标回到庄园之后,方逸意外的发现彭斌居然站在了门口,小魔王在他身边四处跳跃着,不过像是吃过彭斌的亏,怎么都不愿意靠近他的身体。

    “怎么回事?大哥,这小家伙不是认识你吗?”

    看到小魔王对着彭斌呲牙咧嘴的样子,方逸不由感觉有些奇怪,小魔王对于自己身边的人,虽然一向都不搭理,但也不会露出如此敌对模样的。

    “这小家伙偷我的酒喝,被我弹了一手指……”

    彭斌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这次带了一些自家酿制的青梅酒过来,没想到却是被小魔王那鼻子给闻到了,扒开了封泥喝了好几口,彭斌怕它喝醉,用手指将它给弹开了,因此算是招惹了这家伙。

    “偷酒喝?魔王,别闹……”

    方逸有些无语的看着小魔王,伸出手让小家伙顺着自己的手爬到了肩膀上,和彭斌拥抱了一下,方逸脸色顿时一变,欣喜的看着彭斌,说道:“大哥,你修炼出真气来了?”

    方逸对于练武之人的气机十分的敏感,刚才和彭斌这一接触,他就感觉到彭斌应该完成了百日筑基的初步功法,此时在彭斌体内,正有丝丝微弱的真气产生,并且在修补着他往日修炼外功所留下的隐疾。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修炼出来了,不过能按照你所教的功法行走小周天了……”

    彭斌爽朗的笑了起来,和余宣陈凯打了个招呼,说道:“我感觉身体轻松了一点,就过来看看兄弟你,对了,这几天没出什么事情吧?缅甸这段时间可不怎么太平……”

    彭斌这一个多星期虽然一直呆在家里没出去,但却是能感觉得到那种暗流汹涌,家里人员调动的十分频繁,听说有几个寨子打出了真火,战火已然都快要蔓延到仰光来了。

    所以彭斌感觉身体稍有好感,马上就带了些人赶了过来,有他在方逸等人身边坐镇,就算是遇到敌对势力,彭斌也有把握将方逸他们给安全的带出去。

    “有虎哥跟着,哪里会出事……”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在缅甸呆的时间越久,他越是了解彭家在缅甸的滔天势力,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彭家最为鼎盛的时候,几乎就等同于缅甸实际上的领导人了。

    所以有阿虎这个彭斌身边的人跟着交涉一些日常事务,方逸他们在这段时间没有受到过任何的刁难,不光是在公盘上,就是日常在进出仰光的时候,那些路上盘查的哨卡一看到他们车前彭家的旗子,也都是免检放行的。

    “这次不好说了,果敢那边的人和政府谈判失败,怕是马上就要打起来了……”彭斌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从小跟着父亲,几乎就是在战火中长大的,但像这一次混乱的局势,彭斌记忆中也是不多见的。

    去年的时候,大毒枭坤沙向缅甸政府投降,金三角的武装势力顿时四分五裂,原本国际上认为缅甸将会迎来从所未有的和平时期,但是谁都没想到,那些分裂的势力,却是让局势变得进一步恶化。

    金三角的武装势力,原本就是缅甸各个族群支持下的产物,里面还有一些闹着要独立的武装,为了瓜分坤沙留下来的地盘是大打出手,受到国际认可的缅甸军政府,现在只能勉强控制住首都附近,早就失去了对全国政权的掌控。

    正因为缅甸政府失去了对国家的控制力,这也让想闹独立的武装势力看到希望,这一段时间都在和政府谈判,希望将他们控制的区域从缅甸独立出去,这种要求,自然是要被拒绝的。

    眼下正是谈判破裂的时候,按照彭斌的猜想,独立武装恐怕这几天就要发动对仰光的攻击,他这次带了家族不少身经百战的战士过来,就是要将方逸等人安全的给带出去。

    “这么严重?”

    原本一脸轻松的余宣和陈凯听到彭斌的话后,脸色不由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们来缅甸的时候虽然也是在打仗,但各方都还比较自控,没想到这才七八天的时间,局势居然恶化到了这种程度。

    “进去说吧,咱们还有点时间……”

    彭斌看了一眼跟在几人身后的阿虎,开口说道:“我带了一个连的人过来,你过去安排一下,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要保证这里的安全……”

    “是,斌哥……”阿虎答应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他跟彭斌有些年头了,从彭斌的言语间也看出了此次事件的严重性。

    “余叔,阿凯,事情比你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彭斌来的时候已经让人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进来之后他先将余宣等人让到了酒桌上,开口说道:“谈判已经破裂,独立武装正在调动兵力,最迟两天后就会对仰光展开攻击……”

    “两天后,时间上倒是能来及……”

    听到彭斌的话,陈凯不由松了口气,明儿就会开暗标,到时候只要他能拿到拍中的原石离开,陈凯哪里会去管这里打仗不打仗的,就是把仰光全打烂了他不关他的事。

    彭斌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阿凯,要是你现在就走,那肯定能来及,但要是等到明天,估计你人能走,但东西却是没办法带走的……”

    “怎么回事?东西怎么可能带不走?”

    陈凯脸色一变,为了这次的缅甸公盘,他几乎将所有能调动的资金全都带来了,并且在银行里还有贷了一笔款子,如果这批原石出问题,陈凯在国内的翡翠生意,恐怕撑不到一个月就要崩盘。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仰光机场明天早上八点开始,就会停飞所有的客运航班,整个仰光都会进行航空管制,也就是说,你们想要离开缅甸,只能依靠陆运了……”

    陈凯有句话还没说出来,那就是他老爹的武装,其实也算是独立武装的一份子,前段时间代表独立武装和缅甸政府进行谈判的就是他老爹,眼下谈判破裂了,政府方面随时都有可能对他们动手的。

    “陆运,对,陆运也能运出去的……”

    陈凯紧紧的抓住了彭斌的手,说道:“斌子,这批货可是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啊,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给带出去,货要是出不去,那我也干脆死在缅甸算了……”

    “阿凯,我带了一百二十个人过来,只有三辆运兵车和四辆吉普车,我哪里还有车子给你装石头啊……”

    彭斌是知道翡翠公盘的,而且前两年他也跟着陈凯见识过,有些原石一块就重达几百上千斤,甚至需要吊车来装卸,以彭斌目前的运输能力,根本就是没有办法的。

    再者就是,彭斌此次过来,主要是想把他们给安全的带到自己地盘上去的,对于他们家族这种割据一方的军阀而言,有人有枪有钱才是真的,一时半会兑不了现金的翡翠,并没有被彭斌放在眼里——

    ps:六月最后一天啦,月票别浪费啦!。(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