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意外的变故
    “兄弟,最迟三个月,哥哥我就去内地找你……”

    此时彭家的庄园里,也弥漫着一股告别的气息,知道方逸他们明天要走,彭斌又是备下了酒菜,给方逸余宣和陈凯等人送行,生活在战乱地区的人,对于相聚和别离总是异常的看重。

    “大哥,电话和地址都留给您了,欢迎您随时来……”

    方逸端起酒杯和彭斌碰了一下,两人一饮而尽,一股辣意从喉头窜入到小腹之中,他们今儿喝的不是昨天的梅子酒,而是庄园里自酿的烧刀子,味道不怎么样,但却是男人喝的烈酒。

    “余老,阿凯,这次招待不周,下次再来缅甸的时候,彭某一定会尽地主之谊……”

    彭斌又向余宣和陈凯端起了酒杯,原本按照计划,他这段时间应该一直呆在几人身边的,不过由于被方逸看出身体出了问题,彭斌只能回家族呆了一个星期,是以对陈凯也有几分歉意。

    “斌子,别说这些客气话了,你要是去了国内,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

    陈凯知道彭家在缅甸的地位,这半个多世纪以来不知道和政府还有地方军阀打了多少仗了,到现在一直屹立不倒,陈凯相信,不管缅甸发生了什么情况,彭家一定有自保之策的。

    “好,到时候肯定前去叨扰……”彭斌哈哈一笑,正想说话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嗯?我知道了,马上就会安排……”接通了电话,只是听了几句,彭斌的脸色就变得严肃了起来,默默挂断了电话。

    “大哥,出事了?”方逸开口说道:“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办,明天让阿虎他们送我们去机场就好了……”

    “不是我有事,是咱们都有事了……”

    彭斌闻言苦笑了一声,指了指电话,说道:“**联邦军已经和政府军在仰光附近交火了,家里让我马上就要离开,而且根据家里的消息,机场在凌晨一点就会受到炮火轰炸,我……我怕你们坐飞机是走不掉了……”

    在这次战争中,彭家虽然一开始作为代表和政府谈判,但实际上他们也是属于反对联盟的,所以彭斌得到的消息可谓是确凿无疑,甚至连炮火袭击机场的精确时间他也能完全掌握。

    “凌晨一点?这……这可怎么办?”

    听到彭斌的话,原本正端着杯酒陈凯右手忽然一抖,那杯酒水顿时洒落在了桌子上,“斌子,缅甸是你的地盘,你能不能给那边说下,让发动攻击的时间推迟到明天啊?这要是把我的翡翠全给炸掉怎么办啊?”

    陈凯赚钱,最初就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俄罗斯淘金的,作为要钱不要命的典型代表,他现在想到的不是自己能否安然离开缅甸,而是他的翡翠会不会得到保全。

    “阿凯,你以为在这种事情上,我父亲会听从我的意见?”

    彭斌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在彭家是有点地位不假,而彭家确实也能影响到**军进攻的时间,但在这种事情上,彭斌的那点话语权根本就可以是忽略不计的。

    “可是……”

    “小凯,彭斌说的不错,还是从别的地方想办法吧……”余宣摆手制止了陈凯还要接着说的话,开口说道:“咱们着急,只怕有人更急,如果郑家得到这个消息,你说会是什么反应呢?”

    余宣相信,以郑家在各个国家的关系和影响力,肯定也是会第一时间得到机场将受到炮火袭击的消息的,他们应该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但郑少恭却是有权力提前离开缅甸的。

    “对啊,郑少恭要是知道这件事,肯定会提前走的,余叔,咱们要不要现在就给他们打个电话?”听到余宣的话,陈凯顿时激动的一拍大腿,摸出自己的手机就想打给郑少恭。

    “不急,在等等……”

    余宣摆了摆手,说道:“距离彭斌给出的时间,不是还有四五个小时嘛,从这里到机场,也就是半个小时多一点,只要郑家想带咱们走,时间上是完全来得及的……”

    为了这次搭乘郑家的飞机离开缅甸,余宣是卖了面子又舍了里子,像是方逸的那批翡翠,他们只是平价卖给郑家的,这其中固然有让方逸交好郑家的意思,但更多的还是为了能使他们带着翡翠一起离开缅甸。

    所以现在余宣并不愿意先打这个电话,如果郑少恭信守承诺的话,电话应该是由他来打的,不要小看这个打电话的次序,如果是余宣先打的话,那等于是又欠了郑少恭一个人情了。

    “余老说的对,咱们先把这酒喝完!”

    彭斌哈哈一笑,要说此时境界最危险的人,莫过于就是彭斌了,但是在那种家庭出生,枪林弹雨的事情他经历的多了,丝毫没把身边的危机当回事,端起了酒杯又敬向了众人。

    “这酒,可真苦啊……”一脸苦笑的干了杯中的酒,陈凯第一次感觉到了苦酒的滋味,放下酒杯,陈凯的目光不由又放到了自己和余宣的手机上。

    “你小子,这养心的功夫实在是差了点……”余宣摇了摇头,对比一下神色如常的方逸和一脸紧张的陈凯,他顿时感觉陈凯比方逸大出来的那十几岁都活到了狗身上。

    不过这种让陈凯心焦的等待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五分钟之后,余宣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那普通的铃声听在陈凯的耳朵里,无疑像是仙音一般悦耳。

    “郑先生?”接通了电话,果然是郑少恭打过来的,透过话筒传来的微弱声音可以听得出来,电话一端的郑少恭的语速有些快,也有些着急。

    “我明白了,十点起飞,我们一定提前到,嗯,到了机场外面再联系您……”

    听着郑少恭不断传来的声音,余宣很沉着的回了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眉眼中也露出了一副释然的表情,话说身处在战争这个漩涡之中,就算是余宣心里也是有着巨大压力的。

    “十点,还有两个小时,完全能来得及……”得到了离开的准确时间,陈凯的精神猛地松弛了下来,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

    “我马上安排人送你们去机场,你们还有什么需要携带的东西吗?”

    彭斌看了一下时间站起身来,他现在是万万不能露面的,而且方逸他们离开的时间越早,彭斌也就越是安全,毕竟在缅甸政府的眼中,彭斌的身份可是要比一些玉石商重要得多。

    “除了几十万现金,别的没什么了……”陈凯站起身来,说道:“斌子,我那辆车就先给留给你了,你也注意安全……”

    “我还有块石头在屋里……”

    听到要走,方逸也起了身,一边说话一边走进了自己的屋里,将装着那块帕敢原石的背包拎在了手上,不过在下一刻,方逸就愣住了,因为他回来时还在呼呼大睡的小魔王,这会却是不见了踪迹。

    “大哥,你见到小魔王没有啊?”

    方逸冲出了房间,自从昨天喝了那一碗酒之后,小魔王就一直在睡觉,晚上方逸回来的时候还看到它了,但没成想就这一会儿工夫,小魔王却是不见了。

    “没有啊,你那小东西神出鬼没的,我哪看得住它啊……”听到方逸的话,彭斌也愣了一下,继而反应了过来,“小东西不见了?”

    “是啊,不知道跑哪去了……”方逸对余宣和陈凯说道:“老师,你们先收拾东西,我要园子里去找找……”

    方逸这会心里真的是着急了,三两步冲到了庄园的树林处,口中发出了尖锐的哨声,他发出的这种声音穿透力极强,就是在一两公里之外也是能听到的,往日里小魔王听到这种声音马上就会回来。

    “无量那个天尊,这是跑哪去了啊……”

    方逸足足在林边站了十几分钟,也没看到小魔王的影子,小家伙以前经常是成夜不归,方逸那会根本就没当回事,但是在这节骨眼上,方逸心里的焦急却是像烧开了的热汤一般,恨不得把小东西拎出来暴打一顿。。(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