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彭斌虽然练的是传统功夫,但他并不排斥高科技,相反,彭家这些年来引进的一些诸如卫星定位追踪系统,基本上都是以彭斌为主导进行的,在局部战争中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所以在彭斌的这个背包里,有不少产自欧美军队的好东西,就算是饮食,他也全部准备的是美**队标准配备的食物,比起一般国家的压缩饼干的味道要强多了。

    “方逸,我去睡了,你要是撑不住就叫我一声……”

    彭斌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不怎么好,当下也没和方逸客气,拉开睡袋就钻了进去,几乎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睡袋里就传来了彭斌轻微的打鼾声。

    “比胖子入睡还要快啊……”

    听着彭斌的鼾声,方逸有些无语,不过他却是不知道,在战场上睡觉,那是老兵们必修的课程之一,别说躺在睡袋里了,就是站在那里彭斌有本事让自己睡着。

    “不知道山下要折腾多久?”看着山下依然亮着的灯光,方逸也盘膝坐在了地上打坐了起来,在这个自己不怎么熟悉的环境中,方逸也需要保持最好的状态。

    彭斌之前拿出来的胶囊的确很好用,盘膝在地上坐了一夜,方逸发现那些蚊虫包括毒蛇都在离自己几米远的地方就转向了,身上的那种气味很好的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正如彭斌所料的那样,庄园里的人虽然没有撤退,但夜间也没有上山搜寻,当天空出现一抹亮光的时候,彭斌也醒转了过来,起身将睡袋给收了起来。

    “兄弟,你的小魔王回来了没有啊?”彭斌从背包里掏出两袋食,扔给了方逸一袋,说道:“那小家伙不是一般都早上回去的吗?你吹个口哨试试……”

    “刚才吹了,没反应……”方逸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想了一下之后,说道:“等会我下山靠近庄园看看,如果小家伙回去了,我就把它给带上山来……”

    其实方逸可以肯定小魔王没有回来,因为小家伙的嗅觉极其灵敏,回到庄园找不到自己,它可以根据自己身上的气味找到山上来,现在小东西没出现,只能说明它没有回庄园。

    “那你小心点,庄园里的人还没有撤走呢……”彭斌拿出了个望远镜,对着庄园观察了起来,他那背包就像是个百宝囊,里面什么东西都有。

    “他们想发现我,怕是没那么容易……”

    方逸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虽然缅甸的山林和金陵有所不同,但从小在山中长大的方逸,显然很懂得如何利用林木来遮掩自己的身形,在这一点上,他比之彭斌怕是也差不了多少。

    “嗯?等等,有点不对劲……”就在方逸想下山的时候,彭斌忽然拉住了他,“山下有警犬,妈的,我在庄园的事情,被人给漏风了……”

    彭斌的反应很快,他在仰光的事情,除了带来的那些手下之外,只有家族中很少几个人知道,所以缅甸军方带来警犬搜山,只能说明他的身份暴露了,对方想要抓住身为彭家二号人物的彭斌。

    随着彭斌的话声,方逸的耳朵也听到了几声犬吠,凝神向山下望去,果然有两个人拉着两只警犬,正从庄园大门处往后山方向一路追踪了过来,在这两个人身后,还跟着上百个全副武装的军人。

    “大哥,怎么办?打吗?”方逸虽然少年老成性情稳重,但看到这种情形,心里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别急,就凭这些人,也想抓住我?”

    彭斌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稳稳的将枪给端了起来,口中说道:“兄弟,咱们怕是要往深山里面躲躲了,你那松鼠再不回来咱们可等不了了……”

    彭斌话声刚落,“砰砰”两声枪响就传了出来,山下跑在前面的一只警犬应声而倒,还没等另外一只警犬有所反应,第二声枪响随之响起,两只警犬均是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方逸清楚的看到,随着两只警犬的毙命,那些军人在卧倒找掩护的同时,枪口也对准了山头的方向,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无数子弹也扫射在了方逸和彭斌的周围。

    “哒哒,哒哒哒……”

    击毙了两只警犬之后,彭斌根本没有丝毫躲闪的动作,单膝跪在地上,枪柄顶在自己的肩窝,手中的枪接连打出了点射,随着他的枪声,山下惨叫声接连响起,凭着一个人一把枪,彭斌居然将山下的上百人都给死死的压制住了。

    从庄园到后山林子,有一片大概二三十米的开阔地,就是这二三十米的开阔地,成为了山下士兵不可逾越的死亡线,没有一个人能突破彭斌的火力封锁进入到树林之中。

    “妈的,不动用重武器,就这么几个人,也想对付我?”彭斌打的兴起,干脆站起了身子,而此时从庄园里冲出来的士兵,就像是潮水一般的又退了回去,丢下了一地十多具尸体。

    有些没有被彭斌打中要害的人,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也有士兵从庄园里冲出来想要救人,但刚一冒头就被彭斌一枪给击倒在地,几枪过后,再也没有人敢从庄园里出来救人了。

    “大……大哥,这……这就是战争吗?”

    看着山下惨叫翻滚的士兵和那一地的尸体,方逸无疑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他真的不知道战争居然如此残酷,那十几条活生生的性命,转眼之间就成为了冰冷的尸体。

    “这哪叫战争,充其量就算是个遭遇战罢了……”彭斌停下了射击,眼睛瞄向了方逸,说道:“兄弟,第一次见到死人?”

    “不是……”

    方逸抿着嘴摇了摇头,他没有妇人之仁的毛病,而且早在十几岁的时候,方逸手上就有过人命了,但此时死在抢下的这些人,还是带给他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他们不死,咱们死……”

    彭斌此刻居然还有心情和方逸开着玩笑,“你们道家不是有句话嘛,叫什么死道友不死贫道,咱们哥俩想要活下去,就要先把他们打怕了,不敢追那么近才行……”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听着彭斌的话,方逸脑海中忽然冒出了老子的这句话,千百年来,有无数人对这句话进行了诠释,但都是各有各的意思,而此时方逸心中也生出了对这句话的一种理解。

    在此刻的方逸看来,天地未必有仁心,众生也未必平等,在这个社会上,有人富贵腾达,有人低贱卑微,有人聪明绝顶,有人愚不可及,有人四肢健全,有人天生残疾,生来就已经不平等了。

    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的使命,在社会中充当着不同的角色,事物都有自己的规律,就像万物的枯荣,眼前死亡的这些士兵,又何尝不是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想到这里,方逸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段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嘴里喃喃自语着,当方逸念到道法自然四个字的时候,脑中像是忽然开启了一扇门,整个人的思想变得异常清明通透了起来,耳边的枪声和山下的死尸,再也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困惑。

    “荣华富贵如过眼云烟,生老病死亦是天地常理,哈哈,我明白了……”

    方逸口中发出了一声长笑,在这一刻,他只感觉自己的精神为之一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的炼神反虚的门槛,似乎松动了许多,而方逸体内的真元,也变得愈发凝实了。

    “方逸,你明白什么了?”

    一旁的彭斌听得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这老弟别被眼前的场景吓的精神失常了?要知道,彭斌在五六岁第一次看到那尸横遍野的场景的时候,也整整吐了大半天,并且有好几天都吃不下饭去。

    有些人受了刺激会变得萎靡不振,而有些人则是会让自己变得坚强,彭斌无疑是属于后者的,从那时起他就在心里下定了主意,要让自己变成最强大的人,而且他也做到了。(未完待续。)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