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浑身是宝
    “嗷呜……”

    动物的感觉,向来都是要比人类灵敏的,感受到身边的杀机,那只黑熊也没顾得上再去掏蜂巢,而是直起了身体,对着方逸和彭斌咆哮了起来,两米多高的身体和嘴中露出的狰狞牙齿,胆子小一点的人,怕是在它面前连站都站不稳。≯ ≯

    “妈的,本来想放过你的,是你自己找死……”

    彭斌和方逸两个,一个人杀人无数的黑拳之王,一个是从小在山中以动物为食的野道人,别说手里还有枪支了,就算是赤手空拳,两人也不会害怕面前的这只黑熊。

    “大哥,我还没吃过熊掌呢……”方逸干巴巴的说了一句,他生活的方山靠近城市,可是没有黑熊这一类的生物。

    而且面前的这只黑熊,和自己在图片上看到的那些可爱的熊宝宝完全不同,那冷酷到了极点的眼神和咆哮时的凶狠,让方逸找不到一丝放过他的理由,话说就算没有材料做出来的熊掌不好吃,那毕竟也是熊掌啊。

    “嗷……嗷呜!”

    看到面前两个可恶的人没有退开,原本就脾气暴躁的黑熊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大嘴仰天出一声咆哮,原本站立着的上肢猛地在地上一顿,距离它二十多米远的方逸和彭斌都能感到地面的颤动。

    “个子大叫的响就了不起啊?”

    平端着枪的彭斌丝毫都不以为然,在他没有受伤的时候,曾经专门在丛林里训练和猛兽厮杀的技能,死在他手上的黑熊和老虎不知凡几,而且彭斌那会全都是空手搏杀的。

    似乎感觉到了彭斌对自己的蔑视,黑熊在前肢落地的同时,后肢就猛地力窜了出来,虽然体型庞大,但和刚才走动时的笨拙相比,却是变得异常灵巧了起来。

    “这是你自己找死……”

    彭斌的面容突然间变得冷酷了起来,就在那黑熊跃起来准备撑地的一瞬间,彭斌右手平端着的枪口猛地一甩,清脆的枪声顿时响了起来。

    “嗷呜!”

    随着枪响声,黑熊的口中忽然出一声沉闷的哀嗷,但巨大的冲击力让它的身体还是冲着方逸和彭斌跳了起来,只不过方逸现,身在半空中的这只黑熊,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嘭!”的一声巨响,黑熊那庞大的身躯重重的砸在了方逸的面前,身体不断的在地上抽搐着,但怎么都无法站起身来了。

    直到此时方逸才看到,这只黑熊的一只眼睛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了起来,敢情彭斌那看似随手甩出去的一枪,却是从黑熊的眼睛里射进了它的脑袋,直接就将这只重达千斤的黑熊的中枢神经给破坏掉了。

    “大哥,厉害!”

    方逸冲着彭斌竖起了大拇指,看这头黑熊皮糙肉厚的样子,如果让方逸上,就算拿着把开山刀,方逸一时半会还真杀不死他,而放在彭斌手上,只是一子弹的事情。

    最可怜的还是要数这只黑熊,亚热带黑熊的体型一般都不是很大,这只黑熊能长这么大也是难得,它不知道在这野人山中称王称霸了多久,但遇到彭斌之后,很悲催的就被一子弹给干掉了。

    “要不是我伤没好,就和它摔上一跤了……”

    彭斌撇了撇嘴,他的身高也将近两米了,而且力量不见得比这黑熊小,以前猎杀黑熊和老虎这一类猛兽的时候,彭斌都是空手将它们给打死掉的。

    “大哥,你还真是够禽兽的……”不知道为何,方逸脑子里忽然冒出了禽兽这个词,和黑熊比摔跤,或许只有这个词才能形容彭斌的变态了。

    “哈哈,方逸,你知不知道,我最初打拳的时候,绰号就叫做野兽!”

    彭斌闻言大笑了起来,在东南亚黑市拳坛上,提彭斌的名字未必有多少人认识,但要说起野兽,恐怕所有接触过黑拳比赛的人都知道,因为这个绰号,就是胜利的代名词。

    “大哥,这个绰号很是贴切……”

    听到彭斌的话,方逸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自己这位大哥倒是有有意思,居然给他自个儿起了这么一个绰号。

    不过方逸根本就不知道,野兽这个外号可不是彭斌自己起的,而是台下的那些赌徒们送给彭斌的,而且除了在彭斌打拳的时候别人敢喊这个绰号,平时在彭斌面前提起这个名字,那可要先衡量一下自己的脖子够不够硬的。

    “在拳台上,只有像野兽一样才能存活下来……”想到了自己以前的经历,彭斌收敛了笑容,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要知道,黑市拳赛和正规的职业拳赛可是完全不同的,与其说是拳赛,倒不如说是无规则格斗,因为在黑市拳台上,并不只限制拳手们用拳头,而是无所不用其极,只要你能能赢,就算是用牙齿咬断了对手的喉咙,那观众都是会买账的。

    黑市拳赛的死亡率极高,十场拳赛下来,往往有七八场都会有拳手死亡,在那个铁笼子里,只有确定你的对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拳手才能去欢呼胜利。

    因为在黑市拳的历史上,还真有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的拳手,最后扑上去用牙齿咬断了对手的脖子,为那一场拳赛来了个同归于尽的结局。

    所以在打黑市拳的那几年里,彭斌的性格也是被磨砺的坚韧无比,性格一度也是十分的残暴,在他刚会彭家的那段时间里,浑身杀气四溢,甚至连他的至亲的人都不敢靠近他的身体。

    也就是儿子出生之后,彭斌的性格才慢慢变得温和了一点,当然,这温和也是因人而异的,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彭斌依然是黑市拳中那个人令人闻风丧胆的拳王。

    “大哥,多练练我传你的内家心法,会让人心绪平静的……”

    方逸看得出来彭斌心情的低落,当下转到了石头后面,将那块蜂巢抱了出来,说道:“蜂巢我会摆弄的吃,但这只狗熊我就不行了,大哥你看怎么办,是只砍掉四只熊掌呢,还是剥皮吃肉?”

    “兄弟,你算是问对人了……”

    方逸的话将彭斌从回忆中给拉了出来,看着地上的黑熊,说道:“你知不知道,这熊可是浑身是宝的,熊掌咱们要,肉咱们也要吃,另外这熊皮是好东西,咱们也要带回去……”

    “把熊皮给带回去?”

    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多问了一句话,竟然又给自己增加了不小的负重,不由苦笑了一声,说道:“好吧,这东西卷起来应该没多大,我带着就好了……”

    “这玩意儿虽然不如虎皮能治风湿疼痛,但却是要比虎皮值钱多了……”

    彭斌蹲下身体,用手摸了摸黑熊那光滑的皮毛,开口说道:“英国的那个老娘们,给她的护卫队用的帽子,就是熊皮做成的,一个帽子你知道要多少钱吗?”

    “多少钱?对了,大哥,你先说说那英国的老娘们是谁啊?”方逸下山才多久,他连国内的事情都还没整明白呢,哪里有心情去关注英国老娘们啊。

    “你小子,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彭斌闻言瞪了方逸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英国的老娘们自然就是英国女王了,在英国,除了她之外谁还能有护卫队呢,告诉你英女王护卫队用的熊皮帽,全是用熊皮制作的,你别看这只熊块头很大,但最多只能做出一个帽子来……”

    彭斌以前猎杀黑熊,往往只要熊掌和熊胆,他对熊皮的兴趣不是很大,因为在他那里有更好的选择,那就是虎皮。

    不过经常去彭家收取山货的人告诉彭斌,熊皮的价格比虎皮还要高的时候,彭斌才知道,敢情被他丢了不少的熊皮,运送到英国之后,一张居然能卖到四五万英镑,折合成人民币就是五六十万了。

    ---

    ps:月票月票推荐票,大家多投票啊!(未完待续。)

    [笔趣库手机版 m.biquku.com]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