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泼脏水,我也会啊
    
(ps:三件事。`

    其一,有书友帮忙建了一个vip书友群,群号517/425/679,入群需验证,详细规则见书评区置顶帖,入群的朋友们请在书评区置顶帖按说明留言。

    欢迎大家来玩,我也会在其中不定时冒泡。

    其二,明天会有加更!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求推荐票!求收藏!

    谢谢大家!)

    严旭自然不可能自己去和大日圣宗联系。

    否则在大日圣宗那里,就留下把柄,他日后还怎么在广乘山待下去?

    虽然,身为大宗师境界的武者,本就是严旭最大的本钱。

    此前更主事一方,掌握不少有用信息。

    但不到万不得已,严旭绝不会想着叛逃出门,投身大日圣宗寻求庇护。

    自己其他一切根基全部丢失,物质积蓄和人脉积蓄也都要从头再来。

    到了大日圣宗,作为外投之人,哪怕对方再是千金买马骨善待他,他也没希望真的进入核心圈子。

    因此,严旭传递消息给大日圣宗,都是经过好几道手续,杜绝对方的侦查。

    便是大日圣宗那边得到消息,也很难追查到他的身上。

    所以,跟那被石铁所擒获的大日圣宗长老对质,严旭并不如何担心。

    但这一切,终究要由严旭自己的心腹来经手。

    这个庄园,是严旭自己的秘密产业,但却终究瞒不过石铁。`

    严旭仰天长叹,石铁出乎预料的出现在东唐,他就已经感到这次难以脱身,但终究怀有侥幸心理,不肯放弃万一的希望。

    只要不被石铁当场击杀,不被囚禁锁天峡,他便还有希望。

    外通大日圣宗意图借刀杀人的罪责不落实,仅仅是因为派系斗争而栽赃陷害燕赵歌,罪名他还能承受。

    主事长老一职虽然肯定会被罢免,但多半可以得一个上战场戴罪立功的机会。

    那时他就有逃走的机会。

    在广乘山东山再起,他已经不做指望,说不得,就只好真的叛逃大日圣宗了。

    可现在,希望都破灭了。

    严旭看向燕赵歌,目光幽深,到了此刻,他哪里还不知道,石铁的意外出现,必然是燕赵歌的手笔。

    他在盯着燕赵歌的同时,燕赵歌也在盯着他!

    专门挖好一个大坑,等着他自己往里跳,摔一个万劫不复!

    石铁看着严旭:“我也不理解,你为何要置赵歌于死地,为此还要搭上许川等其他同门,还有东唐国的人。”

    “你的肚量就狭小到这个程度,目光短浅到这个程度?还是其中另有隐情?”

    “现在,告诉我们为什么吧。”

    “这个时候,你是真的再怎么隐瞒也没用了。”

    在石铁的目光注视下,严旭微微沉默,只感觉喉头干涩。

    燕赵歌看着严旭,突然一笑:“之前,我想不明白严长老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不过这次当面见过叶景之后,我好像明白了一些。`”

    严旭愕然,他只是拿叶景当刀,和他本人的动机全无关系。

    此刻听燕赵歌这么说,严旭心中突然浮现出极为不祥的预感。

    叶景也被石铁带来,这段时间他被石铁镇压,不能动不能说,只是一脸怨恨的注视着广乘山众人。

    此刻听闻自己和严旭有关,饶是他头脑不怎么清醒,也感到诧异不已,目光下意识看向严旭。

    石铁同样感到意外。

    对于严旭所言,路边无意中现昏迷的叶景,这个说法,石铁自然是抱有疑问的。

    但他并不认为,严旭会为了帮叶景出气报仇,就想要燕赵歌的性命。

    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到燕赵歌身上。

    被众人注视,燕赵歌不慌不忙:“通过刚才的血魂回光仪式,之前在镇龙渊中的一切,各位也都看到了。”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叶景的肉身,支离破碎,整个毁灭于深渊之中。”

    “如今却得以重塑身躯,这样的功法,自然不是寻常可比。”

    所有人一起点头,全身彻底破碎只剩灵魂,却还可以重塑身体,这样的法门,确实诡异莫测。

    燕赵歌来到叶景身前,看着他:“这一切都源于他那枚戒指,源于那戒指中突然爆而出的古怪光影。”

    “在镇龙渊时,我就感觉奇怪,但始终不明所以,于是就没有继续多想。”

    “但现在当面见到新生的叶景,心中疑惑便越来越重。”

    燕赵歌转头看向石铁:“大师伯,您亲自接触过炎魔中的强者,有没有感觉到眼熟?”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严旭更是全身剧震,厉声喝道:“叶景的功法虽然为他重塑火灵之体,但与炎魔之躯不同!”

    石铁目光微微一动,但也点点头:“有相同之处,但是不完全一样。”

    其他人点头,如果真和炎魔完全相同,他们先前不会如此淡定。

    燕赵歌说道:“同现在大家惯常了解的炎魔,确实不同,但大师伯您该知道,现在我们八极大世界,对炎魔大世界来历的揣测。”

    石铁神色一动,花岗岩般坚硬沉着的表情,次出现大的变化:“炎魔大帝?”

    燕赵歌点头:“不错,炎魔大帝,也称天火大帝,大破灭之前名动天下,传说中的强者,大破灭之后便没有了消息。”

    “现在咱们八极大世界对炎魔大世界的揣测,主流看法便是,那是炎魔大帝的传承所造就。”

    “就如同咱们八极大世界,也是掘大破灭前强者遗留的传承作为基础,然后不断衍生展而来。”

    燕赵歌悠悠说道:“现如今咱们广乘山的武道,又或者大日圣宗、碧海城等圣地,乃至于其他宗门势力,传承的武道经过这么多年的展,同大破灭前相比,已经有了很大变化。”

    “炎魔的力量传承,经过漫长岁月的演变,同炎魔大帝嫡系真传,肯定也有了差异。”

    东洲执法长老站在一旁,这时已经回过神来,沉声问道:“你的意思是,叶景,从他那戒指中得到的传承,是炎魔大帝嫡系真传?!”

    “源于大破灭之前,被完整保留下来的传承?”

    燕赵歌微微一笑,点到即止:“这是我个人的推测,此中真相,还有待调查验证。”

    “此外,叶景同现在的炎魔大世界,是否有联系?这也需要弄清楚。”

    燕赵歌说着,有意无意看了严旭一眼:“以及,严长老为什么会帮助叶景……”

    严旭这下彻底变了脸色,怒吼道:“一派胡言!”

    广乘山同大日圣宗争斗再激烈,哪怕全面开战,事后也还有缓和的可能。

    而炎魔是八极大世界公敌,任何与之扯上联系的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炎魔,以其他生灵为血食,尤其喜好经过修练的武者!

    燕赵歌笑而不语,石铁徐徐说道:“严旭同叶景之间的联系,还不好做定论,但叶景的传承,很可能真的同炎魔大帝有关。”

    石铁此言,又让其他人心中尽皆一凛。

    他看向叶景:“血魂回光仪式呈现的景象,叶景灵魂被他那枚戒指收容的时候,一个无比强大的气息从中流露。”

    “哪怕是血魂回光,而不是亲身经历,我都能感受到那气息的恐怖与强大,可以想见如果对方真的降临于面前,该是怎样的恐怖。”

    石铁很肯定的说道:“根据史料记载分析对比,当年死在撼天尊祖师手上的大炎魔王,都没有这么恐怖!”

    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严肃,昔年那个大炎魔王,已经是炎魔大世界有史以来出现过的最强者了。

    比他还恐怖的话……

    严旭脸色青。

    虽然石铁没有默许燕赵歌将他和叶景联系起来的事。

    但即便如此,局势展到现在,远比他能预想到的最糟糕结果,还要更糟!

    严旭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心腹文宁之。

    燕赵歌看着他,心里撇撇嘴:“往人身上泼脏水,这事儿我也会啊。”

    ...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