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一巴掌扇飞!
    
烂船也有三斤钉。

    严旭虽然伤势极重,但他当前实力,相较于还是外罡宗师的燕赵歌而言,仍然极为强大。

    这一下突然爆发,更是凶狠至极,尽全力于一击!

    严旭连穿着黑魇幽铠的阿虎也计算在内。

    阿虎敢帮燕赵歌挡刀,他这一刀就将两人一起斩杀!

    严旭被燕赵歌一言道破心中最深的隐秘,最大的恐惧。

    他脑海中不期然间浮现一个人影,一个面容与燕赵歌有六、七分相似的伟岸男子。

    仅仅只是猜想那个人将要知道当年真相,严旭就感觉自己几乎要窒息。

    这让他心神大震的同时,也更加恼羞成怒,仿佛被剥光衣服扔在大庭广众之下。

    刀光一顿后,更加迅猛狂暴的劈向燕赵歌,要将这个看破他秘密的晚辈小子,碎尸万段!

    燕赵歌目光灼灼,紧盯着严旭。

    就在严旭刀光最盛之时,燕赵歌突然取出一个葫芦。

    用得自秦长老的九宝冰葫芦,所制成的冰龙咆哮弹!

    燕赵歌冷冷一笑,猛然捏碎了葫芦,激发出其中的力量。

    一声嘹亮龙吟响起,惊天动地。

    周遭天地间的温度,瞬间降低,仿佛步入极寒的冰河时代。

    白色氤氲缭绕间,无数冰雪在燕赵歌眼前飞速凝聚,然后化身为一条巨大的冰龙!

    冰龙咆哮着,冲天而起,声震穿云,直上九天。

    乘风云,骑日月,君临天下,傲啸九天,才是真龙!

    冰龙辗转飞腾,扶摇直上,尽显潜龙升天的声威,自下而上,截击严旭的陨星刀!

    双方在半空中撞击在一起,那流星落地般恐怖的刀光,瞬间陨灭!

    冰龙也在半空中轰然解体,化为漫天冰霜,从空中落下来覆盖方圆大地,将眼前完全变成一个冰雪的世界。

    严旭的身形,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冰霜凝聚之下,直接将他冻封在半空。

    冰雪交加,正被阿虎阻击,想要冲向燕赵歌的叶景,身形也变得凝滞。

    他身上的赤红火焰,一时间也熄灭消失,整个人身上覆盖一层冰雪,仿佛一个冰人。

    其手指上的暗红戒指,先前也被石铁镇压,此刻黯淡无光,重新融入血肉中。

    燕赵歌以部分冰龙骨魂制成的冰龙咆哮弹,在瞬间爆发海量寒冰精气。

    便是大宗师强者,也会被冻住一瞬。

    半空中被冰雪包围的严旭,手中幽粼波光刀微微闪光。

    凌冽刀气勃发,不断动荡着冰雪,严旭僵硬而又迟缓移动自己的四肢,想要挣脱。

    但阿虎出现在他面前,咧嘴一笑,一抬手,手里出现一个圆筒。

    一头捏在阿虎手里,另一头则对准了严旭。

    严旭目眦欲裂,然后漫天金光充斥他的眼前。

    似阳光普照,又似倾盆暴雨!

    动弹不得,莫说闪躲,连抵挡都做不到的严旭,只能瞪大眼睛,承受太阳雨的冲击。

    嘶哑的怒吼声中,太阳神针突破严旭的罡气防御,瞬间布满他全身。

    有些太阳神针没入严旭体内,有些停留在外,支棱着,金光闪耀,扎得严旭像刺猬一样。

    太阳神针入体,顿时将严旭体内一直辛苦压制的伤势,彻底引爆。

    严旭仰天惨嚎,身上一团团血雾暴起,整个人千疮百孔,血肉模糊。

    冰雨和血雨,一齐在天空中绽放。

    “两个小畜生!”严旭张口怒骂,却禁不住喉头鲜血上涌,不停溢出。

    燕赵歌来到严旭身前,平静看着对方:“看来,当年的事情真的与你有关。”

    “我家这一支,被赵洲祖地燕氏宗家所忌,当年的事情看似意外,但同他们多半脱不开关系。”

    “看你怕成这样,你当年恐怕不是无心过失,而是同赵洲燕家有联系。”

    燕赵歌屈指轻弹手中灵剑碧龙流光似的剑刃:“你是与他们有交情,还是收了他们的好处,其实不重要。”

    “我只要知道你有取死之道,便足够了。”

    “更何况,你还意图置我于死地?”

    眼前的严旭嘶声狂吼,身体挣扎着,再次向燕赵歌扑来!

    燕赵歌漠然挥剑!

    一道碧光划过天际。

    带起严旭一颗头颅,直飞上天!

    瞪圆的双眼,表明他死在修为境界远不如他的燕赵歌手上,他死不瞑目!

    一剑既出,燕赵歌再不看严旭,转身看向另外一边。

    在那里,冰雪中,渐渐重新有火光涌现,一个人影艰难的在其中移动。

    毕竟不像严旭一样,是直接被冰龙咆哮弹正面命中,只是被余**及的叶景,这时正艰难挣扎。

    燕赵歌看去,只见叶景全身上下,此刻都被火焰包围。

    赤红的火焰图纹,恣意纵横缭绕。

    叶景身上传出慑人气息,并不似从前,力量自丹田气海,周身穴窍爆发。

    他此刻的力量源泉,仿佛就是身上,那已经覆盖全身的火焰图纹。

    惊人热力从中不断蒸腾而出,与周围冰雪世界碰撞。

    道道白色水气弥漫,仿佛云雾一般,不断有冰渣和冰水落向地面,犹如一场大雨。

    燕赵歌看着叶景,微微扬眉:“果然,气息越来越接近炎魔一族了。”

    “随着你这功法的不断深入,你的体质改变也越来越明显。”

    叶景的五官已经完全被火焰图纹覆盖遮掩,富有一股野性的美感,但却流露出狂暴狰狞。

    仿佛恣意的野火,要焚烧天穹,无限扩张,直到焚灭世间一切。

    叶景死死盯着燕赵歌:“燕——赵——歌!”

    他仰天长啸:“你三番四次害我,欲置我于死地!”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凭什么玉芍被你抢走?”

    “凭什么你一直高高在上?”

    “凭什么你不用做任何努力,就可以获得别人一辈子都难以得到的成就?”

    “凭什么镇龙渊中,明明是你害死我,广乘山的人却都偏帮你?!”

    “这一切都是命里注定吗?都是老天安排吗?我呸!”仿佛两团幽冥中的鬼火,叶景的双眼中光芒闪动:“我不信命!不信天!我只信我自己!”

    “我要变强,我若强大,玉芍不会跟你走!”

    “我若强大,直接将你踩在烂泥中!”

    “我若强大,别人也不会因为你那狗屁长老父亲就全都偏袒你!”

    “我若强大,镇龙渊里,我捏死你,而不是你害死我!”

    “你要杀我,我就杀你!广乘山要护着你,我就灭广乘山!”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叶景狂吼着,化作一个火人冲向燕赵歌!

    燕赵歌眼睛都不眨一下,周身穴窍震荡,罡气涌动。

    罡气化作一只巨大手掌,向着叶景一巴掌扇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叶景被直接扇飞出去!

    燕赵歌活动一下自己的脖颈:“风太大,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