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超凡大宗师
    
七日横空,曝晒天地。≥

    一时间,方圆千里天地,都感到温度极速上升,燥热不堪。

    草木凋零,大地干裂,空气呼吸起来,都让人感觉从咽喉到心肺,一片滚烫。

    燕赵歌、阿虎等人向那个方向看过去,七个太阳照耀的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身边的广乘山长老叹息一声,能感觉到敌人的拳意已然笼罩四方。

    广乘山众人想走也走不了,除非石铁能击退潘伯泰。

    但即便对石铁再有信心,此时也很难乐观。

    “啧啧,武圣不出,超凡大宗师便是眼下八极大世界的顶尖力量了。”

    燕赵歌手搭凉棚,遮在额头前面,眯着眼看向远方潘伯泰出现的方向。

    那并非次第升起,而是聚成一个圆环的七轮太阳,很快跨越天地,迅速来到近处。

    倒扣在地面上的巨大黑暗半球,这时已经彻底破碎,一道金光直冲天际。

    巨大的金色光柱内,石铁悬空而立,神色坚毅而又平静,淡淡注视着来到自己面前的强大力量。

    金色光柱里,石铁身体周围,一个巨大的金色光影,若隐若现,通体透明,恍若琉璃。

    看上去,似祭坛,又似宝塔。

    其中自有磨灭万劫,金刚不坏的武道拳意蕴含。

    众多玄奥符纹汇聚,化作道道灵阵,灵阵层层叠叠,络在一起,最终化为那似祭坛又似宝塔的存在,笼罩石铁。

    那七轮烈日的光辉,照耀天地,酷烈阳光落下,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光明如同空气一样,存在于空间中每一个角落。

    而这些阳光,更是具备极为恐怖的力量,焚烧融化其所接触到的所有事物。

    霸道的力量,甚至连大日圣宗自家强者暮光君的暮光暗月炁,都一起摧毁。

    笼罩石铁的金色祭坛,也阳光照耀下,也在微微动荡。

    祭坛表面,恍惚间,看上去就好像有道道青烟冒起,似乎也要被焚烧破坏一样。

    那聚成环的七轮太阳,中心处,这时响起一个苍老而又宏大的声音,在周遭天地间不停回荡。

    “石铁,你广乘山弟子胆大包天,敢杀老夫的外孙,必须血债血偿!”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天地间的温度,仿佛再次上升,让周围环境中的人,都感到五内欲焚。

    石铁神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身体周围的金色祭坛,体积又缩小了一些。

    体积虽然小了,但力量却更加凝练纯粹。

    随着金色祭坛的缩小,祭坛表面因为七轮烈日烘烤而产生的虚幻青烟,反而消失不见。

    “你大日圣宗武者,进犯本门的灵风谷之前,便该料到会有这一遭。”

    石铁的表情仿佛万年岩石一般冷硬:“生死搏杀,刀剑无眼,杀人者,人恒杀之。”

    “你那外孙萧升,淫邪好色,轻薄疏狂,你身为亲长,也要负管教不严之责。”

    “石某若是外罡后期宗师的境界,不用别人出手,就直接去挑你那外孙!”

    石铁屹立于虚空中,笼罩身体的金色祭坛更加凝练收缩,通体化为琉璃色。

    金色光辉自内而外投射出来,使得石铁的身形,也渐渐看不清晰。

    七轮金色大日里,仿佛同时响起苍老的声音:“大言不惭的小辈儿。”

    “老夫今天到这里来,就是专门招呼你!”

    “至于燕狄,不仅仅是他家那小狗崽子,便是他本人,也要给老夫的外孙偿命!”

    “老夫知道,他接到消息,正从地域赶来这里,但你们不用等他了。”

    潘伯泰的声音响彻天穹:“能死在大日衡天尺之下,是他的造化!”

    燕赵歌和石铁,同时目射精光。

    其他广乘山武者,尽皆骇然,脸色大变。

    大日衡天尺,正是大日圣宗拥有的圣兵!

    如此兴师动众,大日圣宗的真正目标,既不是燕赵歌,也不是东唐。

    而是广乘山中生代第一高手,盖压同代人的燕狄!

    从潜力来说,比广乘山当代老掌门元正峰威胁还要更大的燕狄。

    不管是燕赵歌被萧升所杀,还是燕赵歌杀了萧升后受到大日圣宗高手的威胁,燕狄都必然要赶来。

    而等待他的,将是超乎想象的伏击。

    不是超凡大宗师,也不是多个大宗师的阵容。

    而是圣兵大日衡天尺!

    随着潘伯泰的话音,那七轮太阳,其中一个,突然自天空中落下!

    从燕赵歌的角度看去,就见那轮太阳划过一道曼妙的弧线,从天而降!

    那弧线仿佛暗合天地至理,就如同真正的太阳每天东升西落,日暮归山,向着地平线西斜而下。

    只是,它落下的方向,正是石铁所在的方位!

    在石铁的视线中,那轮太阳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渐渐充斥整个视野。

    从天而降的西斜落日,还没真的接触,下方大地便开始碎裂,仿佛随时都要崩毁。

    顶着刺眼日光仔细看去,就见这一轮太阳,分明也是一座光芒闪耀的祭坛!

    形状与石铁身体周围的祭坛不同,但也是一座又似祭坛又似宝塔的存在,蕴含霸道而又玄妙的力量意境。

    一枚枚巨大灵纹咒印,如同砖瓦,共同化为一座座灵阵。

    灵阵组合,最终化为这通天祭坛。

    整座祭坛,不给人以雄浑厚重的感觉,而是锋利如刀,霸道如火!

    潘伯泰这一式西斜焚天刀,又远非此前东升君施展可以相比了。

    大日七法之一的秘传武道,其中刚猛暴烈的刀意,展现得淋漓尽致,当真有焚天之威!

    石铁目光如铁,没有分毫动摇,屹立虚空中,一拳击出。

    这一刻,他仿佛此方天地间最坚不可摧的存在,哪怕天崩地裂,亦无惧无畏,不动不摇。

    恍若定海神针,中流砥柱,只手挽天地狂澜!

    便是那恐怖的西斜焚天刀,亦无法将之摧毁!

    一时间,就仿佛下落的太阳,怒撞巍峨高山!

    金光爆裂,烈火横飞,地动山摇。

    风暴过后,巍巍青山,依旧屹立不倒!

    周围的广乘山武者见状,都长出一口气,为自家石长老感到骄傲,但他们的表情仍然凝重。

    石铁面无惧色,脸上也没有什么得意之情。

    他始终如一,坚定而又冷静的注视着面前对手。

    天空中六日横空,但很快,第七轮烈日重新出现,仍然照耀天下。

    潘伯泰的声音宏大如天,响彻四方:“石铁,你到东唐,比预想中更早,确实出乎我圣宗预料。”

    “但老夫知道,你广乘山的圣兵并未出山,圣兵不出,燕狄必死!”

    “而你出现在这里,就给燕狄当个搭头,和燕家父子一起给老夫外孙偿命吧。”

    “广乘三英?老夫纵横四方的时候,你们还在娘胎里呢。”

    一边说着,那天空中的七轮烈日,开始齐齐转动!

    这次,不再是单独一轮烈日落下,而是七轮烈日,开始连续西斜,向着石铁砸落!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