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受奖(求收藏!求推荐票!)
    
封云笙说了,燕赵歌再仔细看那火架上烤的东西,只有巴掌大,似蛙又似鱼,好像确实是虎爪鱼的模样。

    燕赵歌闻闻味道,咂了咂嘴:“啧,闻起来是不错,说不定真的很好吃。”

    “你看上去眼光不错啊,感觉挺会吃的。”

    自己其实也很乐衷于品尝各路美食啊,只是来到这个世界后,一方面各种各样的正事太多太忙,一方面锦衣玉食,饭来张口。

    反倒不像以前当老餮时四处寻找发掘美味佳肴那样了。

    如今见了封云笙模样,燕赵歌颇有共鸣,再一闻那味道,顿时感觉自己馋虫似乎也被勾起来。

    燕赵歌咳嗽一声,老实不客气的迈步走出去。

    封云笙陡然一惊,仿佛猫被踩了尾巴似的,一下子跳起来。

    看见是燕赵歌,她眼中警觉消退。

    但下一刻,少女的目光中就浮现出满满的尴尬,下意识朝旁边挪了一步,挡住身后的火堆和烤架。

    向来嘴皮子很利索的她,此刻竟然有些结结巴巴:“燕……燕师兄,你……你什么时候回山的啊?”

    燕赵歌若无其事的说道:“就今天,听说你伤势基本痊愈,重塑根基也已完成,所以来找你谈谈关于之后修练的事情。”

    走到封云笙面前,燕赵歌仗着身高优势,探头向封云笙身后望去:“然后,发现些了不得的东西啊……”

    封云笙这时平静下来,干咳一声:“燕师兄你也知道,咱们习武的人,饮食需求都比较大,需要不断补充消耗的体力。”

    “嗯,我呢,又比较喜欢自己动手烹制食物,这也算是一个爱好乐趣,就像其他一些人爱好琴棋书画一样,只是我这个,嗯,稍微别致一些罢了。”

    她说话顺溜起来,但怎么听,都有些心虚不好意思的感觉。

    燕赵歌一笑,大马金刀往火架旁一坐:“见者有份,见者有份!”

    封云笙愣了愣之后,不再局促,笑道:“美食嘛,本来就是分享才有乐趣,燕师兄要试试我的手艺,那自然再好不过。”

    她顿了顿,补充说道:“放心,虎爪鱼虽然有毒,但我处理过了,吃了不怕中毒。”

    串起来的虎爪鱼烤好后,封云笙当即一个个摘下来,分给燕赵歌和阿虎。

    肉肉摇摇尾巴,凑上前来,模样谄媚至极。

    “少不了你的。”封云笙笑道,也给它一条。

    阿虎还有点发呆,封云笙笑眯眯:“试试吧,我的口味是很刁的,能让我念念不忘的美味可不多呦。”

    燕赵歌此刻突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这剧情,有点不对啊……

    一般不都是男主角,拿什么烤鱼烤鸡一类的东西,在异界泡妞的吗?

    一顿烧烤,美女死心塌地什么的……

    到了我这里,怎么好像颠倒了?

    果然,剧本有问题啊!

    不过……还真别说……

    味道确实是不错啊……

    挺好吃的……

    “吃归吃,不能忘了正事。”燕赵歌咽下嘴里的东西,看向封云笙:“还记得半年前在东唐分别时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你的苦日子,要来了。”

    封云笙闻言,目光猛然亮了起来,甚至有些刺眼:“我一直在等这一天。”

    燕赵歌说道:“你荒废两年多的时间,现在还要重新起步,别说孟婉了,便是其他太阴之女,你想要追上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我只能给你下猛药。”燕赵歌淡淡说道:“事关本门大局,不再是你个人的事情,你撑不住,我恐怕也会逼你撑下去。”

    封云笙微微一笑:“若是不付出更多就能简简单单追上先行者,那置同样天赋出众的小婉她们于何地?”

    她没有丝毫动摇的同燕赵歌对视,郑重说道:“再艰苦,我也能忍受,要么成功,要么我自己练死在山里,也不用上太阴之试上去丢人!”

    燕赵歌摆摆手:“放轻松,无需太过紧张,没要求你第一次就成功,相反,与其他太阴之女的交手,本就是必要的磨练。”

    “重要的是,一步一个台阶,不断上升,直到最后踏临顶峰。”

    封云笙点头:“我明白。”

    接下来的日子中,燕赵歌便开始指导封云笙做最初步的准备。

    而随着时间推移,广乘山和大日圣宗之间的争端,也渐渐重归平缓期。

    一日,天地震动,太清袍归山,老掌门元正峰等出征的广乘强者,先后回山。

    这些日子里待在山中的燕赵歌,也接到了自家师祖元正峰的召见。

    元正峰看上去,身材有些瘦小,干巴巴的一个小老头,但他坐在那里,就如同大堂的焦点中心,令人难以忽视。

    在他左手边,乃是一个老者,和一个老妇。

    燕赵歌认得,这两位都是本门的太上长老,同元正峰一个辈分的耆宿。

    而在元正峰右手边,则依次坐着石铁、方准和自家老爹燕狄三人。

    看见方准和燕狄并排而坐,燕赵歌目光微微一闪。

    自己的二师伯,被誉为潜龙。

    但正是因为自家老爹的横空出世,让潜龙至今还是潜龙,差了那潜龙升天的最后一步,仍然若龙在渊。

    不过,在这个武者为尊的世界,个人实力和潜力,固然是衡量一方势力领导者的重要标准,但为一派长久计,还要考虑其他各方面因素。

    大多数人眼中,不算个人武道方面的成就,相较于燕狄,方准在其他方面,似乎更适合成为下一任掌门。

    在前些年方准对外方针作风没有现在这么强硬的时候,更是得到以门中宿老为首的温和派一致支持。

    广乘山之外的其他几大圣地,也同样都在关注下一任广乘掌门人选。

    不仅仅是关系不睦的大日圣宗和天雷殿,连碧海城、苍茫山也非常关心。

    方准这些年哪怕也开始变得强硬,但比起锋芒毕露的燕狄,仍然要温和太多了。

    在燕狄崛起前,方准也一直被广乘内外看好,会成为元正峰的接班人。

    不过燕狄现在后来居上的势头,则越来越明显。

    燕赵歌心中万千念头闪过,收敛心神,同众人见礼。

    元正峰笑着说道:“这次,我们都是给赵歌跑腿了。”

    对于自家师祖,燕赵歌也有足够了解,老人家平时在晚辈面前,其实是很风趣的,现在的话并非责难讽刺,而是看着家里有出息的晚辈,老怀大慰,开玩笑呢。

    燕赵歌厚着脸皮笑道:“您这话可折煞我了,我这些天来提心吊胆,唯恐被送去掌刑殿呢。”

    元正峰摇头莞尔:“掌刑殿你确实是要去的,不过不是受罚,而是受奖。”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