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武库经楼(求收藏!求推荐票!)
    
诸如太上八极这样的绝学,便都在武库经楼三层存放。

    燕赵歌其实对传说中的第四层更感兴趣,因为那里存放着广乘山一脉的至高绝学。

    除了太清气功下半部以外,还有广乘山名动八极大世界的三大绝技。

    不过按照规矩,武库经楼第四层,只有掌门和经楼首座长老两人可以自由出入。

    其他人,包括燕赵歌老爹燕狄,和方准、石铁,乃至于太上长老,也不得随意进出,只有得到元正峰特许才行,或者跟元正峰一起进去。

    以燕赵歌现在表现出来的潜力,获准进入第四层只是时间问题。

    一般按照惯例来说,需要达到大宗师境界。

    “其实,还就是第四层我比较感兴趣。”燕赵歌砸吧了一下嘴:“看看八极大世界当前相对最顶端的武学,发展到哪个地步了。”

    虽然神宫典藏包罗万象,奥妙无穷。

    但燕赵歌始终都很注意融入当下的环境,这样一来,修练熟悉广乘山的嫡传绝学,也就成了必不可少的事情。

    这次获准进入武库经楼三层选取武学,燕赵歌心中早就有了腹案。

    正是太上八极之一的风火二劫。

    风劫为身法,火劫为爆发式的发力法门,两者都修练有成的情况下,融会贯通,更是可以让武者的速度达到惊人的层次。

    基本上,每个广乘山武者在自己修练过程中,或早或晚,都会选修风火二劫。

    一般而言,越是厉害的武者,打法凶悍的同时,身法都不会太差。

    打不过对手能逃,打得过对手,对手逃了,自己想追可以追。

    实战中,很多武学更是需要和身法相配合,方才能发挥最大威力,不至于像个木桩子一样被人耍得团团转。

    当然,一些以静制动,以拙破巧的武学不在这个讨论范围内。

    燕赵歌通晓许多强大的发力法门和身法技巧,选取风火二劫,看似有些重叠了。

    但却并不浪费。

    正是需要风火二劫的掩饰,燕赵歌才可以无所顾忌施展许多技巧。

    毕竟,对燕赵歌来说,高深武学本身,从来是不缺的,何况风火二劫本身也不差。

    而且,破灭前后,天地灵气浓度和流向本身,都存在差异。

    兼修大破灭之前的神宫典藏,和大破灭后新生发展的武学,两相印证,反而更有利于燕赵歌进步。

    “风火二劫,本身的品质其实也挺不错的。”燕赵歌满意的点点头,心中思索:“风劫,可以跟神宫秘藏的罡风经天炁配合,火劫,可以和六灵魔拳中的大力猿魔拳配合。”

    “嗯,虎咆魔拳的啸风式,虎纵扑击,也可以同风劫的身法相合。”

    “我想想,这两种武道结合,倒似乎可以生出全新变化……”

    燕赵歌琢磨片刻后,收敛心神,准备离开。

    看了看眼前的武库经楼,燕赵歌眼神微微有些恍惚。

    虽然不如神宫典藏,但类似的建筑,置身其中,总是让燕赵歌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身处神宫藏书楼中的景象。

    “当年那一场大破灭的劫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燕赵歌心中思索。

    那天地仿佛破灭的一幕,永恒镌刻在燕赵歌心中。

    即便重生至此,也一直在影响着自己,鞭策自己不断向上向前,努力变得更强。

    因为自己不知道,那恐怖的天地大劫,还会否再来一次?

    燕赵歌目光中的波动渐渐平息,重新变得静谧。

    “打铁要靠自身硬,不断增强自己的实力,同时也要设法搞清楚当年那次大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燕赵歌喃喃自语:“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啊……”

    相较于现如今世上的人们,作为当初亲身经历过大劫的人,燕赵歌所知更多。

    昔年那场大破灭般的灾劫,人祸的可能性,更多过天灾……

    正因为如此,燕赵歌心中的紧迫感和探索欲,也更强过当下其他人。

    燕赵歌的手指轻轻在书架上敲击,不由自主抬头,向上方的武库经楼第四层望去:“广乘山的传承非常古老,甚至与昔年神宫都沾点边儿,或许留有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赵歌?”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燕赵歌转头看去,就见一个英挺青年出现在面前。

    来者二十五、六岁左右的年纪,面貌五官看上去和东唐国主赵世诚有几分相似。

    他身着白衣,外罩蓝袍,一身广乘山精英弟子的打扮,不见赵世诚的沉稳,而是显得有些狂放张扬。

    却是赵世诚第四子,正式拜入广乘山门下学艺的赵明。

    赵世诚膝下诸子,燕赵歌倒是与他最为熟悉。

    “世兄这是立下大功劳了?”燕赵歌见了他,便即笑道。

    似赵明这般精英弟子,武库经楼一层自由进出,立下较大功勋的情况下,奖励进入武库经楼二层。

    一般来说,武库经楼三层,是很难有机会上来的。

    赵明说道:“赵歌莫要笑我,我很清楚,这次奖励是因为父皇。”

    赵世诚在东唐力挺广乘山,自身甚至差点遇难,广乘山自然不会亏待东唐,对赵明的破例奖励便是其中一方面。

    他正色道:“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在东唐救了父皇。”

    燕赵歌微微一笑:“咱们两家的关系,还用说这个?”

    赵明也笑着点头,就像现在,两人私下见面,旁边没有其他人,都不以师兄弟相称,而是按照世交通家之好的交情相互称呼。

    他年纪虽大,入门却较晚,是在修成宗师后才拜入广乘山门下,按入门先后顺序,要称呼燕赵歌为师兄。

    “这次得蒙宗门破例,我也头一次有了上到第三层的机会。”赵明叹息着来到燕赵歌身旁,燕赵歌问道:“选好了?”

    赵明点头:“选了七星剑。”

    燕赵歌笑道:“堂皇浩大,我猜你也是选七星剑。”

    “七星剑剑意繁奥,变化无方,你有的练了。”

    赵明尚未来得及说话,自经楼二层到三层的楼梯间传来一个声音:“千般奥妙,万般变化,谨记七星拱北就好,北辰天映,七星汇聚,这是根本,一切变化都自此而生。”

    燕赵歌闻言,嘴角轻轻一勾。

    一人上得楼来,赵明看清来人长相,则不由得皱眉。

    对方他也认得,却是方准的嫡传弟子,与燕赵歌同为广乘山核心嫡传,年轻一代标杆人物的陆问!

    赵明忽地想起,广乘山年轻一代弟子中,在七星剑这门武道上的造诣,陆问首屈一指。

    昔年,同样修习七星剑,他身旁的人,就是因为在七星剑一道上始终比不过陆问,这才转而自创剑道,催生出袖里青龙之剑……

    赵明看看燕赵歌,再看看从楼梯上来的陆问,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