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你会的我都会,你不会的我也会
    
(ps:今晚十二点,还有第三更!求收藏!求推荐票!求会员点击!谢谢大家!)

    “七星剑变化玄奥繁复,是一条由繁入简的剑道之路。”

    燕赵歌一边同陆问交手,一边说道。

    两人交手之间,进进退退,一个瞬间,对于北极星位的争夺,已经数次易手。

    占据北极星位者,便将对手迫退,北极星位被对方抢占,自己便失去先机。

    “提纲挈领,这没什么不对,但想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将书面上的重点,化为自己真正能做到的事情,这离不开积累。”

    燕赵歌说着,身形转动间,以指代剑,剑影翻飞。

    一指点出,七道剑影在虚空中闪现,恍若北斗七星。

    “实战经验的积累,对剑道理解的积累,方才能让你在任何时候都信手拈来,圆转如意。”

    燕赵歌对赵明笑道:“七星汇聚,北辰高悬,说来简单,如何做到?”

    “所以我之前才说,你有的练了。”

    燕赵歌说着,一步踏出,占住北极星位,然后七道剑影一同闪动,指向陆问。

    陆问面容沉静,此刻竟是一模一样的动作,同样一步踏出,七剑齐飞。

    两人的右脚,脚尖直接对在一起!

    半空中,剑影闪动,仿佛真正的长剑交击,竟然隐隐传出金铁碰撞的声音。

    两人一触即退,一次交锋之后,同时后退,然后立刻再次冲上前!

    只斗招式变化,没有真正发力,武库经楼内似乎显得波澜不惊。

    但剑来剑往,纵横交错间,广乘山年轻一代两大英杰,已经将七星剑之奥妙展现得淋漓极致。

    一个剑势绵密奥妙,仿佛夜空行程永恒闪耀。

    一个剑势大开大合,似乎穷尽星辰移动之密。

    交手片刻,燕赵歌目光微微一闪,对于陆问的剑道路数,越来越有底。

    而陆问,目光闪动,也有了成竹在胸的感觉。

    两人身法移动,再一次针对北极星位展开争夺。

    战到这个地步,两人的剑意都已经催动到极致,战局来到决胜关头。

    这时候谁再抢占北极星位,对方将再难夺回,从而面临绝对下风。

    掌握北极星位一方,将胜券在握!

    燕赵歌以指代剑,一声叱咤,剑势高昂,意气风发,仿佛终于一舒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在七星剑一道上始终被陆问压制的闷气。

    七道剑影在空中闪动,排山倒海,仿佛流星雨落下般,向着陆问攻去。

    七星拱北!

    七星剑最强一招!

    “看来,这些年你从来没有真正放下过七星剑,方才能有如此造诣。”

    陆问淡淡说道:“能和我斗这么久的平手,你在七星剑上已经胜过其他人了。”

    “当年你有这水平,也不用去琢磨什么袖里青龙了。”

    说话间,陆问同样七剑迎上,也是七星拱北,和燕赵歌正面硬拼。

    两人剑势再次彼此消弭,眼见燕赵歌剑势已尽,陆问的剑势却陡然一变,身形转动。

    “但你进步,我比你进步更大。”

    陆问以指代剑,剑势晃动,突然间七剑变六剑。

    却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七星剑,而是融入陆问自己对剑道的理解变化!

    北斗七星,与南斗六星,在这一刻,同时闪耀!

    北斗主死,南斗主生。

    陆问本来已经变化到了尽头的七星剑,再生新的变化!

    已经泄尽的旧力,完全不需要回复,竟然突兀的生出新力。

    陆问剑势引动,一步踏出,直接抢占北极星位!

    赵明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全然没有料到,战局竟然会生出这样的变化!

    作为太上八极之一的七星剑,经历广乘山历代强者不断打磨钻研,去芜存菁。

    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何其艰难?

    而现在,陆问竟然将之催生出几分新的变化。

    虽然还很稚嫩,虽然还只是个雏形,但这一刻,赵明仿佛隐约间看到了石铁的影子。

    那个将金刚身练到前无古人地步,并不断将之提升的石铁。

    如果让陆问继续走下去,走到石铁现在的修为境界,他又是否能让七星剑也更上一层楼?

    虽然和陆问分属不同阵营,但赵明现在对陆问,也不得不道一个“服”字。

    他担心的看向燕赵歌,却见燕赵歌脸上赫然露出笑意!

    武库经楼第四层,一个始终假寐的老者,这时忽然睁开双眼,目光仿佛能穿透楼板一样看向下方第三层。

    老者的目光,却不是看向陆问,而是看向燕赵歌!

    燕赵歌剑势已尽,眼见陆问剑法生出新变化,抢占先机。

    他的剑法,竟然也出现变化!

    剑影重重之间,燕赵歌不进反退!

    正在出剑的陆问,突然感到一阵极不舒服的感觉,他感觉气机牵引下,自己的剑招竟然也被燕赵歌引动!

    两人的剑招,在这一刻,竟然隐约形成奇怪的共鸣。

    似乎不是在捉对交手厮杀,而是两人并肩携手,攻击其他敌人。

    气机交感下,两路七星剑,竟融为一体。

    但随着燕赵歌这一退,北极星位赫然发生了变化!

    这逼得陆问必须继续向前踏出一步,否则只能坐看北极星位落入燕赵歌掌握。

    心中知道不妙,但陆问只能咬牙一步踏出,争取夺回主动权。

    可就在他身体刚一动,本来后退半步的燕赵歌,又猛然向前踏出一步!

    速度比后退时更快,就仿佛燕赵歌从最一开始就不打算后退,原本就准备前进一样。

    急速的倒退和急速的前进,在瞬间转换,没有丝毫缓冲,但却显得举重若轻,没有任何枯涩的感觉。

    这一前进,又是一招七星剑递出。

    陆问瞪大眼睛,此刻的他,如同整个人,自己主动送到了燕赵歌的剑尖上!

    “就是这样了。”

    燕赵歌收剑而立,没有看陆问,而是转头向赵明笑道。

    赵明长大了嘴,结果却没能发出声音,好半晌后,才苦笑一声:“一个是天才,一个是能战胜天才的天才!”

    只是想不到,昔年在七星剑上始终胜不过陆问的燕赵歌,看似转修其他剑道,却终究还是卧薪尝胆,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站起来。

    陆问紧盯着燕赵歌,声音干涩的说道:“你料到了我那由死入生,由无到有的最后变化?”

    燕赵歌看他一眼,随手挥洒,以指代剑,对着半空又是一式七星拱北,剑势到了尽头,陡然化为南斗之剑,旧力到了尽头,凭空生出一丝新力。

    看似豁尽全力,实则游刃有余。

    “因为我也会啊。”燕赵歌摊了摊手。

    陆问闭上眼睛。

    燕赵歌最后致胜一招的变化,他却不会。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