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他们已经没用了
    赵昊等人的到来,不影响司空晴同侯翔一战的结果。

    司空晴的优势已经累加到难以逆转的程度,只要自己不犯傻,不大意,就注定胜券在握。

    清冷少女对武道的热忱,超乎许多人想象,此刻专注于比试的她,自然不会轻敌大意。

    于是侯翔落败的结果,便已经注定。

    当司空晴手中剑,崩飞他的灵兵短斧后,侯翔站在原地,脸色涨得通红。

    其他苍茫山弟子,也是脸上无光,纪汉如、侯翔都是苍茫山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结果却尽皆败在广乘山弟子手下。

    而且论年纪,侯翔比司空晴大,纪汉如比燕赵歌大。

    尤其纪汉如比燕赵歌大出不是一岁两岁,严格说来,两人甚至不是一个年龄段的对手,按理来说,纪汉如应该完胜才对。

    赵昊此刻也是一身黑衣,做苍茫山弟子打扮。

    但他对于同门的侯翔看都不看一眼,倒是司空晴,让他目光稍微停留了瞬间。

    不过下一刻,赵昊的视线便转移到了燕赵歌身上。

    燕赵歌看了赵昊一眼,从对方的目光中,倒是看不见先前那样的傲慢与不屑,但也绝不平和,而是如剑一般的锐利。

    “呵呵,现在可不用看赵世伯的面子了……”燕赵歌嘴角微微一勾,眼神陡然变得冰冷锐利。

    他双目如电,空气仿佛微微震荡,刺得赵昊两眼发疼。

    半空中左长老哼了一声:“外罡后期武者,和一个内罡初期武者抖威风?”

    他这重重一声冷哼,声音凝结如实质,像山峰般朝燕赵歌压下来。

    旁边傅恩书同样一声冷哼:“先管好你家弟子那对眼睛再说,肆无忌惮的挑衅,以为没人能收拾他?”

    话音响起,那向燕赵歌压下的山峰,轰然破碎,消失无踪。

    傅恩书直视左长老,慢条斯理的说道:“要说抖威风,你家弟子,方才是先天初期,打外罡后期的赵歌吧?”

    她说话素来如同疾风骤雨,此刻突然轻声细气,慢悠悠说话,不禁显得更加气人。

    地面上的赵明看着赵昊,叹息一声:“十六弟,以你的天赋才情,不继承皇位,也可以拜入我广乘门下,得宗门重点培养,何苦要走到今天这步呢。”

    赵昊眼角扫了赵明一眼,根本不答他话。

    相对赵元、赵晟等人而言,赵明更直爽重情,但脾气也更冲动,见了赵昊傲慢不屑的样子,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天空中这时传来傅恩书的声音:“原来是赵世诚家那个吃里扒外的忤逆子。”

    她生平最尊敬的人是师父元正峰,两人情同父女,也就分外看不得有人不孝。

    傅恩书好恶随心,本就不是讲理的人,此刻认出赵昊,目光顿时变得不客气起来。

    她这一眼,可当真虚空生电,恍惚间有光流闪动。

    左长老脸色一变,大喝道:“傅恩书,你太放肆了!”

    他出手拦下傅恩书的攻击,傅恩书眉毛一竖:“嘿?”

    山石翁抬手止住二人,目光看向傅恩书:“贵我两派当日有过协商,东唐之事已然揭过,此子不管出身如何,现在是我苍茫山门下弟子。”

    傅恩书视线则看了燕赵歌、封云笙、司空晴等人一眼。

    依她的脾性,若是只有她孤身一人,或许会不管不顾,当场宰了赵昊,哪怕之后遭到山石翁三人围攻也是一样。

    但自家也有晚辈弟子在场,一个照顾不周,结果便不堪设想。

    苍茫山的左长老冷冷说道:“傅恩书,你莫非真以为,没了你广乘山的人,我苍茫山自己就处理不了巨灵玄石矿脉的问题?”

    “嗯?”傅恩书微微错愕,低头看向赵昊:“……你不是在说他吧?”

    山石翁沉默了一下后,点头说道:“实不相瞒,本门新入门弟子赵昊,也提出了一个令巨灵玄石矿脉恢复的法门。”

    “此前一直秘而不宣,并非有意隐瞒,而是在做实地勘察,务求完备。”

    说到这里,山石翁本人表情没什么变化,左长老和玄石长老却有些目光不善的盯了赵昊一眼。

    因为这小子太吃独食了,始终谨守最核心的秘密,只露有限的口风。

    偏偏事关重大,关系到苍茫山最重要的命脉之一,左长老又不敢将事情压下不报。

    于是这么大的功劳,他无法独占,仅能通过赵昊分润一些举荐之功。

    守着云兆山的玄石长老,也是同样情况。

    两位苍茫山大佬,虽然现在面对广乘山,要力挺自家弟子赵昊,但对于这个不识相的小辈,心中也是不满至极。

    另一方面,他们心中也存有疑虑,不知赵昊的方法是否真的可行。

    这些日子以来,赵昊身处云兆山,就是在做实地勘察工作。

    之前没有彻底完成勘察,所以燕赵歌等人上门,苍茫山方面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是求稳妥的两手准备。

    燕赵歌此前感觉到苍茫山态度暧昧,原因便在这里。

    赵昊冷冷看了燕赵歌和傅恩书一眼,说道:“我这边的方案,已然完善,不需要再从宗门之外想办法。”

    言下之意,燕赵歌他们在这里,没什么用处了。

    “呵。”傅恩书一下被气笑了。

    燕赵歌看着赵昊,脸上则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侯翔先前大放厥词,燕赵歌完全懒得理会。

    第一次太阴之试后,太阴冠冕落入大日圣宗之手,广乘和苍茫之间的关系就升温,合作变得多起来。

    到了第二次太阴之试,太阴冠冕被碧海城得到,苍茫山才和广乘山渐渐疏远。

    现在太阴冠冕再入大日圣宗之手,对方会去和大日圣宗联手?

    所以随着第三次太阴之试,太阴冠冕再次花落孟婉,广乘山和苍茫山之间的矛盾立刻就缓和了。

    但合作,不代表亲密无间不分彼此。

    怎么合作,合作到什么地步,彼此之间相互能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这些都是随时变化,不断衡量的事情。

    例如,当大日圣宗同广乘山开战时,苍茫山肯定不会帮大日圣宗,可他们是袖手旁观,还是真正出手帮助广乘山一起迎战大日圣宗,自然是两回事情。

    自己代表广乘山,帮助苍茫山解决巨灵玄石矿脉的大问题,苍茫山就要承自己,承广乘一个天大的人情。

    之后双方展开合作,广乘山必然占据巨大优势。

    而且,这还不需要广乘付出任何实质东西,巨灵玄石矿脉是苍茫山自家的。

    可如果苍茫山自己就把这问题解决,那便是另一个结果了。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