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三个目标(求推荐票求收藏!)
    (ps:很快就要到了,在这里向大家预定一下五月份的月票。

    上,便是月中旬上架,错失了新书月票榜。

    所以这都要争一下新书月票榜。

    这里可以做一下预告,五一上架,肯定是爆发式的更新!

    还不熟悉如何获得月票的朋友们,不妨看看网站说明。

    我在努力积攒弹药,等待五一爆发,也希望大家可以多准备一些弹药,到时候我们并肩作战!)

    燕赵歌小心调整内晶炉,时不时吩咐阿虎取一些辅助材料投入其中,然后仔细操控。

    灵兵,哪怕是破损的灵兵,也别有奥妙在其中,燕赵歌将之锤炼,也非短时间的事情。

    尤其是在这个过程中,燕赵歌还在细细体味琢磨其中奥秘,与自己操纵内晶炉的手法,和各种炼器知识相印证。

    随着时间推移,内晶炉中宝光大作,软甲首先完成修复。

    燕赵歌罡气一引,软甲便自炉中升起。

    一旁的阿虎仔细看去,就见从外观上来看,这软甲已经完好无损,只是仔细感知的话,可以感到其中灵性,到底不如下品灵兵。

    不过,也非上品宝兵可比。

    接下来,那腰带也修复完成,情况与软甲类似。

    阿虎啧啧赞叹:“公子,即便如此,也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毕竟那之前都距离完全破灭不远了。”

    “这用到生灵身上,近乎于起死回生啊!”

    燕赵歌仔细打量片刻后,点点头:“恢复成这样,够用了。”

    说罢,他手一挥,软甲和腰带便一起重新沉入内晶炉里。

    燕赵歌紧盯着内晶炉,同时冲阿虎说道:“阿虎,我之前让你保管的东西速速拿来。”

    阿虎一醒,连忙取出一块巨大的晶石。

    晶石呈梭状,长约两尺左右,人手臂粗细。

    燕赵歌接过晶石,放入内晶炉后,小心操纵内晶炉,然后又从阿虎手上接过一个特制的口袋。

    打开口袋,顿时炽热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比火焰还要更加酷热炽烈。

    通过袋口朝里面望去,火红一片,既像火焰,又像岩石,还像流水!

    仿佛岩浆一般的存在,正是燕赵歌特意托燕狄自火域带回来的珍宝,地底火髓!

    这东西稀贵无比,在火域是极度紧缺的物资,大日圣宗根本就禁制外流。

    从作用意义而言,大日圣宗看重地底火髓,不像天雷殿看重雷萤魄玉或者苍茫山看重巨灵玄石那么紧张。

    但架不住这地底火髓本身产量太过稀少。

    若非这次广乘山反攻入火域,燕赵歌很难有其他渠道能搞到这地底火髓。

    燕赵歌将地底火髓倾倒入内晶炉后,更加小心仔细的操纵内晶炉,而内晶炉也开始剧烈震动。

    良久之后,突然有一道宝光冲出。

    燕赵歌一击掌:“好!辟地梭,成了!”

    一旁的阿虎有些好奇的看着内晶炉,燕赵歌微微一笑:“并非灵兵,但想要炼制却极为不易,需要牺牲灵兵为材料。”

    “灵剑碧龙、辉日轮这样完好的东西我可舍不得,总不能用你的黑魇幽铠吧?”

    阿虎憨憨一笑:“自然那两个破损品,废物利用来得更好了。”

    “对了,算算日子,该是云阵灵花成熟的时候了。”燕赵歌言道:“走吧,给师祖炼制疗伤用的回天仙丹,这最后一味主药终于有着落了。”

    燕赵歌这次过来山域,除了意外之喜憨龙儿外,原计划目标共有三个,前两个分别是苍茫山的巨灵玄石矿脉,以及云兆山上的阴阳云灵泉,第三个目标,便是云阵灵花。

    此花极为稀少,但又不为当世之人所重视,因为并没有什么大用。

    但对燕赵歌而言,却是自己为师祖元正峰炼药的重要材料。

    让燕赵歌欣慰的是,一场大破灭,云阵灵花并没有绝种,终于在山域和雷域交界的东勒雪山被找到。

    只是刚刚找到的时候,花期未到,所以燕赵歌便仍然留在云兆山修练,待如今灵花终于开放,于是便动身前往东勒雪山。

    在苍茫山从天雷殿劫夺雷萤魄玉,双方关系确定破裂,而苍茫山与广乘山正式成为盟友后,燕赵歌便也给苍茫山一个台阶下,完整公布了雷元苏生术的秘诀,不需他本人操纵,苍茫山武者也可以施展。

    临走前,自然要和傅恩书报备一下。

    傅恩书没有多问燕赵歌此行目的,只是简单的点点头:“本门和苍茫山已经有协议,并且做好准备,你不用担心有大宗师暗杀你。”

    “但你要谨防对方的宗师武者暗算出手。”

    “新一次通天会盟的时间已经临近,定在在泽域举行,你既然决定参加,这次出门办完你自己的事,便直接动身前往泽域即可,路上再与宗门其他人汇合同行。”

    燕赵歌点头:“我明白,傅师伯放心。”

    言罢告辞离开。

    傅恩书负手而立,不知过了多久,封云笙和司空晴也自阴阳云灵泉中走出。

    “赵歌说对你不涉男女之情,那云笙你可有对他心动?”傅恩书突然淡淡问道。

    封云笙愣了愣,然后爽快的说道:“除了感激之外,我很佩服燕师兄,对他总有一种期待。”

    “虽然他还年轻,但我确实莫名有这样一种感觉,仿佛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

    “看起来有些不着调,但其实很可靠,待在一起又很轻松,让我很乐意跟他待在一起。”

    虽然人生阅历远胜同龄人,不过个人感情问题上也还是个初丁的封云笙,对自己的心思把握还是有些难以描述,她自失的一笑:“我觉得,应该还没到男女之情那个程度吧?”

    “确实还没到。”傅恩书淡淡说道:“在一起的时候,乐意与之相处,总想到对方,这其实还没什么。”

    “如果从某一刻起,你们分别之后,你却仍然总想到他,那个时候你就需要警惕了。”

    封云笙眨了眨眼睛,很明智的没问自己为什么要警惕。

    傅恩书又看向司空晴:“司空,你对赵歌怎么看?”

    司空晴很认真的思索一下后答道:“很佩服,也很好奇。”

    “东唐的事,这次在云兆山的事,都很佩服,但最佩服他这次回山,以七星剑击败陆问陆师兄。”

    “昔年别人都道他虽然年少气盛,刚极易折,但能自创一门精妙剑法,值得称赞,可是在我看来,却是知难而退,拈轻怕重。”

    “在东唐,便令人刮目相看,这次他回山以七星剑杀败陆师兄,更令我佩服。”

    傅恩书闻言,目视远方,微不可及的声音喃喃自语:“雪初晴,我现在更不甘心了……”

    …………

    在封云笙三人谈论他的时候,燕赵歌已经动身,经过跋涉,来到山域云兆领东部边境,东勒雪山已经出现在眼前。

    山脉的雪线之上,是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在这里,经常有异兽出没。

    “打前站的人应该已经到了吧?”燕赵歌问道,阿虎答道:“之前到了。”

    正说着,阿虎神色突然微微一变。

    燕赵歌的眉头也皱起,加快脚步向前行去。

    登上一座雪峰,就见一群人正站在山顶上。

    两个黑衣武者倒在地上,都手扶胸口,嘴角渗血,见到燕赵歌来了,齐齐面露愧色:“公子。”

    燕赵歌冲他们点点头,阿虎上前将人护住。

    对面一群人的视线,也都落在燕赵歌和阿虎身上。

    燕赵歌扫了一眼他们的穿着打扮,顿时冷笑。

    “嘿,雷域赵洲燕家?”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