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天中洲燕家与赵洲燕家
    寒风里,雪地上,一株灵花盛放,花瓣层层叠叠犹如云朵,散发出阵阵清香。

    花瓣表面更有一个个符印光纹闪动,仿佛共同组成一个精巧的阵势。

    正是燕赵歌此行的目标,云阵灵花。

    不过燕赵歌现在注意力却不在那灵花之上,而是冷笑看着对面的人。

    对面站着一群人,以一个青年为首,衣着服饰颇有北地之风。

    燕赵歌只看一眼,便认得他们来历,雷域燕氏一族,祖地在雷域赵洲,雷域天雷殿之下有数的势力,在大破灭之后的八极大世界,亦是历史最悠久的世家大族之一。

    燕赵歌出身的天域天中洲燕家,当年便是从雷域赵洲燕家分家分出去的。

    但当年,双方闹得极不愉快。

    此后燕赵歌一族在从雷域迁徙至天域的路上,还遭逢大难,与雷域赵洲燕家不无关系。

    彼时,燕狄年纪尚幼,而燕狄的父母,便是在那一场大难中身亡。

    所以双方现在见面,不是他乡故知,血缘香火,而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燕赵歌来到这个世界,对于雷域赵洲燕家,从个人感情上来说,并没有特别直观的好恶,只是对方既然不念血缘亲情行赶尽杀绝之事,与之发生冲突,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更何况,燕赵歌现在的身份,天然已经决定他的立场。

    而眼前赵洲燕家的人,显然来者不善,那燕赵歌就更没必要客气了。

    “公子,他们意图抢夺灵花,属下无能,守卫不利,若非公子你们及时赶到,怕是无力阻止。”倒在地上的黑衣武者站起身来,擦拭嘴角的血迹,挣扎着说道。

    燕赵歌言道:“无妨,你们守卫有功,因公负伤,无需自责。”

    “至于他们……”燕赵歌嘿然一笑,双手背在身后,向前迈步。

    随着他迈步,对面众人只感觉仿佛有一座大山移动,朝他们靠近。

    赵洲燕家众人也有些头疼,没想到燕赵歌和阿虎这么快就到了。

    为首的青年说道:“我认得你,燕赵歌。”

    “这灵花乃是无主之物,并非你广乘山培育,你要取,我等不阻拦,但他们两个并非广乘山门下,只是你中洲燕家的仆从,凭什么阻拦我等摘取灵花?”

    “分家支脉的仆从,对本家嫡子无礼,我教训他们,乃是应该应分,你莫非还想为了他们,与我动手不成?”

    燕赵歌闻言,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不见他如何动作,对方众人只觉眼前一花,风声响起,下个瞬间那青年就向后倒飞出去。

    那青年右脸颊上,一个触目惊心的“五指山”痕迹。

    痕迹殷红如血,仿佛是胎记纹身一般,清楚的告诉众人,他是被什么方式击倒的。

    燕赵歌淡然说道:“不清醒的话,我就帮你清醒一下,赵洲燕和天中洲燕,早已经是两个家族,而不是什么所谓本家和分家。”

    “你打我的人,我就打你,我管你什么嫡庶?”

    一个老者连忙扶起青年,转头瞪视燕赵歌:“燕赵歌,你数宗忘典,倒要看看燕狄怎么说!”

    “你别忘了,你的名字,本就注定了你的根!”

    燕赵歌一笑,他此前确实不曾想到,这方世界,也有“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这样一句话。

    八极大世界的燕赵之地,便是指雷域六洲之二的幽洲与赵洲,其中幽洲也称燕洲。

    “从什么时候起,赵洲燕家可以代表燕赵之地了?你们给燕赵丢人才是真的。”

    燕赵歌双眉一轩:“如果说我天中洲燕家确实要回燕赵之地走一趟的话,那也不是省亲,而是算账。”

    “当年你赵洲燕家做过什么,你们不清楚,你们家族高层长辈心里明白的很。”

    燕赵歌双手背在身后,淡然说道:“跟你们算这些帐,你们恐怕都不明白其中究竟,我也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

    “但打了我的人,你们想这么简单就走?动手的留下手,动脚的留下脚,自己不自觉,有的是人帮你们。”

    阿虎龇牙一笑,表情有些狰狞,仿佛择人而噬的猛虎,令人不寒而栗。

    周围人影憧憧,众多黑衣武者现身。

    那老者恨恨说道:“你以为你在打谁?这是本家家主嫡子闵公子!”

    燕赵歌嗤笑:“门字边的名啊,那还确实应该是赵洲燕家这一代的嫡子,不过这水平也太差了,说话前,连当前处境环境都看不清吗?”

    “水平再差,也不是你一个分家庶子可以议论的,你说话前,也最好先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这时,远方传来一个声音。

    燕赵歌懒洋洋的问道:“燕闪吗?”

    脸上一个血红掌印的燕闵还昏头涨脑不清醒,他身旁的老者和其他赵洲燕家武者,都纷纷面露喜色:“闪公子来了!”

    一道电光闪过,瞬间,雪峰之上便多出一个看上去二十六、七年纪的青年,容貌与燕闵有几分相似,但一身气势,强胜出太多。

    这青年神情凌厉,双目如电,头顶一道虚幻灵光直通天际,赫然是一位先天宗师武者。

    燕赵歌神色不见丝毫波澜,漫不经心的看着对方:“燕闪,你似乎也有些不清醒呢,让人感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虽然真人见面是第一次,但不似燕闵,眼前的燕闪,燕赵歌熟悉得很。

    赵洲燕家这一代人中,最杰出的武道天才。

    不仅仅是燕家倾力培养,更是雷域圣地天雷殿的核心嫡传弟子,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与燕赵歌并称当世四公子的天雷殿年轻天骄,雷鸣公子林舟,燕闪与之合称“电闪雷鸣”,笑傲雷域同龄一代武者。

    燕闪的目光,紧盯着燕赵歌。

    抢花打人,其实是他吩咐燕闵等人做的,只不过他本人方才有事稍微离开一下。

    燕闪年龄更长,修练时间更长,本来修为境界高过燕赵歌不少,也素来不把燕赵歌放在心上。

    但近些日子,燕闪很窝心,一向与他并列争锋,不相上下的雷鸣公子林舟,修为实力突然提升,竟然将他甩在身后,令燕闪郁闷至极。

    而偏偏燕赵歌也是最近一年里声名鹊起,修为境界突飞猛进,战绩彪炳。

    在得知燕赵歌派人守着云阵灵花后,燕闪心中一股邪火便压制不住,吩咐燕闵坏燕赵歌的好事。

    因为苍茫山放出的消息,天雷殿本就看燕赵歌不顺眼。

    既是天雷殿嫡传,又是赵洲燕家嫡子的燕闪,就更加仇视燕赵歌。

    燕闪看着燕赵歌,冷冷说道:“当年将你家这一支放逐,但一笔写不出两个燕字,你天中洲燕,永远都是我赵洲燕的分支。”

    “莫说是你了,便是你爹燕狄,他哪怕登上广乘山掌门之位,那也是赵洲燕走出去的人。”

    “嫡庶有别,长幼有序,你逆伦犯上,数典忘祖,活该尝尝祠堂家法!”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