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雷鸣公子(求收藏!求推荐票!)
    莫说赵洲燕家诸人,便是随燕赵歌前来的一群天中洲燕家的黑衣武者,也面露惊容。

    天雷殿弟子与人交手,如果几招之间便分胜负,那胜者往往都是天雷殿武者。

    时间拖得越久,天雷殿武者胜算越低,胜利的话便是速胜,败于人手,一般都是长时间苦战后落败。

    如果不是对手境界压人,像今天这样,天雷殿武者被同境界敌人快速击败,整个八极大世界有多长时间不曾见过了?

    燕赵歌站立在原地没动,燕闪断裂的右臂,这时才从半空落下。

    他断裂的右手还紧握着紫金雷剑,紫金雷剑灵性十足,主动牵引着燕闪的断臂,向燕闪本人飞去。

    可是紫金雷剑刚刚一动,燕赵歌的灵剑碧龙便搭了上去,青光一闪,就将紫金雷剑镇住。

    罡气震荡下,燕闪断臂的手掌五指,自然张开,松开了剑柄。

    燕闪怒视着燕赵歌:“你……”

    燕赵歌淡然自若,以灵剑碧龙缴了紫金雷剑。

    燕闪重伤之下,精神力无法集中,沟通紫金雷剑不畅,紫金雷剑便是想要作乱,也被灵剑碧龙轻松镇压。

    燕赵歌平静的说道:“你运气好,回去记得谢谢林舟父子。”

    燕闪闻言不禁愕然。

    燕赵歌却不再理会他,收了紫金雷剑,转身向云阵灵花走去,冲着阿虎挥挥手。

    阿虎狞笑一声,和其他一众黑衣武者,向燕闵等人走去。

    燕闵等人脸色一白,这才想起之前燕赵歌说过的话,想要挣扎反抗,又如何是阿虎等人的对手?

    不理会赵洲燕家人一阵鬼哭狼嚎,和脸色阵青阵白的燕闪,燕赵歌自顾自的摘取云阵灵花。

    留下一地鲜血,燕闪等人狼狈逃走。

    护着燕闵的那个老者,临走前,不顾燕闪脸色难看,突然说道:“雷鸣公子也在这东勒雪山中!”

    燕赵歌闻言,神色平静无波,让那老者微微有些失望。

    阿虎回到燕赵歌身边。

    “公子,那燕闪方才动手时,分明对你怀有极强的杀意……”

    燕赵歌一边小心收拢灵花,一边说道:“放他回去还有点用处,他那条断臂,他带走了吧?”

    阿虎答道:“带走了,如果及时处理,还有接回去的可能,不过作为武者,右手很难再有大用了。”

    燕赵歌无所谓的说道:“无妨,他是练剑的,右手不行,还有机会练左手剑。”

    阿虎挠挠脑袋:“公子?”

    “我在云兆山潜修时,你像往常一样接收消息,然后汇报给我。”燕赵歌目光微微一凝:“还记得关于天雷殿,有什么值得留意的消息吗?”

    阿虎一醒:“公子你方才提到林舟父子……”

    林舟,便是与燕闪一时瑜亮,合称电闪雷鸣的另一位天雷殿青年天才人物。

    同时,他出身不凡,其父乃是天雷殿位高权重的一位大长老。

    三年前的通天会盟中,林舟和燕赵歌等人一起被并称为当世四公子,雅号雷鸣公子。

    不似广乘山的徐飞、陆问、燕赵歌,又或者大日圣宗唐永昊、萧升、晁元龙这样在各自年龄段基本上一枝独秀。

    林舟和燕闪,是真正的同龄人,两人从少年时一直斗了十几年,直到现在。

    他们各自顶上,则分别站着天雷殿的两位大长老,同样是竞争对手。

    就像大日圣宗宗主黄旭和当代普照君昔日,以及现如今的方准和燕狄一样。

    林舟的老爹,和燕闪的师尊,也一直在竞争天雷殿下一任殿主之位。

    燕赵歌点点头:“林舟他家老子,在竞争中一直处于下风,而且劣势明显,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十有八成可能,会是燕闪的师父胜出,并且很快就会见分晓。”

    “如果是这样的话,燕闪找死,我不介意成全他。”

    “如此一来,天雷殿年轻一代,林舟不说彻底独占鳌头,但燕闪师父门下,短时间内很难再拿出与林舟抗衡的晚辈弟子。”

    “虽然作用有限,但好歹给林舟家老爹增添一点砝码,不至于那么容易落败。”

    一个内部争端越胶着,越容易互相扯皮的天雷殿,对于广乘山一脉来说,自然越好。

    阿虎了然的点头:“但近来天雷殿内部竞争局势竟似乎突然起了变化。”

    “林舟他父亲,连出几个妙招,竟然逐渐扳回了下风局势,话语权和影响力在天雷殿直线上升,甚至有后来居上之势。”

    “雷鸣公子林舟自己,修为也突然增进,将此前一直不相上下的燕闪甩在身后。”

    “竞争形成了逆转之势,林舟的老爹大占上风,燕闪的师父若是再折了燕闪,竞争就更不利了。。”

    云阵灵花采好,燕赵歌小心将之保存:“不错,抑强扶弱,使得双方一直保持胶着态势,对我们而言才是最乐意看到的结果。”

    “至于燕闪,他先仔细养伤,然后好好练他的左手剑去吧,练好之后,他的首要对手也还是林舟。”

    燕赵歌抬了抬眼皮:“我有一种预感,就算我们其他人有意无意给燕闪他师父方便,林舟父子的优势仍然会越来越大。”

    “燕闪师徒的好日子,到头了。”

    阿虎有些疑惑:“公子,为什么啊?”

    燕赵歌说道:“预感罢了,说不清道不明。”

    他将封存云阵灵花的容器交给阿虎:“低调小心,尽量不要惊动旁人,尽快送回广乘山去。”

    阿虎想了一下后说道:“俺的目标也很明显,容易惹人注意,反而不如让其他人送。”

    燕赵歌点头:“你安排就好,只要记得东西很重要就是了,亲手交到我家老爹手上。”

    阿虎应诺,下去安排。

    燕赵歌看着阿虎离去的背影,有些话便是对着阿虎,他也不方便说太明白。

    关于林舟父子的强势崛起,燕赵歌其实不仅仅是预感。

    结合手头的一些情报进行分析,燕赵歌其实有更多的猜想。

    “林舟,有趣……”燕赵歌轻轻一扬眉,脑海中一时浮现诸多念头。

    身体原主人的记忆里,三年前那次通天会盟,燕闪闭关没有参加,但雷鸣公子林舟,却当面见过。

    不过,燕赵歌眼前,此刻隐约间浮现另外两个人的影子,与林舟隐隐重合。

    “散开,仔细搜索东勒雪山,天雷殿的‘电闪雷鸣’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这里必然有问题。”燕赵歌思索片刻后,回过神来,对随行扈从吩咐道。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