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捷足先登!(求推荐票!)
    大悲老人故居留下的灵阵,颇具威力。

    但大悲老人故去已经太久,多年来灵阵虽然处于静谧隐藏的状态,但灵气也在不停流失。

    灵气流失,岁月侵蚀,导致灵阵残缺,威力不复当年之盛。

    不过想要以力破阵,那至少需要大宗师的境界修为。

    寒雾蚀骨,看似不起眼,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却会在无形中不断侵蚀人的身体。

    便是宗师境界的武者,长时间置身于冰雾之中,也会渐渐衰弱。

    等到御寒的罡气耗尽,却仍然无法走出迷阵般的寒雾,那就会活生生冻死在寒雾里,化为冰雪的一部分。

    更何况,抵挡严寒的同时,还要面临不断复生,前仆后继的冰晶守卫的攻击,令武者的消耗会更大。

    但这些倒是都难不倒燕赵歌。

    不断推演阵法灵气脉络变化,使得燕赵歌渐渐找到破阵的窍门,行进速度更是越来越快。

    眼前虽然仍冰雾弥漫,但燕赵歌的灵觉却越来越敏锐,开始能渐渐辩清道路方向。

    很快,燕赵歌和阿虎面前,出现一个平台,平台完全由一片寒冰组成,道道灵纹在上面流转。

    燕赵歌站到平台上,蹲下伸出手掌,印在冰面上。

    一股寒意传来,冰面结实厚重。

    饶是燕赵歌如今的修为,也心生难以摧毁的感觉。

    冰面,在影响着燕赵歌的罡气,可以感到寒冰之中,也存在着诡异的气流运动,自成体系,燕赵歌的罡气想要贯入其中,并不是那么容易,受到了冰面内灵气的排斥。

    燕赵歌笑了笑,不急不躁,先保证自身的罡气稳定运行,然后再慢慢摸索冰面下灵气流动的平衡规律。

    阿虎双手齐出,直接捏住两个冰晶守卫的头颅,然后抓起他们对着一撞!

    两个冰晶守卫的头颅对撞在一起,顿时全部粉碎。

    阿虎没回身问道:“公子?”

    燕赵歌言道:“无妨,这是灵阵的一部分,仿佛‘门’又仿佛‘通道’一样的存在。”

    “冰面内的灵气组成了一个稳定的循环平衡,设法将自己的罡气融入到这个平衡之中,与之融为一体,这样就可以通过冰面,前往下一层。”

    说罢燕赵歌体内罡气一震,手掌下方的冰面陡然亮起光辉,下一刻燕赵歌的身形就消失在空气中。

    阿虎反手一掌将又一个冰晶守卫拍碎,然后依样葫芦,学着燕赵歌的样子,平台上冰面光芒闪动间,阿虎的身形也消失。

    通过冰面,燕赵歌和阿虎来到一间巨大的冰室中。

    寒雾消失不见,而冰室内空空如也,唯有中心处,坐落着一口巨大的冰晶棺木。

    阿虎好奇的看着棺木:“这里是大悲老人的墓室?”

    燕赵歌摇头:“假墓室,也是机关和灵阵的一部分,棺木本身该藏着危险的机关。”

    闭上眼睛,燕赵歌仔细感知片刻后,反而向上跃起,身体倒悬,牢牢站在冰室顶棚上。

    就仿佛倒立站在冰室顶棚上一样,燕赵歌倒悬着身体,左右连行数步,脚下踏着诡异的步点节奏。

    半晌后,他突然止步,正好来到冰晶棺木正上方。

    冰室的顶上,燕赵歌的脚下,冰面再次亮起光辉。

    阿虎咧嘴大笑,飞身而起,也跳上冰室顶端,然后两人一起消失在冰室中。

    再次通过灵阵机关,燕赵歌眼前景象陡然一变,从一片雪白的寒冰世界,突然来到赤红的烈火世界!

    一条浩瀚的火焰长河出现在两人的面前,燥热的气息几乎让人窒息。

    在皑皑白雪覆盖的东勒雪山地下,赫然是一片巨大的熔岩地带。

    漫天流火之中,燕赵歌极目远眺,就见在岩浆河的中央,隐约有一块孤岛般耸立的巨大岩石。

    炽热熔岩流淌间,拍打在那巨岩上,不断溅起恐怖的火花。

    燕赵歌和阿虎一起跃过熔岩河,来到河中孤岛般的巨岩上。

    巨岩中央,赫然还有一具石棺。

    石棺上悬浮着火焰书写的字迹:“憾甚!憾甚!”

    这里才是大悲老人真正的埋骨之地。

    情况与自己预料一致,燕赵歌却高兴不起来,阿虎更是一脸诧异:“感觉不到圣兵碎片的存在啊。”

    他晃了晃大脑袋:“公子,难道说大悲老人将圣兵碎片放在了其他地方,从始到终都不在这里?”

    燕赵歌没有回答,来到石棺跟前,先行了一礼,阿虎一醒,也连忙照做。

    然后,燕赵歌闭上眼睛,仔细感知周边一起,片刻后睁开眼:“圣兵碎片确实曾在这里,但被人捷足先登了。”

    阿虎脸色有些难看:“公子,咱们进来所化时间并不长,如果是那林舟捷足先登取走圣兵碎片,咱们到这里,他已经走得影子都不见,那他进来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

    “俺还以为他仍然在冰雾迷阵里陷着,被咱们超过去了呢。”

    “虽然听说林舟进来修为境界进步迅猛,把一向与他并称的燕闪甩在身后,但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成大宗师吧?”

    “就算大宗师,除非修为实力很强,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快破除上面的冰雾迷阵。”

    “大悲老人纵使身死,留下的灵阵不是那么好破的啊。”阿虎稍微犹豫了一下:“这比公子你破阵速度还快了……”

    阿虎挠挠后脑勺:“简直就像是进来前就知道该怎么走,而不用临时摸索破解迷阵,又或者这里另有捷径,他直接抄近路过来。”

    燕赵歌自从来到此世间后,这还是少有的落后人一步。

    手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燕赵歌环顾四周火焰世界:“是能力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是说,他真的在进来前就已经对这里了如指掌?”

    他的视线最后停留在大悲老人的石棺上,凝实那留存于半空,经久不散的火焰文字。

    两个“憾甚”,经历漫长岁月,仿佛能让人穿越时空,感受到大悲老人临终前的惋惜与不甘。

    正思索间,两人身处的火焰世界,突然剧烈震动。

    巨岩周围的熔岩长河,轰然翻滚起来,上方岩石不断碎裂掉落!

    这地底熔岩区,仿佛要化为一片火海,天塌地陷!

    灵阵枢纽处,冰与火交织的空间里,雷鸣公子林舟平静的看着陷于暴烈岩浆世界中的燕赵歌二人。

    “一步步破阵,技巧之高,非我可及。”林舟目光有些古怪:“但你既然不知道密道所在,那说明你跟我不是同一类人。”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的命运轨迹出现这么大变化,更使得许多事情都发生改变。”

    “但你着实是将池水搅得一片浑浊,搞得我本来清晰的记忆也变得似是而非,本来笃定的事情也不敢确信。”

    “你如果彻底消失在这地火熔岩中,‘过去’的一切或许可以重归正轨吧?”

    林舟喃喃自语:“如此,我手中的筹码才更多一些,反正你本就是我天雷殿的眼中钉。”

    “既然如此,那最好永别吧,广乘公子,燕赵歌。”xh:.74.240.212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