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把眼睛放亮一些(15更大爆!)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ps:今日15更大爆发!求订阅,求月票!谢谢大家!)

    弓弦顿时在那中年武者脖颈上勒出一道血线。

    相比于痛楚,那刀锋加身,死亡近在眼前的压力,更让人绝望。

    刘盛峰手下力量凝而不发,抬头笑着看向燕赵歌和张瑶,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包含一股血腥的疯狂。

    张瑶脸上微微变色:“苍茫山的刘师兄吧,不知这位前辈是如何得罪了你?”

    那中年武者对刘盛峰已经明显不构成威胁,刘盛峰却还要杀人。

    这里毕竟是浊浪阁的地头,而且不似其他地方,清遮湖整个就是浊浪阁占据的福地。

    那中年武者也是得了浊浪阁允许方才能入内,现在不仅重伤濒死,更可能遭人虐杀,张瑶自然不能视而不见。

    虽然修为相差甚远,但自幼得浊浪阁教导的张瑶,也没有失了方寸,乱了阵脚。

    可是,刘盛峰第一句话就让她愕然:“他没有得罪我,是我看他不顺眼,于是顺手给自己找点乐子。”

    燕赵歌闻言,微微眯缝一下眼睛,重新上下打量刘盛峰。

    张瑶回过神来:“刘师兄,你这……”

    刘盛峰一笑:“怎么?很稀奇吗?这位浊浪阁的师妹似乎还没有体会到,欺负人乃快乐之本。”

    张瑶皱眉:“怎么会……”

    刘盛峰笑道:“你既然认得我是谁,那该也听过我的一些传闻吧?这里我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一下。”

    “那就是,传闻并没有夸大,恰恰相反,传闻其实保守了许多。”

    刘盛峰慢悠悠的说道:“我呢,相较于战胜同层次的对手又或者以弱胜强击败更强者,我其实更喜欢杀死比我弱的人。”

    “因为省时,省力,省心,还可以慢慢享受杀死对方的乐趣。”

    “与同层次对手过招,能战胜对方或者击杀对方就已经很不错了,想要生擒之后慢慢炮制,有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所以必须全力以赴,很多乐趣就体会不到了。”

    刘盛峰看了张瑶一眼,然后低头,目光落在那被他用弓弦勒住脖子的中年武者身上:“你方才不是问我,他那里得罪过我吗?”

    “他确实犯了个错误,这个错误就是比我弱。”

    张瑶瞪大眼睛看着刘盛峰,刘盛峰若无其事:“世人总认为恃强凌弱是贬义,但其实谁不是这样做呢?”

    “就像这位师妹你,你若是与这人单独在一起,对方对你还要执礼相待,因为你出身浊浪阁,比他的出身强出太多。”

    “所以即便他是先天初期宗师,而你不过内罡中期,但他面对你,却会矮一头,如无必要,不愿开罪你。”

    刘盛峰龇牙一笑:“我出身的苍茫山,你出身的浊浪阁,还有这位燕赵歌燕师弟出身的广乘山。”

    “六大圣地高高在上,有什么好事儿,优先都是我们的,最好的宝贝,也都是我们的,充其量是六大圣地之间,彼此展开争夺,但绝不会有其他一、二流势力什么事儿。”

    “比方说太阴冠冕,现在冒出来一个无门无派的太阴之女,在太阴之试上夺魁,你以为她能一个人带走太阴冠冕吗?”

    刘盛峰淡然说道:“这何尝不是恃强凌弱?那些一、二流势力对我们不满,说我们圣地级势力太过霸道,在背后编排腹诽我们,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向往和我们一样,却暂时无法达到而已。”

    刘盛峰松开了手中弓弦,那中年武者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更是浑身虚脱,本就重伤,这下精神再无法支持,直接昏死过去。

    “他如果比我强,自然不会有这个下场,哪怕顾忌我背后的苍茫山,不敢杀我伤我,但至少他不会被我生擒打死。”刘盛峰站起身来,伸脚轻轻踢了踢那昏迷的中年武者。

    刘盛峰笑道:“因为他比我弱,他出身的宗门比我苍茫山弱,所以我怎么炮制他,他都只有受着的份儿。”

    张瑶欲要说什么,燕赵歌抬手止住她。

    “虽然不同意你的部分观点,但你的想法我大致能明白。”燕赵歌看向刘盛峰:“难怪苍茫山经常把你关笼子里呢。”

    刘盛峰脸上笑容消失,漠然说道:“师门什么都好,就是太不爽利了,有太多限制。”

    他微微仰头,有些出神:“条条框框太多,遮遮掩掩太多,明明所有人都向往的生活,却偏偏不承认。”

    “让人放不开手脚,憋闷得很。”

    刘盛峰目光重新落在燕赵歌身上,龇牙笑道:“就像此前纪汉如和肖羽那两个废物,非要碍手碍脚,不过幸好,现在没有他们来碍事了。”

    燕赵歌神色平静:“有个问题。”

    刘盛峰直视燕赵歌,双目中充满了危险的光芒:“什么问题?”

    燕赵歌问道:“你遇上比你强的人,要收拾你的时候,你怎么做?”

    刘盛峰嗤笑一声:“你的意思,是在说你就是这样的人了?”

    “你方才那一声长啸,我听见了,你实力不弱,难怪当初外罡后期能打赢先天初期的纪汉如。”

    “但要说你比我强,那还差得远呢。”

    刘盛峰将手中的长弓将一旁抛出,活动着自己的筋骨,向燕赵歌与张瑶走来。

    “碰上比我强的人,我自然不会上前招惹,对方要来找我,我就有多远躲多远呗。”

    刘盛峰浑不在意的说道:“趋吉避凶,趋利避害,这是每个人的天性,谁都不例外,对你对我,对这位浊浪阁的师妹来说,都一样。”

    “只不过呢,我比常人多点爱好,喜欢主动去当弱者的‘凶’和‘害’。”

    燕赵歌闻言失笑:“不就是欺软怕硬吗?”

    刘盛峰听了,脸上反而露出笑容,理所当然的点头:“所有人都一样,哪怕表面再勇敢,再迎难而上,再大义凛然,其实骨子里都是一样的。”

    “能不碰强者,谁乐意碰?踩了比自己弱的人,不会有任何损失,踩了也就踩了呗,又有什么关系?”

    看着一步步迫近的刘盛峰,燕赵歌微微摇头:“我没兴趣跟你讲道理,只是提醒你一件事情。”

    燕赵歌嘴角也陡然露出一丝令人感到危险的笑容。

    “你大可以奉行你自己的信念,但你这样的想法行走在外,可千万要把眼睛放亮一些才行。”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