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丢人丢回苍茫山
    
(ps:截至目前,加更数变为65章,从现在开始,65/1,还上那章飘红加更。)

    燕赵歌来到刘盛峰面前。

    刘盛峰趴伏在地,双目中突然有诡异莫测的黑光一闪而过。

    他低下头,似乎在犹豫。

    感觉到燕赵歌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杀意,刘盛峰突然抬头,脸上露出谦恭到近乎谄媚的笑容:“你说的对,我这对眼睛,确实不识真龙。”

    “我之前想着,以后用不了多久,就不如你了,所以要动手就趁现在。”

    “但事实证明,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用以后,我现在就已经不是你对手了。”

    “从一开始,我就该躲着你走。”刘盛峰恳切的说道:“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计较。”

    那头大熊猫渣渣眼睛,似乎有些不理解眼前的状况。

    张瑶和那中年武者,则是目瞪口呆。

    这是一个先天后期宗师能说出口的话?

    这是一个山域圣地苍茫山核心嫡传弟子能说出口的话?

    这是之前那个骄傲残暴、盛气凌人的刘盛峰能说出口的话?

    刘盛峰对此却似乎丝毫不以为意,说话说得无比顺溜:“我身上这件下品灵兵崇山铠,我愿意奉上,作为赔礼。”

    他稍微顿了顿,继续说道:“当然,你杀了我也可以得到崇山铠,不过我这些年也有些积蓄,虽然未必多珍贵,但也有些不常见的物事,都可以一并奉上。”

    燕赵歌看着刘盛峰,没有说话。

    刘盛峰和善的笑道:“你不用担心放过我会有后患,你也说了,我欺软怕硬嘛。”

    “明知道你比我强了,我怎么还可能上去鸡蛋碰石头呢?”

    “我躲你还来不及呢,以后凡是你出现的地方。我立刻退避三舍。”

    “你是新一代的燕无敌,日后必然像你父亲,像贵派前辈高人撼天尊一样,成为名垂千古的人物。”

    “我不过是个小角色。你无需放在心上,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刘盛峰语速飞快,仿佛生怕自己说话慢了,就被燕赵歌给宰了。

    张瑶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你不仅仅代表你自己啊,你是苍茫山弟子啊!”

    刘盛峰呵呵笑道:“我是师门之耻,今日若能捡回性命,回山之后甘受师门任何责罚。”

    “但眼下就没必要抬师门出来啦,反正这位燕师弟……哦,不是,是燕师兄,反正燕师兄也不会因此心生顾忌。”

    “要是他以为我在威胁,一下子更加着恼,那我的小命岂不是更不稳当了?”

    张瑶膛目结舌。看着刘盛峰说不出话来。

    刘盛峰不再看她,转而望向燕赵歌,挣扎着起身,双手左右开弓,给了自己几巴掌:“我该打,我罪有应得,只求你放我性命。”

    燕赵歌平静的看着刘盛峰:“你之前不是说,你看着我,心里就不痛快,只要杀了我。才感觉舒坦吗?”

    刘盛峰连忙给了自己两个耳光:“燕师兄,我那是胡言乱语,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我对于比我更强的人,从来都是尊敬有加。俯首帖耳的。”

    “我只求你留我一条性命,不要杀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

    燕赵歌不答,伸手握住还嵌在刘盛峰身上崇山铠甲胄间的灵剑碧龙,然后一抖。

    紫金雷剑和飞雷刀一起震荡。与灵剑碧龙交相辉映。

    刘盛峰此刻无力动弹,他身上的崇山铠虽然应激而发,但是却敌不过有燕赵歌操纵的灵兵,顿时解体。

    “这崇山铠,自然要孝敬燕师兄。”刘盛峰浑不在意。

    张瑶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

    那可是灵兵啊!

    便是似她、似司空晴、似晁元龙、似肖羽、似李静晚这样的圣地嫡传核心弟子,等闲也无法得到灵兵。

    上品宝兵或者中品宝兵,才是标配。

    一般而言,圣地级别势力的核心嫡传弟子,要成就先天宗师境界,师门才会赐下灵兵。

    不到先天而拥有灵兵的人,要么是自己在外游历的特殊机缘,要么是像燕赵歌、萧升、林舟这样家境出身非同凡响的人。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极少数。

    即便如此,对于宗师武者,灵兵也是珍若性命的宝贝。

    虽然现在刘盛峰的小命看似捏在燕赵歌手里,但他这样的反应,还是让张瑶为之愕然。

    至于旁边那个重伤的中年武者,更是又嫉妒又苦涩,他出身的势力,整个宗门上下,才只一件灵兵,被当做镇门之宝供着。

    燕赵歌拆了刘盛峰的崇山铠,突然一笑:“是有什么杀手锏吧?”

    “不过,我没兴趣等着看你的杀手锏是什么模样。”

    说罢,手中灵剑碧龙剑光一闪。

    刘盛峰瞪大眼睛。

    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浩叹,这个声音,燕赵歌还挺熟悉,源于苍茫山长老,山石翁。

    “宗门不幸,宗门不幸啊。”

    小岛上方,风云变幻,一只如山巨手伸出,掌心传出巨大吸力,摄拿刘盛峰。

    山石翁倒没有亲身至此,这时浊浪阁强者通过催动阵法,产生的奇效。

    刚才发生的事情,不仅山石翁看在眼里,其他宗门的大佬,也一样看在眼里。

    饶是山石翁老于江湖,此刻也感觉脸上一阵烧。

    丢人,从清遮湖,一路丢回苍茫山去了!

    “此子会被严加看管,不让他再生事端,老朽做担保。”山石翁叹息着冲燕赵歌说道:“这位燕小友,本门门下弟子多有得罪,还请莫怪,欢迎你再来苍茫山做客。”

    最后这句话,也就表示会有补偿。

    “前辈客气了。”燕赵歌对于补偿倒不太在意,相较而言,他更想宰了刘盛峰。

    此人说难听了是欺软怕硬,没脸没皮,换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说是能伸能缩,当得了大爷,也能装孙子。

    失势的时候卑躬屈膝,得势的时候猖狂残暴。

    少顷,阿虎和谢悠蝉也到了,得知事情经过后,阿虎龇牙咧嘴:“可惜是在浊浪阁的地面上,可惜有苍茫山大佬插手,否则就算他是苍茫山的人,也叫他来得去不得。”

    谢悠蝉和张瑶在一旁听了,都相视苦笑。

    “刘盛峰这下肯定没脸参加通天会盟了。”谢悠蝉听完张瑶的描述,赞叹着看向燕赵歌:“燕师弟,你比传言中更强,这次的通天会盟,纵使有徐师兄他们参加,你也成一枝独秀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