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三大公子齐聚
    
(ps:66/5,给“窮開伈”盟的加更12/3,求订阅,求月票!)

    燕赵歌看着那男子的动作,有些无语:“你这又是什么花式新玩法啊?”

    那男子动作不停,哈哈笑道:“你来的正好,刚才去找你,你在闭关,我还遗憾你要错过我这酒茶呢。”

    燕赵歌扶额:“拿酒冲茶,也是没谁了,我知道你好酒,但你能不能别这么标新立异啊?”

    那男子不以为意:“这你就不懂了,人活世上,总要给自己找点乐趣嘛。”

    燕赵歌捂脸:“所以你就拿酒当豆浆一样沾油条吃,拿酒泡饭做汤泡饭,现在又有了新玩法,拿酒沏茶?”

    “你难道就不能像其他酒鬼一样稳稳当当的喝酒吗?”

    谢悠蝉和阿虎在一旁听了都忍俊不禁。

    那大汉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道:“我过了那个阶段了。”

    燕赵歌忍无可忍:“那你可以尝试一下,不用嘴,用鼻子喝酒。”

    大汉哈哈大笑:“对我这个修为的武者而言,其实也不难,呛不死我的。”

    “徐师兄,你在其他事情上都稳重得很,为什么这件事上跟个孩子一样?”谢悠蝉摇头失笑。

    这大汉,正是广乘山核心嫡传,铁狮子王石铁的弟子,“天鹏”徐飞,通天之境武者。

    一般来说,他也被外界认为是广乘山眼下最强的宗师武者。

    徐飞笑道:“且让你们尝过我的手艺。”

    燕赵歌有些无奈:“真是没话说你了。”

    “燕师弟你那酒量不行,虎庭还差不多。”徐飞同样对燕赵歌很鄙视,反而热情的看向一旁的阿虎。

    素来神经大条,大大咧咧混不吝的阿虎,这时却一脸菜色:“飞哥,我不跟你喝,你不许人以罡气逼酒,跟你喝会被喝死的。”

    徐飞也不强求,只是颇为遗憾:“虎庭你其实底子挺好的,练一练。能练出来。”

    众人说说笑笑,时间过得飞快。

    日暮西斜,燕赵歌、徐飞、阿虎和谢悠蝉道别。

    临别之际,谢悠蝉轻声说道:“这次通天会盟不同于往常。你们都心里有数了吧?”

    燕赵歌看向徐飞,徐飞脸上笑容不改,但目光沉凝厚重:“我面见二师叔的时候,已经知晓情况。”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都微笑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接下来几日,燕赵歌或是自己安心修练,或是同徐飞、叶重洲、谢悠蝉等相熟之人交流武道心得,或是喂养那头大熊猫。

    清遮岛上,一切如常,平静依旧。

    而随着时间推移,通天会盟的日子,也正式到来。

    通天会盟并非比武擂台,初衷是让各家年轻一代的天才人物接触。

    切磋比试是接触,交流心得也是接触。

    只不过因为目前八极大世界的大环境。局势比较紧张,所以使得这一次通天会盟火药味显得浓厚了一些。

    尤其这次通天会盟,因为一些特殊因素,又多带了几分不一样的色彩。

    正是举行通天会盟的场地,在清遮岛的上空。

    以清遮岛为中心,和周围几个位于清遮湖湖心的小岛,隐约形成特殊的阵势,乃是清遮湖守护阵法的核心所在。

    激发之后,道道光流腾空而起,与漫天云雾相合。形成一座似虚似实的悬空陆地。

    那一道道光流,仿佛桥梁般,供众人登上天空中的悬浮岛,岛上自有阵法禁制。形成虚幻宫殿般的存在。

    燕赵歌等人上了悬浮岛,就见除了作为东道主的浊浪阁传人以外,还有人先一步抵达,却是碧海城中人。

    叶重洲、李静晚和另外两个碧海城弟子,此刻都簇拥在一个绿袍青年身旁。

    那青年气质温文尔雅,像方准一样。颇有几分文人气息。

    只是他站在那里,头顶灵光凝练真实,直贯天际,灵光中更仿佛有无尽海潮咆哮,昭示他是一个和徐飞一样的通天之境武者。

    青年三十岁许年纪,目光渊深如海,这时看到燕赵歌等人,微微点头。

    燕赵歌、徐飞也一起点头回礼。

    对方他们都认得,碧海城核心嫡传,年轻一代领军人物,七海公子,宋潮。

    当时四公子中最为年长者,也是目前修为境界最高的人。

    广乘山首座长老燕狄之子,广乘公子燕赵歌。

    大日圣宗宗主黄旭之子,普照公子黄杰。

    天雷殿首座长老林天峰之子,雷鸣公子林舟。

    碧海城城主宋无量之子,七海公子宋潮。

    四人皆是八极大世界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且尽皆出身不凡,于上次通天会盟后,被并称为当世四公子。

    不过四人之间,大都不存在什么友谊,燕赵歌也就和宋潮相对熟悉一些。

    但宋潮年纪大出许多,两人之前也很少有交集。

    宋潮看向燕赵歌,点点头:“燕师弟,三年不见了。”

    “宋师兄修为更精进了。”燕赵歌微笑说道,宋潮答道:“兢兢业业,摸索前行。”

    司空晴也上前同宋潮再次见礼。

    通天会盟形式松散,也没有什么正式开始的标志。

    有意向切磋交流的人,彼此沟通联系即可。

    燕赵歌、徐飞、宋潮、谢悠蝉、阮平、叶重洲这一众先天宗师,没有下场比试,只是聚在一起闲谈。

    不过,于他们而言,哪怕是闲聊,听在其他更年轻的弟子耳中,都感觉受益匪浅。

    只是这其中,燕赵歌显得稍微有些显眼,所有先天宗师里,属他最年轻,而且还不是年轻一点半点。

    其他人都在三十上下或者年近三十,唯有燕赵歌二十出头。

    按年龄段算,燕赵歌其实应该和李静晚他们算是同龄人。

    不过,这看上去有些惹眼的事情,在场众人,却没有一个感到怪异,似乎都习以为常一样。

    聊着聊着,燕赵歌等人心中齐齐一动,向另一个方向看去。

    在那个方向,几个身着辊金边白袍的年轻武者,登上悬浮岛来,正是大日圣宗一脉核心嫡传的穿着打扮。

    不管是燕赵歌、徐飞,还是宋潮、叶重洲,见到来人,都稍微眯缝了一下眼睛。

    当先一人年龄与徐飞、宋潮相近,面容俊朗,器宇轩昂,双目神光四射,令人观之心折。

    在他身旁,则是一个看上去比燕赵歌年纪略大一些的青年,面目平凡,安静无声。

    燕赵歌微微扬眉:“唐永昊,黄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