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不被人理解的坚持
    
(ps:66/6,给“窮開伈”盟的加更12/4,求订阅,求月票!8更不是结束!晚些时候还有更新!)

    除了萧升和晁元龙外,大日圣宗年轻一代初阳四杰的其他两人,此刻都在燕赵歌面前了。

    被誉为大日圣宗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光明剑”唐永昊。

    和燕赵歌并称当世四公子,东来武圣黄光烈之孙,大日圣宗现任宗主黄旭之子,“普照公子”黄杰。

    上次通天会盟后,被其他人传颂的当世四公子,除了雷鸣公子林舟之外,其他三人,再次齐聚。

    燕赵歌的目光在唐永昊身上停留片刻后,转向黄杰。

    不论是当世四公子,还是大日圣宗自家的初阳四杰,黄杰都是最低调的一个。

    甚至在燕赵歌的记忆中,除了当年那次通天会盟以外,黄杰都很少出现在世人眼前。

    此刻的他,站在唐永昊身侧,就仿佛阳光下的暗影,静谧而又平静,丝毫不引人注目。

    徐飞和宋潮看着唐永昊,都微微点头:“唐师兄,好久不见。”

    大日圣宗所在的火域地界上广为传扬,唐永昊是当世年轻一代第一人。

    通天之境的他,更被许多人誉为目前最强的宗师武者。

    这个名声,出了火域,尤其是在天域和水域,广乘山、碧海城的武者都是从不承认的。

    但如果说唐永昊是年轻一代最强者之一,那么,则基本上是举世公认,哪怕广乘山、碧海城同大日圣宗关系极为恶劣,也认可这一点。

    唐永昊上了悬浮岛,向徐飞等人回礼:“徐师兄,宋师兄,你们好,确实好久不见。”

    他的视线落在燕赵歌身上:“燕师弟,好久不见。”

    燕赵歌微微一笑:“唐师兄难得出山。”

    唐永昊言道:“通天之境向大宗师突破。也不是一味闭关潜修就可以,仍然需要历练积累,然后潜修沉淀。”

    司空晴、李静晚等较为年轻的弟子,此刻注意力都落在面对面站立的燕赵歌和唐永昊身上。

    燕赵歌近年来战绩彪炳。先后以外罡中期修为战胜外罡后期的萧升,以外罡后期修为战胜先天初期的纪汉如,以先天初期修为战胜先天中期的林舟,以先天初期的修为战胜先天后期的刘盛峰。

    场场都是技惊四座,名动八方。不仅全是越级作战,更战无不胜。

    公正的说,不需要此前苍茫山帮助宣传,此刻通天会盟上的燕赵歌,都是与会者中风头最劲的人。

    燕赵歌哪怕现在拍拍屁股扭头走人回广乘山,都没人能指摘他什么。

    但是,他距离通天之境,境界上的差距还是有些大了。

    更何况,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唐永昊成名多年,在通天之境武者中是最顶尖的存在。

    一般而言,以唐永昊现在的修为和年龄,其实已经不需要参加通天会盟了。

    他的实力,他的天资,早已经举世皆知。

    更何况他正处于向大宗师突破的关键时刻。

    但大日圣宗这次还是遣了唐永昊出山,原因至少有一半在燕赵歌身上。

    此前东唐之战,和天雷殿、苍茫山关于雷萤魄玉之争,大日圣宗都被伤了面子。

    而在年轻一代层面,萧升、晁元龙连续败在燕赵歌手下。且全都是一败涂地。

    大局势上的竞争牵一发而动全身,年轻弟子层面,则正好在这次通天会盟上找回场子。

    不过唐永昊却没有和燕赵歌动手的意思,反而说道:“燕师弟进步实在惊人。短短时间内,从内罡境界提升到先天境界,我自愧不如。”

    “期待同境界下与你切磋较技,虽然我可能有所不及,但想来就算败了,武学之道上也别有一番收获。”

    司空晴、李静晚、张瑶等人听到他的话。都有些意外。

    随唐永昊而来的大日圣宗弟子,则脸色都有些晦暗,感到可惜:“唐师兄到底还是按自己的意思来了。”

    反倒是徐飞、宋潮、谢悠蝉等人,神色如常。

    阿虎不参加通天会盟,但他的年纪和修为境界,其实与徐飞等人相若,所以得到特许,随燕赵歌一起上了悬浮岛。

    他咧咧嘴,悄悄传音给燕赵歌:“公子,这唐永昊与其说是正直,不如说是迂腐吧?”

    燕赵歌平静回答:“某些人,总会有某些坚持,是不被他人理解,或者被视为愚蠢迂腐的。”

    “现在大众眼里,约定俗成,已经不能用一般意义上的年龄和修为境界来衡量我的实力。”

    “唐永昊他就算出手,也不会被评为以大欺小,胜之不武,最多有人说几句他底气不足,泯然众人,放下自己的身段,和其他大众一般看法。”

    “此时不出手,如你所言,反而会有很多人认为这是迂腐愚蠢,又或者盲目自大。”

    燕赵歌看向唐永昊,淡淡说道:“但他本人最清楚,自己追求的究竟是什么,要坚持的东西又是什么。”

    “对于有些人来说,问心无愧才是最重要的。他们怕的不是别人的指指点点,而是自己的心灵出现阴霾。”

    “换个角度,或许也可以说他是骄傲,又或者自我满足,但在我个人看来,能坚持自己信念并实际贯彻的人,多多少少都值得尊重。”

    阿虎闻言,若有所思:“那他怎么跟大日圣宗交代?”

    话音未落,就见唐永昊转而看向徐飞:“徐师兄,你我同龄,皆为通天,请指教。”

    徐飞洒然一笑:“自无不可。”

    一旁的宋潮突然说道:“徐师兄请让我一让。”

    “三年前通天会盟上,同唐师兄较技,宋某技输一筹,一直希望能与唐师兄再切磋一次。”

    徐飞闻言:“这对唐师兄不太好,徐某没有车轮战的打算。”

    唐永昊面色如常:“并非轻视宋师兄,但可否容我先和徐师兄一战?因为事情超出我个人荣辱。”

    宋潮神色平静:“我亦没有车轮战的想法,也不想夺人所好,干涉你们两人的比试。”

    “一招,你我一招定胜负,如何?”

    唐永昊身后一个大日圣宗弟子嘀咕道:“该不会是滔天潮吧,那还真是一招。”

    碧海城绝学滔天潮,毕其功于一役,集中全身之力一次性爆发,消耗极大,但威力也同样极大,是碧海城武者的搏命手段。

    听见对方的议论,叶重洲、李静晚都面露怒色。

    宋潮仍然一副温和恬淡的模样,也不辩解,只是平静看着唐永昊。

    “好,一招。”唐永昊思索了一下后,转头向徐飞歉然说道:“徐师兄见谅。”(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