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一众天才俯首(8更继续爆!)
    

    (ps:总加更69/14,给“窮開伈”盟的加更12/12,8更连续爆!)

    阿虎听到燕赵歌的话,不由咧咧嘴:“公子,你这话要是说出口,让天雷殿的人听见,他们怕是要彻底炸锅了。◇↓◇↓小◇↓说,”

    不仅将天雷殿年轻一代的佼佼者邪子逸打翻在地,还直言天雷殿嫡传绝学霹雳连环有重大缺陷。

    恐怕不仅仅是陈琳等晚辈弟子炸锅,另一边的天雷殿大宗师强者,都可能亲自下来找燕赵歌麻烦。

    燕赵歌耸耸肩膀:“霹雳连环这一招,哪怕是大宗师,修为不是达到一定境界,也不能频繁的连续使用,否则有可能给自己的经脉留下暗伤。”

    “至于像邪子逸这样的宗师武者,必须说,能修成这一招,已经是天纵奇才,但也就是一招的事儿。”

    “短时间内连续使两次,不用别人打,他自己就先垮了。”

    阿虎好奇的问道:“那公子你方才那一招……”

    燕赵歌言道:“那我是揣摩雷帝之眼时,自创的一点小玩意,目前其实也还只是个雏形,有待继续完善。”

    “道理意境,出自刹那芳华,弹指惊雷。”

    燕赵歌扬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其中细节有很多,回头有空慢慢给你讲解。”

    “大致原理的话,是在于运气成圆,第一次爆发过后的罡气,不返回丹田,而是直接在手臂经脉中做一个快速的循环。”

    “就相当于人为在发力部位,临时创造一个小丹田,暂时进行使用。”燕赵歌解释道:“我方才选取的地方,是手部的神门穴,以此穴窍化为临时丹田。”

    “这个丹田并不储存罡气,单纯是做一个罡气周转循环的枢纽,如此一来,罡气成圆,以小回环的方式进行二次发力。”

    “而不是像天雷殿的霹雳连环那样。直来直去的逆行折返。”

    阿虎一听就明白了:“这样一来,对经脉的损害和压力大大减轻,只要使用者一口气足够强劲,那便可以轻松的打出三连环、四连环甚至是五连环。乃至于更多!”

    燕赵歌点头:“不错,连环越多,战斗力确实越强,但与人交手搏杀,回气速度只是一个方面。并不是唯一决定胜负的原因。”

    “影响胜负的因素有很多,但当其他因素差距不大时,回气速度就显得很重要了。”

    阿虎言道:“公子,你说刚才你这法门,才只是初创,还不完善?那要是完善了,该是怎样的啊?”

    燕赵歌微微一笑:“只是第一步罢了。”

    “天下武学道理万千,各有所长,但是大道至简,越向上发展。其实越殊途同归。”

    “如果是实战的话,离不开更快更强,纵使有诸多变化,包含诸多道理,但到了最后,其实都着眼于这两点。”

    “力能撕裂虚空,速能穿梭时光,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力量‘大’和速度‘快’的一种表现。”

    燕赵歌叹息着说道:“再继续向上,倒是有某些道理。不再是力量和速度可以描述,脱离于其外,但如果继续向上,大道归宗。又是另一重更高的存在。”

    “大道归一,复归于无,然又无处不在,无谓过去未来。”

    阿虎有些蒙圈:“……公子?”

    燕赵歌笑道:“不明白?其实很多东西我也不明白,只是停留于纸面而已,这些纸面的东西。也不知道说的究竟是对是错。”

    “但正是这些奥妙无穷,吸引我们不断探索,学武,一方面固然可以与人争强斗胜,另一方面其实也是了解世间未知的一切。”

    阿虎挠了挠大脑袋,呵呵笑道:“这个道理,俺倒是能听懂。”

    燕赵歌和阿虎聊着,另外一边,其他人这时也渐渐回过神来,看向燕赵歌的目光,都无比炽热。

    邪子逸,绝非一般的先天后期宗师可比。

    甚至可以说,便是在六大圣地一众天才俊杰,核心嫡传武者中,都非其他先天后期宗师可比。

    不管是浊浪阁的谢悠蝉,还是苍茫山的刘盛峰,都不是他的对手。

    说他是通天之下最强宗师,那是跟徐飞、唐永昊、宋潮这样的人物相比。

    六大圣地以外的势力传承,便是通天之境的武者,都未必能敌得过邪子逸。

    但就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子,如今却被先天中期宗师境界的演好个击败!

    ……说到这里,众人便又是一阵纠结:“燕赵歌,就这短短几天时间,便提升到了先天中期宗师境界?还是说他之前与刘盛峰交手的时候,故意保留了实力,隐藏自己真实修为境界?”

    “可是那也不对啊!”阮平皱眉:“传闻中,他前不久才刚晋升先天初期,就算那时候也在隐藏,半年多以前到云兆山的时候,还是外罡后期。”

    “仍然是半年多时间,从外罡后期蹿升到先天中期!”

    阮平感觉自己有些头疼:“总不会是云兆山那时候,也隐藏修为了吧?”

    他身旁的张瑶一张圆圆的脸蛋都皱起来:“燕师兄,到底什么时候的修为才是真的,什么时候又是隐藏的啊?”

    “不管怎么算,都感觉好不可思议啊!”

    谢悠蝉深深看了燕赵歌一眼后,说道:“不管怎么算,有一件事可以确定,现在二十出头的燕师弟,已经是先天中期宗师了。”

    阮平和张瑶听了,都是齐齐点头。

    碧海城一边,李静晚看向宋潮和叶重洲,苦笑说道:“说是同龄人,但看着燕师兄,静晚感觉自己就像个蠢货。”

    叶重洲摆了摆手:“李师妹别这么说,你要这么说,倒不如说我一把年纪全活狗身上了。”

    他现在也不过是先天中期境界。

    宋潮静静看着燕赵歌,久久不语,半晌后方才说道:“这个世上,总有极少数人出类拔萃,在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

    “无需妄自菲薄,我们都是那极少数人,但燕赵歌,他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苍茫山一脉,纪汉如看着燕赵歌,半晌之后,叹息一声:“我不如他远矣。”

    当初落败之后,纪汉如是真的奋发图强,知耻后勇,想要勤学苦练之后,去找燕赵歌找回场子。

    他也不愧苍茫山一脉核心嫡传,天才人物,果然化压力为动力,突破瓶颈,由先天初期晋升先天中期宗师境界。

    但今日一见燕赵歌的进步速度,和那同境界下的强大实力,纪汉如彻底息了再与燕赵歌争锋的心思。

    不过,不像半年前那次,现在的纪汉如全无挫败感和失落感。

    并非他没了心气,仅仅只是双方差距太大,大到一定程度后,落后一方反而没了嫉恨的念头。

    在他身旁,赵昊双目炯炯,神情前所未有严肃,紧盯着燕赵歌。(未完待续。)

    ...

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